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送命题

    缺氧时间过长,会对大脑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乃至脑死亡。

    显然,这次时间站在了众人的对立面,这个命途多舛的婴儿根本来不及送往医院。

    “道长,您已经尽力了,可以让我最后看一下她吗?”少女虚弱地伸出手,扯了扯玄微的道袍下摆,眼中闪烁着复杂的神情。

    玄微默默俯下身,将双手中捧着的婴儿送到少女的身侧。

    “呵呵,长得真丑,就跟丑小鸭一样!”少女艰难地摸了下婴儿的脸庞,喃喃自语道。

    少女的动作无比轻柔,骤然碰到婴儿肌肤的时候,她的手指微微缩了下,仿佛那是一触即破的泡沫。

    “当初应该把你打掉的,可你时不时在肚子里踢上一脚,好像在说你期待着来到这个世界……”说到这,眼泪悄然滑落,顺着少女的脸颊滴落在染成红色的白布之上。

    几位感性的乘务员不忍地背过身,发出细微的抽泣声,稍微年长一些的亦是轻叹口气,摇头不已。

    “或许时间很短暂,甚至来不及看一眼这个世界,但她至少感受到了母亲的抚摸,应该会觉得很幸福!”兰韵妍哽咽着说道。

    “幸福?有我这么个母亲,只会是不幸!”少女看着嘴唇变得青紫的婴儿,自嘲似地说道。

    “幸福还是不幸,还是等作为当事人的她来给出答案吧!”玄微蓦地开口说道,同时将婴儿轻轻地放在了少女的脑袋边。

    众人皆是看向玄微,别说这个婴儿即将缺氧死亡,就算她可以正常呼吸了也无法做到刚出生就开口说话吧,如何给出答案?

    “道长,你的意思是?”兰韵妍思索了下玄微方才的话,顿时激动地询问道。

    “贫道无法让这个孩子现在给出答案,不过贫道可以让居士等到将来,亲自询问她这个问题。”玄微轻笑着说道。

    此言一出,就算再迟钝的人也该明白了,玄微有法子救这个婴儿!

    某种意义而言,只要玄微有充足的香火钱,系统傍身的他堪称无所不能!

    玄微取过装有温水的脸盆,而后从袖中摸出一个瓷瓶,拔掉瓷瓶上的塞子,玄微缓缓地将瓷瓶倒置向脸盆。

    众人皆是伸长了脖子看向玄微手中的瓷瓶,好奇里面究竟装着什么东西。

    只见一滴翠绿色的液体滴入水中,一阵芬芳的草木香气随之扩散开来。

    香气并不浓郁,丝毫不会让人觉得刺鼻难受,相反,嗅到那种草木清香后,众人纷纷有种身轻舒畅的感觉。

    “好精纯的乙木之气,不愧是标记五百香火钱的玩意!”玄微伸手摸了下脸盆中泛着苍翠绿光的温水,不禁暗自点了点头。

    瓷瓶中的液体乃是乙木之气高度浓缩而成的灵液,属于炼丹用的罕见材料。

    当然了,这种灵液亦可单独使用,就是显得有些浪费,无法最大化其价值。

    玄微查了下成品的丹药,价格足足翻了十倍不止,是以他二话不说兑换了灵液,浪费点就浪费点,反正够用就行!

    “居士,劳烦用手托着这个孩子的身体,一点一点置入水中。”玄微对着兰韵妍说道。

    兰韵妍当即照做,双手托着婴儿缓缓放入脸盆之中。

    手背接触到水面的刹那,兰韵妍只感到一股清凉之气顺着肌肤进入到了身体中,流淌在五脏六腑之际。

    那种周身各处被涤荡后焕然一新的舒畅,使得兰韵妍不自主地从嘴中发出了一道轻微的吟声。

    兰韵妍的脸一下子红得像火烧云,脑袋死死地埋了下去,生怕别人看到自己的脸。

    “托稳了,千万别晃动!”玄微手中捏着一枚银针,凛声说道。

    兰韵妍偷偷抬起脑袋瞄了玄微一眼,只见他神情严肃,仿佛并未听到自己那羞人的声音。

    “好的,我准备好了!”兰韵妍重重点头道,心里的羞恼顿时消散了大半。

    玄微下针的速度很慢,较之方才的出手如电相差甚多,不过明显感觉得到,他的动作同样变稳了!

    银针没入水面,精准地扎在婴儿的肺部,看得旁边的兰韵妍心惊肉跳不已。

    筷子插入水中的折射现象,就连小孩子都耳熟能知,更何况滴入灵液后脸盆内的水可见度极低,由此可想玄微下针究竟多不容易。

    好在玄微的针法过硬,而且还有望气术这种堪称作弊的神通法术!

    开启望气术后,玄微能清晰地看到婴儿肺部纠缠的黑气,这才能精准地将银针扎在症结之处。

    浓郁的乙木之气以银针为引,源源不断地涌进婴儿肺部,只是数秒功夫,便将黑气杀得片甲不留。

    与此同时,在乙木之气的滋养下,婴儿先天不全的肺部开始二度发育。

    十分钟过去,玄微一动不动,唯有捏针的手指细微地抿动着。

    兰韵妍保持不动的双手有些酸涩,可没有玄微的提示,她丝毫不敢妄动一下。

    “这水怎么变淡了?”兰韵妍低头看了眼,忽然发现脸盆中的水似乎没有之前那么绿了。

    兰韵妍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定睛看了一会,她确定水的颜色正在变淡。

    ……

    列车即将抵达下一站,中途将有两三分钟的停靠时间。

    “乘务长,该怎么办?”年轻乘务员凑到乘务长耳边低声询问道。

    乘务长看了眼像是座石雕般的玄微,还有脸盆中宛若睡着了的婴儿,只觉得压力山大。

    第一次,她是那么希望自己不是乘务长,这样就轮不到她来做这种决定了。

    如果现在选择停靠,将婴儿送往医院,就势必会影响玄微救治,兼之送往医院也未必赶得及,婴儿存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相反,如果停靠时不将婴儿送下车,或许玄微能够起死回生,可若是有个万一,她势必也将承担部分责任。

    总而言之,这是道送命题!

    “通知救护车,让它不用过来了!”咬了咬牙,乘务长说道。

    年轻乘务员愣了下,随即猛点头道:“嗯,我这就联系!”

    揉了揉发堵的胸口,乘务长从医疗箱中翻出速效救心丸磕了两粒,寻思着自己是否应该换个职业。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