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浩亮一行六人,受伤最轻的一人断了数根肋骨,其余几人系数重伤。

    而伤势最为严重的,赫然是谭浩亮!

    全身多处挫伤,右臂骨碎裂,后脑勺遭受钝器砸击,胸口腹部多处刀伤,整个人因为失血过多陷入休克,生死不知。

    根据城管局和警方公布的消息,行凶的暴徒已经系数当场被捕。

    并非混社会的地痞,也不是专业的打手,而是一群稚气未脱的学生!

    最大的十七八岁,而最小的仅有十五岁!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一群半大的孩子挥舞拳脚,甚至拿出匕首、小刀之类的凶器施暴?

    在警方审讯时,这些未成年的学生不约而同地说出了一个词——正义。

    是的,他们觉得自己是在伸张正义,替天行道。

    ……

    急救室门口,亮起的红灯宣告着里面正有一条生命徘徊在生死的边缘。

    “小贾,你回病房休息吧,我守在这!”李帆对着旁边身上打满绷带的贾宝羽说道。

    贾宝羽一手扶着腰,一手撑在座椅上,肋骨断裂的剧痛不时传来,他的背后早已被冷汗所湿透。

    即便如此,贾宝羽依然选择守在急救室门口,因为里面正在与死神做斗争的正是他尊敬的前辈谭浩亮。

    “李队,联系亮哥的家人了吗?”贾宝羽倒抽了口冷气,断断续续地询问道。

    “联系上了,他老婆带着儿子回娘家去了,现在正在赶过来。”李帆轻叹道。

    “回娘家?唉,原来亮哥他也不好过!”贾宝羽瞬间想起之前他和谭浩亮的那通电话,脸上露出一阵苦涩。

    听到贾宝羽的喃喃自语,李帆心里何尝好受,他轻拍了下贾宝羽的肩膀道:“现在真相已经水落石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亮哥他今天也和我说过这句话,可是他现在却在里面!”贾宝羽眼眶泛红道。

    李帆紧抿着嘴唇,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唯有一声轻轻的叹息。

    “李队,亮哥他一定会平安无事的吧?”蓦地,贾宝羽双手拽着李帆问道,不知何时起眼泪已经迷糊了他的双眼。

    白色的绷带上渗出血色,贾宝羽却恍若未觉。

    李帆能够感觉到拽在自己衣服上的那双手有多用力,也能看出此刻贾宝羽的情绪有多激动。

    “好人有好报,浩亮他绝对会平安无事的!”李帆沉声说道。

    像是得到了慰藉一般,贾宝羽缓缓地松开了双手,嘴里低声说道:“亮哥他真的是好人,好得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傻!之前在饭店被打的时候,他看对面那些人都还是孩子,就让我们都别还手!”

    一群半大孩子,即便有匕首棍子,又如何能在人数不占优势的情况下打赢谭浩亮等一众城管?

    因为对方还是孩子,谭浩亮怕反击会伤到他们,于是便让几人不要还手。

    然而对方并不能理解谭浩亮等人打不还手的苦心,在所谓的正义感驱使下,他们的拳脚和武器系数倾泻在了这些被动挨打的城管身上。

    听起来是不是有些傻?

    是啊,前者傻得可爱可敬,后者傻得令人心寒!

    ……

    网络上,早已掀起轩然大波。

    “为什么?为什么要如此伤害这些可敬的人?他们已经遭受了太多的不公,为什么还要承受暴力和袭击?”

    “暴徒居然是一群未成年的学生啊!现在的孩子都是怎么了?”

    “我不禁开始反思,我们国家的教育是否出现了问题,这才出现了谭浩亮同志等人的悲剧。”

    “未成年人受法律保护,这是国家和法律给予的保护,而不是他们无视法律惩罚的倚仗!”

    “正义?真是太讽刺了!”

    “或许那些学生受到了误导,但如论如何,用暴力伸张正义都是错误的。”

    “现在的孩子所接触到的信息太多太杂,尤其是在他们这个心智尚未成熟的年龄,会对他们的三观造成巨大的影响,个人觉得是该净化一下文化环境了。”

    “别什么都推到学校还有老师的头上,像这种兔崽子,分明就是家庭教育的缺失!我敢断言,这种人的父母肯定也不咋滴,上梁不正下梁歪!”

    “如果谭浩亮同志真的有个万一,这些人却能在法律保护下只受到些许不疼不痒的惩罚,这难道真的公平?”

    “在这种情况下,出于自卫而反击难道不是天经地义?可是谭浩亮他们却从始至终未曾还手,这该是多么高尚的品德?”

    “哭了!真的,看到那句‘别还手’的时候,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为谭浩亮同志祈福,愿他平安无事!”

    “祈福+1,我还没来得及向他道歉!”

    五湖四海,天南地北,数以千万的网友纷纷为谭浩亮祈福,祈愿他能够渡过难关。

    ……

    医院大楼下,一群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率先抵达。

    与此同时,许多关心谭浩亮的群众自发围了过来,希望能第一时间得知谭浩亮的情况。

    人群中,依稀可以看到几位在视频中出现过的,在农贸市场摆摊的摊主。

    他们手里或提着果篮,或捧着一束鲜花,东西并不值钱,却饱含着他们的心意。

    一群学生在医院门口用红色的蜡烛摆了一个心形,并双手合十祈福。

    按理来说,这种行为并不被允许,可是院方的保安也好,环卫工人也好,皆是没有进行阻拦。

    相反,他们亦是参与到了祈福的队伍之中。

    “玄微道长,谭浩亮同志他能够平安无事吧?”李欣儿双手合十许了个愿,随即转身对着玄微询问道。

    其余几人纷纷看向玄微,似乎都期待着玄微口中的肯定答复。

    玄微看了眼医院门口大片祈福的人群,轻叹出声道:“人心所向,众愿所归,此等缘法护佑之下,便是酆都大帝都未必敢收谭浩亮居士的鬼魂!”

    酆都大帝,位居冥司神灵之最高位,主管冥司,为天下鬼魂之宗,凡生生之类,死后其魂无不隶属於酆都大帝管辖。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