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溪十分确信,他只在几次签售会还有书迷活动时签过名,并且每次签的都是自己的笔名,而非真名。

    “也即是说,这个签名本不应该存在于这个时空才对?但现在它的的确确出现在这里,因此可以证明,那位叫做萧雨的女孩真的生活在异时空?”若水总结道。

    光是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若水顿时有种置身于科幻小说般的感觉,她现在多少有些理解莫溪之前的精神状态了。

    换做任何一个正常人,遇到这种事情后,只怕都会忍不住怀疑自己出现了精神问题!

    “除非我的记忆出现混乱,或者真的患上了妄想症,产生了幻觉!”莫溪苦涩地笑了笑,语气却显得极为坚定。

    若水微微摇了摇头,她仔细观察过这些信件,绝对是真实的存在,没有丝毫伪装和问题。

    而莫溪的精神状态固然差了一些,但是并未出现丝毫混乱的迹象。

    仅管难以置信,可就从掌握的细节来分析,似乎结果都指向了五年的时间差。

    若水看了下桌上还有一封尚未拆开的信件,开口询问道:“现在你们还有在联系吗?”

    “萧雨她是个非常善良体贴的女孩,我把自己已经封笔五年,并且以后也不会从事写作的事情告诉了她,可她只是稍微遗憾了一会,便再度用言语支持鼓励我,让我千万不要放弃。”莫溪有些答非所问道。

    他的眼中泛着一丝柔色,哪怕他未曾亲眼见过萧雨,心里却认定她绝对是一个非常温柔可爱的女孩子。

    莫溪并未觉察到自己说出这番话时,他的语气究竟是多么温和。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旁边的若水却一下子瞧出了莫溪对萧雨的好感。

    “她说,她会继续等待的,别说五年,哪怕十年她都愿意等待!只要新的小说问世,她绝对会第一时间去书店购买!”说到这,莫溪抿了抿嘴,脸上却是泛起一丝悲伤。

    心细如尘的若水瞬间猜透了莫溪的想法,要知道莫溪并没有在信件中提及自己封笔的原因,此刻的萧雨并不知晓之后会发生找枪手代笔的丑闻,所以能坚定地支持莫溪。可当她得知后,是否还会一如既往地给予声援,并期待莫溪的新书呢?

    按照时间来推断,大约再有一年半左右,萧雨终将得知此事。

    哪怕莫溪再不愿意,他都无法干涉到五年前发生的事情!

    “越是了解萧雨,我越是没有继续与她写信交流的勇气!每次想到她对我的支持和期待,我心里便止不住地升起负罪感!”莫溪咬着牙,无比悔恨地说道。

    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买,时间也无法倒流,已经发生的注定无法改写!

    蓦地,若水脑中闪过一个非常大胆,甚至可以用荒诞来形容的念头。

    已经发生的,当真就无法改写吗?

    眼下可是连穿梭时空的信件都出现了,为什么就无法影响到过去的既定呢?

    譬如说,莫溪在给萧雨的信件中夹带一封给五年前自己的信,告诫五年前的自己绝对不要找人代笔,如此会怎么样?

    不过很快,若水便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过去又岂是那么容易就出现倾轧的,在天道规则的运作下,这种钻漏洞的行为立马会被修复。

    再说了,时空悖论这玩意摆在那呢,贸然尝试改变过去,天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后果。

    “既然注定会让她失望,彼此互通书信只是徒增伤感而已,所以,我决定不再给她回信。”莫溪沉声道。

    领先于萧雨五年的时间差,莫溪切身经历过代笔事件后的凄惨遭遇,当时,他的粉丝俱乐部几乎瞬间分崩离析,其中不少人更是愤恨无比地辱骂唾弃莫溪。

    没有一人选择留下,自然没有人鼓励支持莫溪重头再来!

    或许,萧雨也随着大流,默默退出了粉丝俱乐部吧?

    “这些书信,我也不打算留着了,毕竟看到后总会想起一些事情。不过直接销毁掉,又觉得对不住那个善良的女孩,如果可以的话,可否请贵观代为保管?”莫溪惨然道。

    若水愣了下,反问道:“居士想把这些书信存放在天地观?”

    莫溪勉强地笑了笑,神色复杂道:“听闻贵观非常灵验,将这些书信存放在这里,或许能给她带来福运吧!”

    换做平时,若水肯定会先请示下玄微再给予莫溪答复。

    可一回想起莫溪之前跪在神像面前虔诚祈祷的画面,若水不由点了点头,答应了莫溪的请求。

    “如此便多谢仙姑了!”莫溪恭敬地行了一礼。

    “居士,你真能放得下吗?”若水皱了下眉,开口说道。

    莫溪似是不舍地看了眼桌上的书信,随即艰难地移开视线,怅然叹气道:“时间可以冲淡一切,慢慢地,忘了,也就放下了。”

    背上书包,莫溪起身离开了天地观。

    他的脚步略显沉重,丝毫看不出一个放下后的人的轻松。

    目送莫溪走出道观大门,若水折身收拾起桌上的书信。

    “这两人,是否是有缘人呢?”经过月老树时,若水不禁低语道。

    从房间内找出一个铁盒,若水细心地用油纸将信件包裹起来,随后放入铁盒密封。

    回到月老树下,若水在月老树的脚下挖出一个小坑,将铁盒掩埋了起来。

    处理完这些信件后,若水伸手抚摸了下旁边的一块青石。

    打磨过的青石表面上,赫然刻着玄微随手留下的“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几个字。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好了!”若水微微一笑,喃喃自语道。

    ……

    再次见到莫溪,是在大半年后的某一天。

    莫溪再次来到天地观,并且向若水取回了寄存的信件。

    临走之前,莫溪从书包中掏出了一本小说送给了若水。

    “这是我刚出版的小说,一本迟到了五年的小说。”莫溪如此说道。

    等到莫溪离去后,若水开始阅读起这本名为《来自过去的信》的小说。

    待得小说翻阅到最后一页,若水幽幽地叹了口气,低声自语道:“没想到,真想居然是这样!”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