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此间事了

    场上局势堪称瞬息万变,哪怕普济这位高僧一时间也有些发愣,更别说特部几人了。

    普济猜想过玄微身上应该有保命的底牌,可他绝对想不到,这张底牌居然能够瞬息之间就将王焕擒住!

    亲身与王焕交过手,普济很清楚王焕的实力到底有多强,然而就是这么个高手,在面对那条诡异的黑玉锁链时居然连任何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天地观传承悠久,底蕴之深厚,端的是令人折服!”普济不无动容的低语道。

    也无怪普济会这么想,毕竟作为天地观的老邻居,他自然清楚天地观曾经的底蕴之深,哪怕如今没落了,好歹也会流传一些宝物下来。

    若非如此,玄微一个基本没离开过道观的年轻后辈,哪来的奇遇获得如此之多的奇异之物?

    “普济大师,劳烦您将此人控制住!”察觉到黑玉锁链似有缩回的征兆,玄微赶紧对着普济喊道。

    脱离穿心锁的锁链后,王焕便将恢复自由,玄微自认吃了系统一个暗亏,如何愿意竹篮打水一场空。

    玄微的修为与王焕相差甚大,即便在其体内施展禁锢,怕也会被王焕瞬间冲散,是以唯有仰仗普济出手镇压。

    普济这才觉察到,随着黑玉锁链的收回,之前气息全无,甚至三魂七魄都不知所踪的王焕竟然恢复了生机。

    处理完毒雾的普济微微颔首,二话不说便是来到玄微身前,双手结印按在了王焕气海之上。

    “阿弥陀佛!贫道已经封锁了其修为,想来维持个三五天不成问题。”普济收手说道。

    特部几人自是大喜,他们此行的目的便是解决掉王焕这个邪修,能够将其击杀便算完成任务,更不消说将其生擒了,妥妥蹭了一件大功!

    激动之下,三人动作也是利索了几分,很快便将那头遭受重创的毛僵给修理了。

    “毒针,联系医疗组,救治那些中蛊毒的军警!飞刀,和现场的指挥官通下气,处理善后一下!”灵鹤丝毫没有拖泥带水地指挥道。

    两人分头行动后,灵鹤这才迎向玄微和普济两人,恭敬地感谢道:“感谢二位鼎力相助!”

    “无上天尊!贫道只是遵循道心,行了分内之事而已。”

    “阿弥陀佛!济世救人本是我佛门中人之责,施主严重了。”

    玄微和普济两人纷纷摆手,丝毫没有居功的意思。

    “哟!你们这边完事了?”

    娇媚的嗓音从后方传来,却是之前一度消失的花蛇踩着诱人的猫步,缓缓地走了过来。

    惹人注目的是,花蛇的一只手上还拖着个人。

    披散的长发乱糟糟地黏在脸上,混杂着沾染的泥浆,勉强还能辨别出那人正是方才被王焕用来探路的张渝。

    如果不是那双充斥着恐惧的瞳孔剧烈颤动着,几人都有些怀疑被花蛇一路拖拽过来却毫无动弹的人形物体就是一具尸体。

    随手将张渝往身前一甩,花蛇微笑着拍了拍手,随即轻轻地吹着手指甲,娇滴滴地说道:“真是不听话的孩子,害得我刚涂上的指甲油都花了!”

    张渝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可怕的声音般,整个人犹如筛糠般颤抖不已。

    “这个玩具不错,就归我了!”花蛇看向灵鹤,伸手指了指张渝道。

    灵鹤脸色一黑,想也不想就拒绝道:“不行!此人与那邪修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必须一并押送回总部!”

    “我不是在和你商量,只是通知你一下罢了!有什么意见,让总部直接找我!”不待灵鹤继续说下去,花蛇蓦地抿嘴一笑,声若万载寒冰道。

    “你!”灵鹤气愤地指了指花蛇,脸色黑得堪比锅底。

    花蛇丝毫不以为意,俯下身轻轻地拍了拍张渝的脸颊,旁若无人地自语道:“啧,真是狼狈啊!不过没关系,姐姐会好好疼你的!”

    “你,你杀了我吧!”张渝虚弱地哀求道,那绝望的神情如同面前之人是地狱的恶魔般。

    瞧这情形,就算用脚趾头也能猜得出来,张渝方才到底被花蛇折磨得有多凄惨,要不然岂会这般求死心切。

    “普济大师,您不打算干涉吗?”玄微若有所思地看了眼普济,小声地询问道。

    虽说张渝曾经助纣为虐,但杀人不过头点地,花蛇这么做貌似有些过了。按理来说,悲天悯人的普济最是容不得这种事情,然而奇怪的是,普济现在居然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阿弥陀佛!玄微观主既然也看出来了,何须试探贫僧呢?”普济笑了笑回道。

    “大师无愧为灵禅寺的高僧!”玄微拱手一礼,微笑着说道。

    玄微也好,普济也好,他们之所以坐视而不管,并非是因为张渝为恶而不存善心,而是他们都看出了花蛇这个人的底线。

    之前花蛇一路拖拽着张渝过来的途中,她顺手给那些中了黑蝇蛊毒的军警都解了毒,虽然她的动作很细微,但却无法瞒过玄微和普济两人。

    此外,张渝虽然被折磨得痛苦欲死,可真说起来的话,她身上几乎找不出一处伤处,她所承受的痛苦似乎训诫的意味大过惩罚。

    简而言之,两人都相信花蛇是个有底线的人。

    “呼!此间事了,贫道两人也该去找弟子们汇合,这位就交予居士了。”玄微拽起地上维持躺尸状的王焕,对着灵鹤说道。

    就在玄微拽住王焕的刹那,王焕像是发疯了一般,手脚并用地爬着,恨不得离得玄微远远的。

    “别,别碰我!你,你走开!”王焕整个人的反应简直比之前的张渝还要强烈,那恨不得将自己埋进泥浆里的架势简直令人动容。

    “看不出来啊,小道士,原来你好这一口?有空和姐姐交流一下经验?”旁边的花蛇很是妩媚地娇笑出声道。

    玄微嘴角一抽,默默地松开了手。

    “无上天尊!天知道贫道每天都承受了些什么,真是太不容易了!”看着对穿心锁留下严重阴影的王焕,玄微不禁自我安慰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