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黑蝇蛊

    漆黑的夜色中,一辆悍马停靠在黄泉村百余米外。

    “师尊,需要再往前开一些吗?”坐在驾驶座上的张渝战战兢兢地开口询问道。

    借助着微弱的光线,依稀可以看到后排座位上老者的轮廓。

    “再往前车子就容易暴露了,这个距离虽然有些吃力,但至少能够如臂驱使。”王焕双手杵着拐杖,气定神闲地说道。

    “师尊您本领高强,单就养尸、炼尸以及役使僵尸这一块,当世没人能与您比肩!”想到王焕那些令人生畏的邪术,张渝登时打了个寒颤,而后谄媚露骨地吹捧道。

    王焕嗤笑了一声,他自是听出了张渝语气中的奉承和畏惧,但就是张渝的这种不加遮掩的卑微,令他心里颇为受用。

    “只要你乖乖跟着本尊,兴许有一天能传承本尊的衣钵!”或许是事情进行得颇为顺利,王焕难得愉悦道。

    “弟子岂敢!能够伺候师尊左右,弟子已经心满意足了!”听到王焕的这番话,张渝受宠若惊地低头道。

    刘海遮掩下,张渝眼中却是闪过一丝怨愤。

    她跟着王焕已经有五六年了,名义上说是弟子,其实就是供其发泄的玩具,毫无人格和尊严可言。

    每天对着一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强颜欢笑、曲意逢迎,稍有不慎就会遭受凌虐,甚至性命有虞,当中的心酸苦楚可想而知。

    然而这些她都忍了下来,为了便是学到王焕的那身邪术。

    因为畏惧,所以才更加渴望,因为失去了太多,所以才愈发想要得到更多!

    “我等得起,等我得到你这老鬼的身家本领,必定会把过去的耻辱加倍报复回去!”张渝表面流露出一脸惶恐的娇弱状,心里不禁阴狠地赌咒发誓道。

    “说得再好听也没用,做好本尊吩咐的每一件事情,少不得你好处!相反,如果误了本尊的大事,本尊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王焕倏地冷下脸,尽显其喜怒无常的性子。

    张渝自是小鸡啄米般地连连点头应下,生怕引来王焕的不悦。

    王焕并未多说什么,冷哼了一声,随即闭目凝神起来,双手时不时地掐出一道道法诀。

    张渝大气都不敢出一下,两眼却是死死地盯着两者的每一个动作,唯恐错漏一个细节。

    “就是这个地方了!”蓦地,王焕猛睁开眼,激动不已道。

    “师尊可是找到那批掩埋的僵尸了?”张渝急忙收敛视线,试探性地询问道。

    “不错,本尊感应到了泥土底下掩埋的十余股尸气。”王焕抚着胡子,心情大好道。

    不等张渝开口恭贺,王焕轻咳了两声,迅速地压下激动情绪,沉声吩咐道:“待会本尊会驱使毛僵将底下的僵尸给挖出来,为了避免闹出动静,你去把周围那些碍眼的人给解决了!”

    “弟,弟子本领低微,若是因此误了师尊的大事……”张渝硬着头皮道。

    在废墟中组织救援的可是货真价实的现役军人和警察,纵然没有荷枪实弹、全副武装,想拍苍蝇般轻描淡写地将他们一并解决掉,未免有些搞笑吧?

    王焕小心翼翼地从身边的木箱子中取出一个陶罐,眼神尖锐地瞪了眼张渝道:“本尊岂会指望你这废物!拿去,等到距离几十米的时候,悄悄地打开盖子,里面的黑蝇蛊会神不知鬼不觉地解决掉那群人。”

    这黑蝇蛊乃是王焕在养尸过程中偶然培育出来的蛊虫,寻常人只要被这种看上去和飞蝇差别不大的蛊虫叮咬上一口,短短几分钟内就会陷入高烧昏迷,如果抢救不及时还会直接休克,内脏器官衰竭而死。

    张渝心里清楚黑蝇蛊的厉害,当下伸手接过陶罐,放心道:“有师尊您的黑蝇蛊,弟子必定不负所望!”

    “别废话,抓紧时间!”王焕出声喝道。

    感觉到张焕语气中的不耐烦,张渝哪里还敢在车上停留,当即摄手摄脚推开车门,朝着黄泉村的方向摸去。

    “该死的老鬼,刚才说得那么好听,结果立马拿我来淌雷池!”双手紧紧地捏在陶罐之上,张渝忍不住咬牙切齿地想道。

    张渝并不蠢,相反还很有心机,她如何看不出王焕这般安排的用意。

    既然有黑蝇蛊这种阴人的玩意,一开始便先解决掉军警,接着不就可以从容地带走被掩埋的僵尸了吗?

    大费周折地驱使毛僵潜伏靠近砖厂不说,还要张渝带着黑蝇蛊去下手,说到底无非就是买个双保险!

    毛僵也好,张渝也好,都是王焕以防万一的炮灰。

    如果一切顺利,没有遭遇危险,那顶多就多耗费一些时间和精力罢了。退一步说,万一真遇到了什么,王焕买的保险便能体现出价值了。

    浑然不顾身下的泥浆,张渝整个人伏在地面,一点一点地利用背光的阴影处挪动着。

    短短的几十米路,张渝足足挪了十来分钟。

    心脏仿佛失控一般狂跳不已,以至于耳畔边都回荡着砰砰的心跳声,双手双脚不住地颤抖着,张渝的手心更是汗出如浆。

    饶是如此,她依旧紧咬着嘴唇,十指死死地抠在陶罐之上。

    按照王焕的吩咐去做,有一定的几率遭遇危险,丢掉自己的小命。但是,如果违背王焕的吩咐,结果必死无疑!

    两者权衡过后,张渝压根没有第二条路可选。

    “希望一切顺利!”目测了下距离,紧张到无可附加的张渝哆嗦着掀开了陶罐的盖子。

    嗡嗡嗡~~~

    一阵飞虫震动翅翼的轻响声从陶罐中传了出来。

    数秒后,一只通体黝黑的飞蝇缓缓地从陶罐口中爬出,扇动着翅膀向聚光灯方向飞了过去。

    若是拿放大镜仔细观察,不难发现这只飞蝇的翅翼赫然泛着铁器般的冷光,它的口器轻微翕动间,似有红黑色的雾气吞吐而出。

    黑蝇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悄无声息地停落在一个身穿背心的军人后颈处。

    下一秒,口器瞬间扎破皮肤,而那个军人依旧没有任何察觉。

    待得黑蝇再度飞起,军人后颈的皮肤上,多了一个红黑色的针孔小点。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