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慧方才瞟了一眼手机屏幕,有些意外玄微居然这般年轻,并且还长得如此清秀。

    在送明夜去天地观之前,她可是专门从丈夫唐宏处仔细打听过的,那个道观并不禁荤腥,更不妨碍婚嫁。

    若非如此,张慧说什么也不会同意让明夜拜入天地观门下。

    于是乎,结合一连串信息后,张慧得出了这么个自认为非常合理的推断。

    “小森啊,婚姻大事可不是儿戏,就算你和他们两人再亲,也不能随随便便就帮着拉红线啊!”张慧说道。

    终于明白过来的明夜哭笑不得,他压根无法理解,自己母亲究竟是怎么联想到那方面去的。

    难道说女人到了某个年龄,会自然而然地觉醒红娘天赋?

    不过转念一想,明夜似乎看到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正在朝他敞开。

    一边是敬慕的师傅,一边是亲昵的璇姐姐,两人都是明夜非常重视之人,如果能走到一块,貌似挺不错的吧?

    “璇姐姐那么漂亮,脾气也好,而师傅的颜值更不消说多,更有一身神奇的本领,仔细想想确实非常般配啊!”明夜眨着大眼睛,脑中已经开始寻思起要如何搭桥了。

    张慧见明夜呆愣愣的样子,不由沉声道:“小森,并非母亲不站在你这边,唐家毕竟是豪门,总要讲个门当户对。”

    言下之意,自是不言而喻。

    明夜哪里不懂张慧的弦外之音,他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笑而不语。

    另一边。

    “妈,我想单独和他聊一会。”唐璇对着赵娟说道。

    “小璇,你怎么……”赵娟自是放心不过,可在唐璇那近乎哀求的目光注视下,她最终还是妥协了。

    确定对话不会落入其他人耳中后,唐璇这才对着屏幕中的玄微开口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玄微并没有回答唐璇的疑问,而是自顾自地说道:“出现这种情况应该有几天了吧?嗯,或许是月事过后,突然就能看见了?”

    唐璇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道红晕,涉及到少女那方面的隐私,就这样被一个男人说了出来,害羞完全是正常反应。

    羞赧之余,唐璇亦是惊讶于玄微的猜测之准。

    正如玄微所说的那般,约莫四五天前,每个月的例假造访后,唐璇惊骇地发现,自己居然能看到一些别人无法看到的存在!

    “清明前后,正是阴气较重的时候,恰逢居士来了月事,身体虚弱,阳衰而阴盛。”玄微缓缓说道。

    唐璇不置可否,出身在唐家这种家族,她多少听闻过一些奇闻。

    加上这几日唐璇亲眼所见的,她早已相信这个世界还有常人所不曾知晓的一面。

    “贫道不解的是,居士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才导致了现在的情况?”玄微轻笑着说道。

    除非有特殊缘由,单纯因为上述原因并不足以让唐璇看见那些。

    “游戏,我被几个朋友拉着玩了一个据说可以见鬼的游戏!”唐璇抿嘴道,声音略显颤抖。

    网络上不乏一些稀奇古怪的通灵游戏,其中大多数纯属瞎编,就算照着做也不会发生什么。

    但极个别游戏却脱胎于真实存在的术法,纵然被改动了许多,可在某些特定条件下,还真有可能发生不可思议的事情。

    为什么同一个游戏,网上有人说灵验,有人说毫无反应,原因便在于此!

    就拿眼前的唐璇为例,游戏只是导火索,若非各种原因导致她体内的阴气彻底压倒了阳气,她断然不会看到那些存在。

    “本来我就对这种游戏非常抵触,奈何当天恰好是一个朋友生日,她提出玩这么个游戏,我也不好扫了她的兴致。”唐璇轻叹道,眼眶微微泛红。

    玄微皱了下眉,他多少可以想象这几日唐璇究竟过得多么压抑。

    但凡正常人,对于那些存在多少抱有畏惧的情绪,骤然之间能够用肉眼看到它们,如何能够不惊恐万分?

    并且因为阴气浓郁的缘故,唐璇会比常人更容易吸引阴物。

    一旦对上视线,或者表情露出异常,阴物不难知晓唐璇可以看到它们。

    如此一来,不论出于什么目的,它们都会缠着唐璇不放。

    “我真的好怕,生怕一睁开眼,就会冒出一张恐怖的鬼脸!”唐璇柔弱地说道。

    这几天,她整个人变得极度敏感,说是身心憔悴毫不为过。

    因为害怕看到那些存在,唐璇一直躲在自己的房间里。

    不开窗,不开灯,窗帘拉紧,整个人缩在被窝之中!

    “贫道这边有两个办法。”玄微清了清嗓子,伸出两根手指道。

    看着屏幕中神情淡然的玄微,唐璇的情绪竟像是被感染了一般,渐渐平静了下去。

    “不同于天生的阴阳眼,居士这种情况显然是暂时的。第一种笨办法就是等,等过了清明这段阴气较重的时节,居士应该就看不到那些存在了。”玄微缓缓说道。

    唐璇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这种煎熬的日子简直令人崩溃,别说是几天,哪怕再多来一天,都令她无从接受。

    “那第二种办法呢?”唐璇忐忑地问道。

    “只消居士体内的阳气足够盛,打破眼下阴盛阳衰的状态即可!”玄微答道。

    唐璇柳眉微蹙,道理她是懂了,可具体该怎么做呢?

    晒太阳?喝参汤?往人多的地方挤?还是想想就有些重口的童子尿?

    “找你那个光头堂弟,让他施展一次金光咒就行了。”玄微似乎瞧出了唐璇的疑惑,开口解释道。

    “金光咒?多谢道长指点!”唐璇重复了一遍名字,随即感谢道。

    玄微大大方方地接受谢礼,然后结束了视频通话。

    视频断开的刹那,唐璇竟是莫名地升起一丝怅然若失的心情。

    咚咙!

    唐璇正出神之际,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

    唐璇拿起一看,上面赫然有一条新的文字信息。

    “对于居士而言,看见那些存在或许是种负担,但是我道门中却不知有多少人求之不得,哪怕仅仅只是暂时获得此种能力。凡事佛祸相依,没准这会是一次难得的体验!”

    发送人正是玄微。

    (PS:所以,这是后宫种马的节奏?出现个女的就说迈不动腿,这到底是谁想太多?)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