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参观秘密武器

    来到停车场,队友的豪车都已经消失不见了,教练和其余工作人员的车豪吉斯特也不认识,他只能在通道口裹着浴巾悲惨地等待有熟人出来取车。

    等了半天还是老熟人樊效鸿樊医生夹着挎包屁颠儿屁颠儿地从通道里走了出来,看到豪吉斯特的样子吃了一惊,旋即又大笑起来,“哩娃儿啷该类个样儿喽哦?”

    “麻麦皮,老子遭队友整惨了!”豪吉斯特气愤地说道。

    “咦,你怎么说起川普了?”樊效鸿听了豪吉斯特的话吃了一惊,反倒说起了普通话。

    “嗨,这不是MMP这个词现在在网上正流行么!”豪吉斯特苦笑道,“这帮队友庆祝完就跑光了,等我从发布会回来热水也没了我衣柜也被锁了,没法洗澡也没法换衣服,手机钱包也拿不到,我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只能在这里等等看有没有熟人能送我回家了。”

    樊效鸿眼珠转了转,神秘地说道:“正好,今儿也巧了,家你就先别回去了,我带你去另一个地方吧!”

    “去哪儿?能先给我弄件外套穿吗?外面冷!我总不能一直裹着浴巾吧?”豪吉斯特拉了拉身上的浴巾说道。

    “外套?这个我还真没有,不过我包里有件白大褂,要不然你先凑合一下?总比你裹着浴巾强吧?”樊效鸿打开提包拿出一件白大褂。

    豪吉斯特比樊效鸿高大的多,纵然白大褂本来就是穿在外套外面的比较宽大,豪吉斯特穿上也像紧身衣一样。

    樊效鸿的车是一辆老款手动挡捷达,副驾驶放到最后豪吉斯特依旧坐着憋屈,于是豪吉斯特干脆蜷缩在了后座,至少腿可以伸的直。

    汽车一路向远郊区驶去,豪吉斯特好奇地问道:“樊老,我们这是去哪儿?”

    “啥子樊老喔!叫得我好像七老八十了一样,叫我老樊就行了,等到地方你就知道了,带你见几个人。”樊效鸿回答道。

    “至于搞得这么神秘吗?好吧,我就不问见谁了,我就问问还要走多远啊,折腾了一晚上我累了,要是还远我就先睡一会儿。”豪吉斯特哈欠连天地说道。

    “你睡吧,虽然不是特别远,但是夜路不好走,我会开的慢一些的。”樊效鸿关掉了车上的音乐。

    豪吉斯特这一觉睡得着实不短,将近一个小时之后才被刹车摇醒,“到了吗?”豪吉斯特揉着惺忪的睡眼问道。

    樊效鸿停稳车子回头说道:“刚到,看来他已经先来了,我们下车吧!”

    二人下车,豪吉斯特环顾四周,借着朦胧的月色看到四周影影绰绰的仿佛都是树木,而且高低错落有致,似乎并不是平地,车子就顺路停在路边,这条路虽然铺着水泥沥青,但是满地都是年久失修无人维护而产生的裂痕,路不宽,地上不知是没有划线还是已经被磨尽了,看起来即使双向单车都只能勉强通过,昏黄的路灯隔了很远才有一个,路在不远处拐了个弯就消失在一片漆黑之中,看起来这里应该是一个山谷。

    “我去!老樊,我们相识一场也算相处融洽,你这工作还是我介绍的,你可不能对我谋财害命啊!”豪吉斯特尖叫道,他可是看过不少恐怖片的,这种荒郊野外杀人抛尸的情节他耳熟能详。

    樊效鸿哑然失笑,“我说哩娃儿胆子啷个恁个小,我害你图个啥子?你看前面不是有建筑物的灯光嘛!跟我走吧,我们进屋说话!”

    豪吉斯特这才注意到前面从林深处的灯光,而前面十几米远的地方还停着一辆车,豪吉斯特走近观察了一下,这辆看起来很高级的黑色SUV居然是刚刚上市的宾利添越,车牌号是6MGC932,豪吉斯特随口猜测道:“难道你带我来见的是魔术师吗?”

    “没错,这可是他新换的车,只有来这里才开,你是怎么猜到的?”樊效鸿吃了一惊。

    “车牌号太明显了吧!话说我们为什么要在这种荒郊野外秘密会面?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勾当?”豪吉斯特质问道。

    “还别说,这勾当的确是见不得人,我正在为湖人研制秘密武器!今天魔术师要来验货,我想反正这研制秘密武器的活儿是你介绍给我的,而且将来这个秘密武器也主要是给你用,所以我就把你也带过来提前见识一下。”樊效鸿得意地说道。

    豪吉斯特跟着樊效鸿踩着一条铺着石板的小路穿过灌木丛,眼前是一栋三层的钢筋混凝土建筑,正门口挂着一块“巴蜀正骨樊”的繁体中文牌匾和一块“樊博士中西医结合骨伤理疗康复中心”的英文牌匾。

    豪吉斯特感觉十分诧异,“老樊,这是你的私人诊所?怎么开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车都开不进来,有生意嘛?”

    “你懂个串串!”樊效鸿反驳道:“不在这种偏僻的地方怎么研究秘密武器?而且在这里患者的隐私可以得到最大限度的保护,我这里治疗费可是不菲,接待的那都是高端患者!你现在少废话,跟着来就是了。”

    樊效鸿来到正门口打开了指纹密码锁,带着豪吉斯特走进了建筑。一进门豁然开朗,大厅里灯火通明,亮如白昼一般,前台有一个白人美女接待,冲着樊效鸿点头微笑道:“樊博士您回来了,约翰逊先生在后院等您。”

    樊效鸿点点头,“谢谢你美丽的詹妮弗,你可以下班回去休息了!”

    大厅两侧是长长的走廊,而穿过大厅就这栋小楼的后院。院子的面积超乎了豪吉斯特的想象,在一个山谷里推出这么大面积的平地应该是一项不小的工程。第一排有两个篮球场和两个网球场,四块场地并排纵列,而后面居然是一个标准的美式橄榄球场地,地上同时有橄榄球和足球场的划线。

    豪吉斯特吃惊地说道:“好大的后院!这家康复中心是有多大?你居然买的起这么大一片地皮?你在国内挣了多少昧心钱啊!”

    “昧心个锤子,老子在国内挣得都是良心钱,昧心钱都是在美国挣得!呸!我在美国挣得也不是昧心钱,给有钱的客户最好的康复治疗,收费多高都是合情合理!”樊效鸿没好气地说道,“这里原来是个精神病院,后来出了一个精神病患者杀人事件导致这里被废弃了,我很便宜就买了过来,没错,这里虽然便宜但是我也出不起那么多钱,所以这家康复机构里也有魔术师的股份!这些场地也是魔术师出资建设的,为的就是给患者提供更好更专业的康复设施。”

    “这都是给运动员复健用的?可你有那么多客户吗?这么好的场地,我看你还是开个体育学院比较合适。”豪吉斯特嘲讽道。

    “我都说了我这里一切的设施和服务都为了体现‘高端’二字,很多来做复健的运动员都会自己携带陪练,我们需要提供最优质最接近赛场的场地给他们使用,从我八月底搞定恩比德并且成为湖人新队医起魔术师就跟我合作开了这家康复机构,10月正式投入使用,到现在为止已经接待过5名NFL球员、2名NBA球员和3名足球大联盟的球员了,魔术师还计划在未来五年内再建一个棒球场和一个冰球馆,把这里打造成南加州甚至全美最高端的运动医学康复中心,让我们的业务范围可以全面覆盖美国四大联盟!”樊效鸿说道。

    “计划很宏伟,只是就你一个医生撑得起来这么宏伟的计划吗?”豪吉斯特指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说到人手问题樊效鸿却满脸得意之情,“我已经在国内开始招聘中西医专业英文水平好的大夫了,而且我在国内做硕导博导也有几年了,不敢说桃李满天下,但是好学生还是有一些的,现在我在国内的得意门生博士2年级的周毅正在这里做我的助手,他的水平也不赖,所以说人手方面从来都不是我需要担心的问题。”

    现在已经临近午夜,这些场地都已经关了灯,只有角落里的第一个篮球场还灯火通明。豪吉斯特跟着樊效鸿走向那块场地,远远地看到有两个黑人大个子正在篮下对抗,高一头的那个倚着矮一些但胖一些的黑人翻身勾手轻松地把球扔进了篮筐。

    “好球!”豪吉斯特远远地喊了一声,球场上那二人都停下了动作,扭头看向这边。待到豪吉斯特走到近前,才发现刚才防守的那个矮一头胖一些的黑人居然是魔术师,而那个比魔术师还高顶着爆炸头的黑人自己只在照片和视频里见过,虽然是同队的队友,但是却一直不得见他的庐山真面目。

    “乔尔.恩比德?这就是湖人队的秘密武器?他不是8月底右脚才做过手术,10月初还说左脚和双侧膝盖都有问题吗?怎么现在就可以上场进行对抗了?”豪吉斯特吃惊地问道。

    樊效鸿站在他身边解释道:“乔尔这个病例很有意思,中药外敷对他简直是起了奇效,在中国在黄种人身上我都没见过见效这么快的病例,没想到这药对一个黑人居然会这么管用。”

    “那他什么时候能够复出?”豪吉斯特追问道。

    “我现在就可以打爆NBA所有的内线!”恩比德在一旁自信地说,“你今晚打得很棒!我很欣赏你的能量。等我复出以后带你装逼带你飞,带你拿下奥布莱恩杯!”

    “还挺押韵,你在饶舌吗?”豪吉斯特笑道,“不过你搞错了一件事,是我带你不是你带我,年纪大不代表话语权就大,实力强才能说了算!”

    “开玩笑,要想当球队老大可不仅需要实力大,虽然我的实力也不差,想当球队老大精神状态必须好,可不能穿着紧身白大褂像疯子一样满街跑!”恩比德摇头晃脑地说道。

    “你这每句长短都不一样,光压尾字音有什么意义?这种饶舌你不觉得很尴尬吗?再说了我穿着白大褂是因为我中了队友恶作剧,等你归队以后这样的恶作剧发生在你身上估计也少不了!”豪吉斯特不屑地说。

    “听说你号称新魔术师球风很刚,可上一任魔术师脸面已经被我打伤,你又有什么本事在我面前嚣张?”恩比德并不觉得尴尬,自顾自地继续单压。

    “打住,为什么要把我扯进去?我那是照顾你脆弱的身体所以不敢发力,不然就你这小身板我能让你躺回病床上接着缴纳高额住院费你信不信?”魔术师听到恩比德的饶舌居然还黑了自己,心里也有些不爽,便主动站出来回应。

    “老板我不是针对你,只是想让豪吉斯特知道我的实力强性格好,很适合当球队老大,他虽然也很强,但是这样特立独行标新立异的球员不适合做一个球队的领导!”恩比德看到魔术师生气,有些怂了,便收起了那蜜汁尴尬的饶舌,用正常的语言方式解释道。

    “你要是一场比赛打破四五个上古记录,让队友泼了一身香槟还不准洗澡,不准换衣服,不准开车,没有手机和钱包就这样让你在寒风萧瑟的秋夜自己走回家,这时好心的队医找了一件白大褂给你御寒,但是你能够做到坚决不穿,然后一个人独自前行,消失在夜色之中,我就佩服你性格比我好!”豪吉斯特嘲讽道。

    “听起来你今天晚上赛后的经历很悲惨啊!”魔术师笑道,“你们两个都是将来球队的基石,我希望你们能够解除误会精诚合作,今晚的斗嘴我可不希望再看到了!而且乔尔你记住了,科比退役以前他永远都是这支湖人的老大,现在球队化学反应前所未有的棒,我花这么大功夫把你交易来给你做最好的康复治疗,可不是为了让你破坏球队团结的!”

    魔术师的语气已经比较严厉了,豪吉斯特明白魔术师的用意,是想和自己扮演“good cop,bad cop”来慑服恩比德,现在魔术师已经唱了白脸,该轮到自己唱红脸扮好人了,于是他便主动出来打圆场,“的确我今天穿的太诡异了引起了不必要的误会,我想如果我穿这一身走在圣安地列斯那一片街区,肯定会被乱枪打死的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