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理完哥哥杨明的后事,杨皓一家人搬离了这个伤心地,去了国外发展。

    然而有些事情并不是想遗忘就能淡忘的,杨皓久久无法原谅自己,甚至一度因此抑郁自闭,严重影响到了学习与生活。

    杨皓之所以回到金陵,正是因为内心无止境的折磨与拷打,他这才搬回祖宅并开了家素斋店,每日吃斋诵经,好为哥哥积累阴功。

    “我听说意外去世的人远比常人难以投胎转世,所以每日都会为哥哥念地藏经,为他烧香礼佛,可我怎么也没想到,都那么多年了,哥哥居然依然滞留在这里!”杨皓长叹道。

    在杨皓看来,哥哥杨明是怨气难消,这才滞留在人世,一直未能轮回投胎。

    “诸位大师、道长,我求求你们了,请务必帮帮我!只要哥哥他可以重新投胎,下辈子能做个视力正常的人,哪怕用我的命来平息他的怨气都行!”杨皓对着众人重重地行了个跪拜的大礼道。

    普济与玄微两人并未没有说话,目光却是投向了明夜与青莲两人。

    一事不劳二主,此事由他们而起,也当由他们来解决。

    “贫道个人认为,居士的哥哥并非是因为心存怨气这才滞留着不肯去轮回!”作为曾经的鬼婴,青莲能察觉到小男孩身上并未缠绕有浓重的怨气。

    “若非怨恨于我,哥哥他为何还会……”说到这,杨皓却是戛然而止。

    脸上泛起一丝苦涩,杨皓有些不愿相信地摇了摇头。

    旁边的明夜看着杨皓,忽然开口说道:“居士,去玩捉迷藏吧!”

    听到明夜的话后,杨皓身躯一阵颤抖,良久,他深吸了口气说道:“是啊,二十七年前的游戏,还没结束啊!”

    杨皓回到祖宅这么长时间了,哥哥杨明却始终没有在他面前出想过,那便只有一种解释。

    因为在人间滞留的时间太过漫长,杨明已经丢失了大多数记忆和灵智,只是本能地游荡在这片区域。

    直到今天,一群孩童在庭院玩起捉迷藏的游戏,唤醒了他的执念,这才有了之后明夜被卷入捉迷藏游戏这回事情。

    “陪他最后玩一次捉迷藏吧!”明夜沉声说道。

    杨皓默默地点了下头,直起身朝着庭院走去。

    ……

    午后和煦的阳光洒落在庭院中,杨皓仿佛穿越了时空,回到了那个令他悔恨了大半辈子的下午。

    “哥哥,我们来玩捉迷藏!你先扮鬼,数到十之后再来抓我!”鼓起勇气,杨皓大声朝着空荡荡的庭院喊道。

    简短的两句话,像是耗尽了杨皓所有的力气般,让他身躯猛地一个踉跄。

    “嗯!”

    就在这时,一道稚嫩中透着欢快语气的声音在杨皓耳畔响起。

    杨皓瞪大了眼睛,眼泪止不住地顺着脸颊滑落。

    这可不正是记忆中哥哥杨明的声音?

    “原来哥哥真的一直留在这里!”杨皓咬着嘴唇,再也无法维持站立,瘫坐在了地上。

    玄微等人站在角落,心里默默地数着数。

    当众人默数到十的刹那,庭院中的杨皓突然眼前一黑。

    一双冰凉的小手,从他的身后,蒙住了他的眼睛。

    “我终于抓到你了,弟弟!”

    声音中满是喜悦,隐隐间似乎又有种解脱般的轻松。

    杨皓喉头哽咽,足足过了片刻,他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真是太失败了,我还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在捉迷藏中被哥哥抓住呢!”

    眼睛上蒙着的小手一点一点开始挪开,仿佛有些不舍。

    杨皓猛地意识到什么,开口说道:“游戏还没结束,这次该换我来抓哥哥了!每次都让哥哥扮鬼,这太不公平了,不是吗?”

    身后没有传来任何回应,只是那双小手悄然放了下来。

    眼前依然是一片漆黑,杨皓不但没有丝毫惊慌,反而露出了笑容。

    “原来失明是这种感觉啊?哥哥,我数到十就来抓你,要是被抓住了,你可别赖我作弊!”杨皓再次喊道。

    说完,他便是大声地从一数了起来。

    不多时,杨皓便是数到了十。

    他站起身,缓慢了朝前方挪动了半步。

    庭院角落的明夜和青莲两人不由有些着急,他们两人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这才艰难地抓住了对方,杨皓真的可以吗?

    “心与心之间的羁绊,有时可以跨越时空,超越生死!眼睛看不见,心却未必看不见!”玄微柔声说道。

    似是印证玄微的话一般,杨皓蓦地停下脚步,他半跪在地,缓缓地伸开双臂,朝着身前虚无的空气抱了上去。

    虽然眼前一片黑暗,但冥冥中有种感觉告诉杨皓,他的哥哥杨明就在那里!

    “哥哥,我抓到你了!”手臂触碰到实体的瞬间,杨皓心头亦是一颤。

    刺目的光芒划破黑暗,杨皓艰难地睁大眼睛。

    模糊的视线之中,哥哥杨明冲着他灿烂地笑着。

    “我果然没有弟弟你玩捉迷藏厉害!”哥哥杨华伸手摸了摸杨皓的脑袋,微笑着说道。

    泪水不住涌出,杨皓再次将哥哥杨明用力地抱在怀里。

    “对不起!哥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杨皓只是一遍一遍地,重复着积压了二十七年的道歉。

    哥哥杨明摇了摇头,凑在杨皓耳边轻声说道:“你是我弟弟,我是你哥哥,弟弟永远不需要对哥哥说对不起!”

    点点荧光从哥哥杨明的身躯中逸散而出,他的身躯亦是渐渐透明。

    “游戏结束了,也该说再见了!”哥哥杨明对着哭得涕泗横流,犹如小孩子般的杨皓说道。

    杨皓眼中满是不舍,他下意识地紧了紧抱着哥哥杨明的双臂。

    然而数秒后,他艰难地放开了双臂。

    “嗯,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下辈子再一起玩捉迷藏吧!到时候,我负责扮鬼,哥哥当躲藏的一方!”杨皓咧着嘴,露出了一个非常难看的笑容。

    哥哥杨明很是开心地点了下头,随即身躯彻底化作了点点光尘。

    光尘朝着上空飘飞而起,远离了这个留下兄弟两人无数童年回忆的庭院,同时也摆脱了禁锢了兄弟两人二十七年的悲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