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为什么你会这么熟练啊

    随着时间流逝,众人多少看出了些许端倪。

    譬如脸盆中的水渐渐变得清澈,婴儿因为缺氧呈现异色的肤色趋于正常,玄微捻针的频率越来越慢。

    一切都好像朝着众人期待的方向发展着!

    终于,在列车即将再次停靠之时,盆中的水已经完全透明,毫无一丝绿意,而玄微的手指亦是停了下来。

    只见玄微屈指轻弹了下针尾,纤细的银针登时高频率地震颤起来,同时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

    “好厉害的颤针手法!”兰韵妍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被玄微的医术所震撼了,若非亲眼所见,她断然无法相信华夏居然有如此年轻的医道高手。

    别看玄微方才只是信手一弹,其中可包含有相当的门道和学问,换做寻常人去试下,要么银针当场被弹断,要么银针动也不动。

    待得银针停止震颤,玄微伸手一拂,扎在婴儿胸口的银针瞬间不翼而飞。

    “呜哇!”

    车厢内所有人皆是将注意力集中在玄微纤长白皙的双手时,一道响亮的啼哭声骤然传入众人耳中。

    兰韵妍脑子当机了几秒,这才意识到那是婴儿的啼哭声。

    酸麻无力的双手之上猛地传来一股不小的力量,赫然是兰韵妍托在手上的婴儿扭动起身躯,四肢胡乱地伸张着。

    小家伙个头虽小,张开嘴巴发出的哭声却十分响亮,闹腾的样子亦是出落得活泼可爱。

    兰韵妍将小家伙从脸盆中托起,在乘务员的帮助下轻轻擦拭干她的身体,随后用新的毛巾包裹好。

    期间,兰韵妍莫名地落下了眼泪,嘴上却又抿起了笑容,一副又哭又笑的模样。

    整个车厢里,除了玄微之外,或许兰韵妍是最直接体会到婴儿前后变化的那个人。

    之前无法呼吸,身躯一动不动的婴儿就如同入秋后的枯草,生气黯淡,然而此刻的她会哭会闹,宛如春风吹过渴望茁壮成长的小草,透着无限的希望和生机。

    “欢迎你来到这个世界!”兰韵妍微笑着伸出一根手指,放在了婴儿娇小的手心。

    似乎是感受到了兰韵妍的祝福,小家伙有些生疏地合拢手心,用自己肉呼呼的五指握住了兰韵妍的手指。

    刹那间,兰韵妍似乎有了一种明悟。

    所有生命,并非都是平等的,甚至在它们诞生之前就注定了差别。

    有些生命是在期待之中诞生,而有些生命则被视作意外乃至灾难。

    有优越环境下出生的孩子,也有刚出生就落后于起跑线的孩子。

    是的,人生并不公平,在生命诞生之前每个人便已走上了彼此不同的人生道路。

    即便如此,每个生命都有获得幸福的权利。

    就像眼前这个小家伙,她从现在开始或许会遭受比别人更多的苦难和不幸。

    “但是,总有一天,你会获得别人数倍乃至数十倍的幸福!一定要坚强啊,小家伙!”兰韵妍在心里说道,同时恋恋不舍地将婴儿递给了少女。

    少女强撑着身子坐了起来,从兰韵妍手中接过婴儿,大概是第一次抱孩子的缘故,她的姿势并不熟练,但一举一动尤为轻柔。

    “对不起!对不起!”少女抱着婴儿,泣不成声道。

    看着少女反复在婴儿耳边呢喃道歉,玄微眼中闪过一丝挣扎之色,他默默地收起针盒,朝着车厢外走去。

    兰韵妍察觉到玄微的离开,犹豫了下快步跟了上去。

    “道长,你怎么就走了?”兰韵妍询问道。

    “现在母女平安,贫道这个医生也算功成身退了。”玄微回道。

    兰韵妍闻言,不由感慨道:“如今像道长这么特别的医生可不多了,不求名、不求利,简直是高风亮节。”

    “贫道只是一个会些许医术的道士,仅此而已。”玄微淡然道。

    兰韵妍看了眼无喜无悲的玄微,嘴里嘀咕道:“确实很特别嘛!”

    ……

    回到原来的车厢,玄微闭目养神起来。

    “道长,你说这世道究竟怎么回事,那个女孩子看上去挺文静腼腆的,怎么就怀上孩子了?”安凯很是自来熟地凑过脑袋,一副痛心疾首的语气道。

    隔在中间的青莲脸色一冷,当场发飙道:“你再敢凑过来,我就让你重新投胎一次!”

    “淡定!小姐姐,要优雅!”安凯缩了缩脑袋,有些尴尬地搓着手道。

    “玄微道长,其实我也挺好奇的!”玄微前座突然探出半个身子,赫然是方晴。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方晴拽着袁雨和玄微前排的乘客换了位置,此刻方晴趴在椅背上,那叫一个兴奋。

    玄微轻叹口气,有这些人在旁边,看来是别想清净了。

    只是,这种问题该要玄微如何回答?

    “或许有难言之隐吧!”玄微敷衍道。

    众人扑倒,这话说的,没毛病!

    “话说回来,那个少女自己都那么年轻,该怎么去养孩子?”一贯大大咧咧的方晴罕见地担忧起那对母女的将来。

    “既然那位居士决定将孩子生下来,想必应该获得了家人的支持,自己心里也做好了准备。”明夜插了一句道。

    安凯轻叹口气,有些黯然地说道:“她的年龄也就和我差不多,而且还是怀有胎儿的孕妇,换做你们是她的家人,会放心让她独自一人乘坐长途火车?”

    众人皆是觉得有些意外,很难想象这话是出自吊儿郎当的中二少年安凯口中。

    “呵呵,没准她也是离家出走。”安凯耸了耸肩,苦涩地笑道。

    “且不说是否离家出走,接下来那对母女的麻烦事绝对不会少。未孕先孕,估计也没办理准生证,孩子想要上户口就得花费一番心思,估计罚款是少不了的。再说孩子的抚养、教育问题,寻常家庭都会觉得吃力,更别说一个本该还在读书的少女了。”一直保持沉默的袁雨开口道。

    听着袁雨头头是道的分析,方晴冷不丁地虎下脸,冲着袁雨追问道:“为什么你会这么熟练啊?”

    “亲爱的,你别误会,我妈是计生办的!”袁雨无奈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