第二百三十八章孔宣现身(四千字一章)

    离开北海以后,孔宣驾着祥云四处游走,观赏人间一众美景,随便收复一些山精野怪,用于祭练一众道兵。

    这一日来到一处奇山,只见此山极为独特,满山遍野皆是梅花,不高不矮,灵云碧玉,不大不小,脉入黄泉,山前春夏显,岭后秋冬生,有三冬灵草仙根,又见九天灵泉,山间溪水蜿蜒曲折,花放一心如锦布,奇松,怪石,紫竹,翠柳,仙果,齐齐争娇艳。

    “奇山林深妖魔藏,不知此地可有妖魔!”望着山中景色,孔宣若有所思言道。

    突然听闻一声大喝,“何方道人,敢在梅山肆意妄言!”

    听闻此言,孔宣轻轻一笑转过身来,只见一精怪头生双角,浑身毛发雪白,双目怒视自己,

    “你是何人!竟敢擅闯梅山!”

    “呵呵,区区一只山羊精,也敢大放言词!”孔宣一见,不由雅然一笑,竟是一只山羊成精,正适合祭练道兵之用。

    此言一出,山羊精当即大怒,但凡异类成道最忌谈论真身,一听孔宣如此无礼,不由大喝道:“你这道人如此出言不逊,今日定要给你一个教训不可!”言罢,一挥手中方天画戟,直奔孔宣打来。

    见此情形,孔宣不怒反喜,伸手取出一方宝剑,收敛周身法力,与此山羊精玩耍起来,不出数个回合,山羊精便让孔宣耍的团团转,心中一沉,大声吼道:“好生厉害的道人,众位兄弟快快出手。”

    随着话音一落,梅山深处显出五道妖光,皆是奇异怪状模样,不似人族,孔宣仔细一看,不由哑然一笑,道:“猪、牛、蜈蚣、蛇、狗,竟是一窝妖精,倒也有些意思。”

    “找死!”听闻此言,六位妖怪当即大怒,张口喷出六道妖光,直奔孔宣而来。

    孔宣一个不妨,正被妖光困在其中,直觉浑身一僵,毫不在意轻笑一声,“倒也有些意思!”

    “你这道人,好生不知死活。”随着话音,六件兵器一同向孔宣身上打去。

    望着迎面而来的兵器,孔宣毫无惧色,略带戏谑望着六怪,露出嘲笑之意,见孔宣如此模样,六怪心中突然一寒,六件兵器一碰到孔宣身上,直觉虎口发麻,双臂一僵,顿时大惊失色。

    孔宣身怀先天灵火锻体真经,又是凤凰之子,肉身之力神威无双,岂是一些后天之兵可伤!

    “可曾打够!”孔宣哈哈一笑,周身先天五行五色神光一闪,将六怪震飞出去。

    六怪刚刚落地,纷纷怒吼一声,齐齐冲向孔宣,各自使出看家本领,与孔宣再次战在一起。

    孔宣一挥手中宝剑,上下翻飞,显得十分轻松如意,心中觉得有趣,便想一见六位妖怪有何神通!

    自从上古之时,巫妖大战结束,人族当兴,洪荒大地极少遇到修炼有成的妖精,孔宣自是有些惊奇。

    “六位力气也太小了些,若是只有如此神通,未免让贫道有些大失所望!”孔宣一挥手中宝剑,将六位精怪逼退,摇头叹气言道。

    上古之时,妖族何等神威,妖圣妖神无数,更有数位大圣坐镇,神通功法种类繁多,何人不惧怕三分!

    听闻此言,六位精怪互相对望一眼,心中惊骇无比,不由怪叫一声,纷纷显出原形,向着孔宣冲撞过去。

    “哈哈,显原形了!”见状孔宣轻笑出来。

    只见前方出现六只野兽,一条巨大的山狗,一只洁白的山羊,一条数丈长的青蛇,一头犹如小山一般的野猪,一头浑身如火的野牛,与一条周身黝黑,生有百足的蜈蚣,各自使出本命神通打向孔宣。

    或是喷吐毒雾,或是毒液、或是丹气、或是神光,纷纷攻向孔宣,皆是妖族本命神通异术,自是威能不凡。

    不过对于孔宣来言,却是有些贻笑大方,“虽不是洪荒异兽,倒也算可以。”,随着孔宣话音一落,身后先天五行五色神光闪动,六位精怪虽有些道行,不过怎是孔宣的对手,直觉眼前一晕,便消失不见。

    此地犹如牢笼一般,上下四周皆有五色神光流动,阵阵神威溢出,让六怪心神惊骇,六怪中蛇妖常昊见识最为广博,沉思片刻,不由大叫一声,“不好,这是先天五行五色神光!”

    “大哥,说的可是孔宣道君的神通,先天五行五色神光!”羊精杨显浑身一震,失声叫道。

    听闻此言,常昊望了杨显一眼,苦笑点头,道:“据说孔宣道君准圣之下无人可敌,身怀先天灵火锻体真经、本命神通先天五行五色神光,一刷之下可收周天万物。”

    此言一出,其余五位妖精不由咽了一口唾沫,牛精金大升向来耿直,心中一横,道:“孔宣道君神通广大,又岂会与我等对战!”

    常昊疑惑一下,道:“也许是孔宣道君的门人弟子,又或者是类似的无上神通,若真是孔宣道君的话,我等兄弟怕是早就身首异处了。”

    其余五妖不由微微松了一口气,不过杨显苦笑,道:“即便是孔宣道君门人弟子,我等也绝非对手,此时如何是好!”

    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大笑,“尔等倒也有些见识。”随着话音一落,只见五色神光闪动,梅山六怪元神一晕,再睁眼一看,已然身在梅山当中,也不敢随意动弹,老老实实待在地上。

    梅山六怪方才说的话语,一字不差皆落在孔宣耳中,未想到一些山野妖怪,竟有如此见识,不但认出先天五行五色神光,还知孔宣道君名号,不由忍不住笑出声来。

    见梅山六怪十分知趣,孔宣微微一笑,问道:“尔等道行低微,又怎会认出贫道先天五行五色神光来历!”

    听闻此言,常昊顿时浑身一震,有些不敢相信望着孔宣,张口结舌道:“您、您是孔宣道君!”

    “贫道孔宣,不敢当道君之名。”孔宣言道。

    “小妖不知道君真身,还望道君恕罪。”听闻孔宣之言,常昊即刻跪倒在地磕头行礼,其余梅山五怪紧随其后。

    “好了,先回答贫道的问题。”孔宣眉头一皱,出言问道。

    “谨遵道君法旨!”

    常昊急忙回答,道:“小妖自化形以来,便时常前往仙集游玩,也见识过不少同辈修士,时常听人谈起一些大神通者名讳,其中就有道君的一些事迹。”

    说完,常昊微微顿了一下,又接着言道:“道君可否绕过小妖一次!”

    孔宣哈哈一笑,道:“妖族尚有女娲圣人,坐镇三十三外天娲皇宫中,贫道岂敢为难尔等!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你这道人好生麻烦,是死是活给一个痛快便是,我等梅山六圣岂是贪生怕死之辈!”金大升不耐烦道。

    此言可是将其余五怪吓得半死,生怕金大升胡言乱语得罪孔宣道君,常昊急忙冲着孔宣赔礼,道:“道君千万不要怪罪,我等兄弟向来十分耿直,至于如何处罚全依道君之言。”

    孔宣似笑非笑望了一眼金大升,道:“贫道山中上缺一些守山神将,尔等便做个守山神将吧!”

    孔宣见梅山六怪有些神通,不由想收入山中,日后好看守蓬莱五行山之用,再者东海一脉皆是异类成道,对于妖族没有过多反感。

    听闻此言,常昊小心翼翼,问道:“不知道君仙山何处!”至于金大升则让其余几怪,死死捂住,生怕他在胡言乱语。

    只见孔宣轻笑一声,伸手指着东海方向,道:“可知东海蓬莱仙岛之名!贫道仙山道场就在蓬莱当中。”

    东海蓬莱、方丈、瀛台三座仙岛,素有海外修行圣地之名,常昊早有耳闻,此时听闻孔宣之言,哪有不答应之理!

    “海外修行圣地之名,小妖自是早有耳闻,只是一直无缘一见罢了。”

    如今妖族日子十分难过,经常被一些人族修士,或玄门修士视为邪魔歪道,动不动就是喊打喊杀,若是可前往蓬莱仙岛,虽说受人约束,可也无须在担惊受怕。

    “既然如此,就与贫道走上一趟吧!”见常昊答应,孔宣轻笑起来,可是忽然元神一晃,神色不由微微一变,道:“尔等在此好生等待,贫道尚有要事离开一会。”言罢,周身灵光一闪,朝着姜子牙大营而去。

    见孔宣突然离去,梅山六怪一愣,走又不敢走,只好老实在原地等待。

    且说,杨戬一入九曲黄河大阵,直觉眼前神光无数,满地皆是高山,连绵不绝永无尽头,不禁心中狂震,突然只见大阵一晃,道道仙灵之气翻涌,大吃一惊,失声言道:“惑仙之气!”

    一见便知不好,当即周身神光一闪,显出元神三花,三品青莲高悬头顶之上,落下道道青色神光护住周身,杨戬方才深吸一口气,喊道:“弟子杨戬求见长生大帝!”

    杨戬一入阵,云霄便以知晓,此时听闻杨戬之言,不由轻笑一声,道:“倒是胆子不小,竟敢独自一人潜入大阵。”

    “弟子见过大帝,赵公明真人确实是祖师火榕天尊带走的,还望大帝撤去阵法。”杨戬十分恭敬言道。

    “哼,若是孔宣亲自前来,贫道说不定还会相信,至于你休要多言,速速离开大阵,如若不然恐有性命之忧!”云霄双目一凝言道。

    此言一出,杨戬坚定摇头,言道:“大帝一日不撤去大阵,杨戬心中难安怎可离去!”说完,双腿一盘坐了下来,竟在大阵之内修炼起来,体内先天灵火锻体真经一经运转,惑仙之气纷纷炼化消融。

    见此,云霄神色一冷,将手一招,先天灵宝混元金斗轻轻一转,直奔杨戬罩去。

    只见杨戬双目紧闭,对此不闻不问,一心运行体内法力,混元金斗神光一闪,将杨戬罩入其中,无数金光落下,不断旋转起来。

    云霄忽然“咦!”了一声,却见杨戬周身太阳真火忽隐忽现,将金光挡在外面,旁边的琼霄惊讶,道:“太阳真火!此子竟然身怀此种真火!”

    云霄眉头紧皱盯着杨戬,一字一字道:“还请孔宣师兄现身一见!”

    以杨戬的道行修为自是不会太阳真火,却有孔宣赐予的一道太阳真火护身,故而云霄才会如此言道。

    “什么孔宣来了!”碧霄惊讶叫出声来。

    半响过去,未见孔宣现身,云霄掐算一番,笑道:“原来只是孔宣师兄的一道太阳神火而已,妹妹不用担心。”

    “可杨戬又该如何处置!”碧霄伸手一指杨戬道。

    见碧霄如此小心,琼霄一撇嘴,道:“区区一位三代弟子,打杀了便是,何须如此麻烦。”

    听闻此言,云霄大惊失色,道:“休要胡言乱语!”

    不待云霄话音落地,只听大阵外冷冷传来一道声音,“好大的口气,到要看看何人胆敢打杀贫道弟子。”随着话音,先天五行五色神光闪动,孔宣迈步踏入大阵,见杨戬困在混元金斗之中,神色一寒,手中显出先天长槊,冲着混元金斗大喝一声,“开!”。

    随着话音,一道灰蒙蒙气劲而出,玄奥法则自行显化,一路所过之处,大阵空间破碎,一道道裂缝出现,阵外点点星光照射进来,让云霄惊骇万分,道:“肉身神通!”

    一遇到混元金斗,只听一声巨响“轰!”混元金斗横飞了出去,只余杨戬留在原地,随着先天五行五色神光一闪,杨戬身影消失不见,孔宣方才冲着三霄所在方向,道:“三位仙子,是否该给贫道一个交代!”

    孔宣忽然有感杨戬身上太阳真火一动,不由急忙赶来,正听见琼霄之言,当即火冒三丈,怒从心生。

    见孔宣前来,云霄狠狠瞪了琼霄一眼,迈步显出身形来,冲着孔宣无奈苦笑一声,道:“还请师兄恕罪,方才琼霄只是一时失言。”

    “失言!不见得吧,是不是觉得贫道师徒二人好欺负!”方才在阵外孔宣感知阐教十二金仙气息,又见杨戬被困混元金斗之内,一个见死不救,一个以大欺小,难不成阐、截二教觉得自己师徒软弱可欺!

    听闻此言,碧霄一怒,喝道:“孔宣,你休要得寸进尺,若有不服可敢破阵!”

    此言一出,云霄就知大事不好,只见孔宣冷笑一声,道:“破阵又有何难!”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