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可怜人必有其可恨之处

    持续了一两个小时的狂风暴雨渐渐停歇,阴沉沉的天空也开始透出一丝亮色。

    狼藉遍地的泥土砖石,浑浊的积水,宣告着这里刚刚发生一场严重的灾害。

    黄泉村那些土坯房早已被泥石流彻底冲垮,唯独不远处村民避难的砖厂,虽然有个别角落被泥石掩埋,但是整体结构却完好无损。

    单看眼前的场景,相信一些充斥着正能量的相关报导不多时就会通过新闻媒体快速传播开来,并在春秋笔法下渲染成在特大自然灾害中,某个村的村民进行了艰难抗争,最终全员安然无恙的可歌可泣的事迹。

    可是,谁能想得到,真正的噩耗并非是天灾?看似庇护了村民的砖厂,其实暗藏着比泥石流更加可怕的凶险?

    没有人会知道,也绝对不会去相信,砖厂内避难的村民几乎全部丧生在了一群僵尸手中!

    关于黄泉村的新闻,只会出现天灾作祟,村民全员丧生于泥石流之类的字眼!

    ……

    当玄微进入砖厂时,多数村民都已经成了一具具被僵尸吸干精气后的干瘪尸体,只余下寥寥几人失魂落魄地瘫在地上,茫然地看着化作僵尸的先祖肆意残杀自己的亲人和邻里。

    玄微甚至未曾动用天罡法尺,只是几张普通的火符下去,这些僵尸便步上了毛僵的后尘。

    像这种刚刚化僵的僵尸,别看力气远比常人大不少,可行动间透着几分僵硬,且还畏火畏光。

    只要保持冷静,利用现成的器具稍加斡旋,数量占据优势的村民不说消灭这些僵尸,至少也能将其驱逐。

    然而,这些村民压根就没有进行过哪怕一丝的抵抗!

    即便身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下,他们依然连挪动脚步逃跑都做不到!

    看着那两三个死里逃生,可精神状态明显失常的村民,玄微唯有无奈地摇头,诸多心思皆是化作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未曾理会无法接受现实的幸存者,玄微从袖里乾坤取出手机,在通讯录中翻到暗刺的号码并拨了过去。

    涉及到僵尸这种无法公之于众的玩意,还闹出了这么多的人命,善后处理自然得由特殊部门出面才行。

    正好玄微之前和暗刺互留了联系方式,倒也无须每次都劳烦他那便宜师叔。

    “玄微道长?”电话很快接通,传来暗刺略感意外的声音。

    玄微寒暄了两句,便是开门见山,简要地将情况告诉给了暗刺。

    “还好有玄微道长和普济大师在场,否则让那群僵尸脱逃,保不准会闹出多大的麻烦!”暗刺听完后不由倒抽了口冷气。

    当年市井传言的僵尸事件暗刺就曾亲身参与,并且至今还心有余悸,他很清楚如果市区中蚩伏着几具活动的僵尸会是多么棘手的状况。

    而根据玄微的描述,一座小小的砖厂中冒出的僵尸数量居然比当年那次还多数倍,更扯淡的是,其中还包含有一具毛僵!

    若是让这些僵尸四散作恶,暗刺简直想都不敢往下想!

    “劳烦玄微道长稍等片刻,我立马就联系附近的特部成员过去善后!”再三感谢过后,暗刺对着玄微说道。

    “贫道便在此处等候特部来人。”玄微应下,随即挂断了电话。

    ……

    踩着虚浮的脚步回到砖厂门口,玄微对着投来目光的普济微微摇了摇头。

    “阿弥陀佛!”普济长宣了声佛号,脸上满是悲悯之色。

    “贫道终归还是迟了一步,整个村的村民,基本都被僵尸吸干精气了。”玄微怅然道。

    两人费尽周折,一度还被好心当作驴肝肺,本以为好歹救下了村民,结果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要说心里不发堵,那肯定不现实。

    “莫不是村民注定遭受此劫?也罢,便由贫僧为他们送最后一程!”普济缓缓说道,勉强地站了起来。

    言毕,普济便是诵着地藏本愿经,一脸庄重地走向砖厂深处。

    砖厂内被僵尸吸干精气而亡的村民,如果不进行超度,很有可能会受到怨气和尸气的侵蚀,最终也蜕变化僵。

    普济眼下的状态摆在那,却仍然坚持要为村民送最后一程,或许,他心里也多少有些不甘吧?

    “造孽啊!造孽啊!”蓦地,旁边神情呆滞的妇女嚎哭出声。

    浑浊的眼泪簌簌落下,枯瘦的双手紧紧地抠在泥水之中,嘶哑的嗓音听上去像是乌鸦一般。

    看着妇女此刻凄惨可怜的模样,玄微脑中不禁浮现出了一句话:可怜人必有其可恨之处!

    折腾出一群僵尸的是黄泉村的村民,拒绝迁走的是黄泉村的村民,抵触外界的是黄泉村的村民,放弃挣扎的还是黄泉村的村民。

    落得如此下场,说是黄泉村咎由自取,也并不为过。

    只是,这个惩罚太过沉重!

    “无上天尊!事到如今,居士也该把村子守了百年的秘密说出来了吧?”玄微沉声说道。

    妇女凄然一笑,却是自顾自地嚎哭着。

    “为了这个秘密,付出的代价难道还不够吗?”玄微凛声喝道。

    玄微只差些许串联的信息就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而这块缺失的拼图就掌握在黄泉村的村民手里。

    隐隐间,玄微觉得发生在黄泉村的一切似乎有人为的迹象!

    被玄微喝了一声,妇女身躯猛地一颤。

    犹豫了数秒,妇女像是做出了艰难的抉择,将黄泉村的隐秘道了出来。

    ……

    原来,一切还要从百年前说起。

    当时恰逢外国列强入侵,各地军阀割据,更兼强盗土匪祸乱,妥妥就是民不聊生的乱世。

    那个时候的黄泉村还不叫这个晦气的名字,村子足足有上百户人家,虽不富裕,倒也衣食有余。

    在乱世中,这种村子无疑是流寇土匪们眼中的最佳目标。

    仅管没有肥得流油,但胜在劫掠起来风险小,投入产出比较理想。

    某天,一群土匪便造访了黄泉村。

    这窝土匪皆是满清政府战败后叛逃落草的士兵,兵器护具齐全不说,还有弓箭、马匹之类的军械,论战斗力无疑完爆普通的土匪。

    因为曾经经历过战场,刀口舔过血,这窝土匪相当心狠手辣,每次洗劫的村子几乎不留任何活口。

    烧杀抢掠,寸草不生!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