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十近百人,别说是放在整个华夏,就是放在苏杭市都只能算是汪洋大海中的一滴水。

    然而,一传十,十传百,在现代社交网络的辐射之下,很快便有成千上万人得知了天地观的五色糖豆!

    “目测又是新的保健品,打个广告还专门请拖。”

    “嘶,真有那么神奇的药丸?我怎么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讲道理,朋友圈里的广告营销已经够离谱了,没想到还有更奇思妙想的!”

    “天地观?有些熟悉啊,就想不起来!”

    “我擦,这种神奇的糖豆搭上天地观后,我忽然就相信了,已经订机票,希望来得及!”

    “苏杭市本地居民友情提示,灵韵山天地观门口已经堵了近千号人,就算现在赶来排队也轮不到了!”

    “跪求一个绿色福袋,本人愿意出一百万收购!”

    “呵呵,一百万?一百万能换到的话,有多少我收多少!”

    网络上一片混乱,有人怀疑,有人嘲讽,也有人意动,当然,更多的还是围观党。

    道门协会。

    会长玉虚道人的办公室内,几位年长的老道脸色难看地坐在椅子上。

    “会长,这个天地观真的是屡教不改,上次的风头还没过,它又折腾出新的花样来了!”长恒吹着胡子,很是上火道。

    玉虚道人抿了口茶,心平气和地说道:“今日乃我道门大喜之日,分发一些小礼物给信徒也是可以理解的。再说了,上面并没提起这回事,长恒道友你多虑了!”

    说到这,玉虚道人不由暗叹玄微之前下的血本起了效果,若非上面对玄微的很是满意,这次又岂会一点声音都没有传出来?

    “玉虚道友,这件事上我和长恒师兄意见相同,这天地观必须整顿一番,否则将来必定惹来祸端!”一位半秃的矮个老道说道。

    “哦,不知长宁道友有何提议?”玉虚道人挑了挑眉道。

    “简单,将那小道士逐出道门在籍名单,由我们协会接管天地观!”长宁直白道。

    “区区小道士,安能配得上‘玄微’这个道号,简直是是对鬼谷子先祖的大不敬!”某位胖胖的老道冷哼道。

    胖道人道号苍木,自诩是鬼谷一脉传人,这种时候自然免不得跳出来声讨一番。

    “会长,你看诸位道友都这么说了,索性就如此办吧!将这道门败类逐出去,由我们协会去接管天地观。”长恒赶紧补充道。

    玉虚道人一言不发地听着众人说话,脸色却是愈发难看起来。

    显然,这次的事情只不过几人充当幌子的借口而已,他们真正的目的,还是在于天地观!

    确切的说,是天地观内的诸多神奇!

    都说道门中人讲究清心寡欲,然而这只能说明诱惑还不够罢了。财侣法地,只要诱惑够大,直击人心,谁都免不了露出难看的吃相!

    “诸位道友,前些日子贫道赠予各位的丹药可有曾使用?”玉虚道人捋着胡子,忽然问了一个完全不相干的问题。

    “贫道服用了一枚凝气丸,修炼时的速度足足比平时快了两倍不止,会长的炼丹术看来又有了突破啊!”长恒恭维道。

    “我那几位徒儿吞下清心丹后,练气时明显少了杂念,按照这个速度下去,几年便能练气有成!”长宁不无得意地说道。

    “玉虚道友能在炼丹一途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这真是我道门之幸啊!”苍木道人亦是重重地拍了个马屁。

    为了以后能从玉虚道人那得到更多的丹药,他们当然得使劲吹捧一番,哪怕他们自己用不上,底下还有那么多门人弟子等着呢!

    “贫道之前忘记告诉诸位道友了,这些丹药,都是天地观的玄微小友赠予我们协会的,说是之前给协会添了不少麻烦。”玉虚道人看了眼几人,冷不丁地说道。

    几位老道闻言脸色骤变,一副吃了翔般的神情。

    反观玉虚道人,则是隐晦地流露出些许顽童般的笑意。

    “天地观乃是子孙庙,即便道协将玄微小友驱逐出去,天地观依然算是其私产,我道协直接抢占怕不太合适吧?”玉虚道人说出这话时,语气中已然带上了几分威严。

    虽说玉虚道人早已和天地观脱离关系,可他心里多少还是将自己视作天地观的一份子,这群家伙居然将主意打到天地观头上,玉虚道人方才差点没直接祭出法器轰过去。

    几位老道听完玉虚道人的话后,脸上不禁露出为难之色。

    是否将玄微踢出去,他们并不在乎,他们关心的是能从天地观获取到多少好处。

    可按照玉虚道人的说法,一旦他们真这么做了,不仅瓜分不到好处,甚至还会损失一个潜在的丹药来源?

    “咳咳,会长,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早说?这玄微小友仅管做事有些毛糙,但对我道门还算有心了。”长恒话锋一转道。

    “师兄所言有理,我们刚才毕竟心急了些,才会说出那番气话。玄微小友年纪轻轻就有一手如火纯青的炼丹术,此等好苗子自然需要好好栽培!”长宁义正言辞道。

    “玉虚道友,玄微小友的道号虽说有些犯了我们鬼谷一脉的忌讳,不过这道号嘛就像名字一样,有相同的也属正常。倒不如说,没准玄微小友与我鬼谷一脉有缘,届时还望玉虚道友引荐一番啊!”苍木浑然忘记了自己究竟多么高冷,说的那叫一个暖心。

    “行了,你们想些什么贫道难道不清楚?玄微也好,天地观也好,已经入了上面那些人的眼中,你们别自己撞到枪口上,否则连累整个协会的,就该是你们了!”玉虚沉声说道,不无敲打的意味。

    几人眼皮微跳,似乎明白了什么,当即纷纷表态,直呼不敢。

    “没什么事情就回去好好准备下月的论道会以及登龙台斗法,我不希望这次道门再被佛门压过!”顿了顿,玉虚道人对着几人严肃地说道。

    几位老道闻言,眼中不由闪过浓浓的执念。

    无为?不争?

    在争夺道统的事情上,神仙都免不得争斗,何况凡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