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耀宇这两天过得相当煎熬。

    身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副部长,唐耀宇平时可谓清闲之极,每天准时打卡上下班,没事还能抽空喝个茶、看看报纸。

    然而突如其来的一场流感,让整个疾控中心都陷入到了忙碌状态。

    如果只是普通的流感,唐耀宇也不至于这般烦躁,实在是这次的流感非同寻常啊!

    根据最新的化验报告,此次的流感传染性极强,且扩散速度迅速,现在已经由燕京辐散到了全国各处。

    最要命的是,患者中竟然出现了变异的新型病毒携带者!

    这种新型病毒的成因暂时无法确定,相应的治疗方案亦需要时间摸索,但其表现出来的破坏性简直令人胆寒心惊。

    被隔离在疾控中心的新型病毒携带者,在这两天里陆续因为心肺功能衰竭而不救逝世,常规的治疗方法根本无法奏效。

    且不说纸能否包得住火,反正燕京闹出这么重大的疫情,唐耀宇这个副部长无论如何都难辞其咎。

    不过现在比起担心自己的位置,唐耀宇更揪心的还是新型病毒的研究进度,直到研究获得实质性的突破之前,随时都可能会出现新型病毒的大面积爆发!

    倘若到了那种地步,必然会是一场比之当年SARS更加严重的灾难!

    “唐部长,外面有人找你!”秘书急冲冲来到唐耀宇办公桌前,开口说道。

    “不见!”唐耀宇想也不想就回道。

    为了封锁消息和新型病毒,整个疾控中心已经实施了禁令,上至领导,下至基层,直到禁令解除前一律不得回家,甚至就连私人通讯都要接受管制。

    这种节骨眼上,唐耀宇哪里有心思见什么人。

    “咳咳,唐部长,来人是令千金。”秘书凑到唐耀宇耳边低声说道。

    “璇儿?她来这里干什么?我不是早就和家里打过招呼了吗?”唐耀宇皱了下眉,忍不住嘀咕道。

    唐耀宇很清楚女儿唐璇的性格,除非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否则她很少会来他办公的地方打扰工作。

    “你去和门卫说一下,然后把她带到我办公室。”唐耀宇想了下,还是决定见唐璇一面。

    虽说眼下的疾控中心等同于埋藏了一堆的炸药,但是只要不靠近隔离病房区域,应该不存在被感染的危险。最不济唐璇进来后也无法出去,正好能留在这里陪他说说话。

    ……

    “璇儿,这位是?”唐耀宇看到唐璇身边的玄微,一脸警惕地询问道。

    这养女儿好比种菜,最怕好不容易种出水灵灵的白菜,结果被不知哪里冒出来的猪给拱了。

    附带一提,在父亲们的眼里,哪怕是再优秀的男性,但凡打主意打到自家女儿身上,那都是来拱白菜的猪!

    唐璇给了玄微一个歉意的眼神,随即对着唐耀宇介绍道:“这位就是小森的师傅,玄微道长,这两天在家里做客。”

    “无上天尊,贫道玄微,见过居士!”玄微拱手施礼道,神情自若,并未因为唐耀宇直勾勾的眼神而面露难堪。

    “原来道长就是小森的师傅?之前便听说玄微道长十分年轻,没想到居然和我家璇儿一般年纪。”唐耀宇瞪大了眼睛,颇为诧异道。

    唐耀宇仔细打量了玄微一番,第一印象便是出乎意料的年轻和秀气,不过与那些包装出来的小鲜肉截然不同,玄微身上的气质非常与众不同。

    下意识地,唐耀宇脑中倏地冒出一个念头:貌似玄微和自家女儿站在一起还挺般配的?可惜了,他居然是个道士!

    好吧,唐耀宇的情绪相当复杂,体现在脸上则是眉头完全拧在了一起,神情时而欢欣,时而失落,满满的都是内心戏。

    “咳咳,璇儿你今天和玄微道长来我这里干什么?我不是和家里说了,最近尽量少出门吗?”唐耀宇轻咳了两声,话归正题道。

    “贫道今日恰好有些事要办,唐小姐好心帮忙,这才驾车送贫道出来。”玄微开口解释道。

    “这么说来,其实有事找我的不是璇儿,而是玄微道长?”唐耀宇愣了下,一头雾水道。

    唐耀宇敢打包票,在此之前他从未见过玄微,最多也就从家里听说过这么号人而已,玄微怎么会平白无故来找他呢?

    “父亲,事情是这样的……”唐璇站了出来,耐心地讲述起当中缘由。

    数分钟后,唐耀宇总算梳理清了来龙去脉。

    “也就是说,这个疾控中心里面竟然有鬼?”唐耀宇脸色有些难看,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

    出生在唐家这种豪门,自身好歹混了个干部,唐耀宇曾经接触到的奇人异事并不在少数。因此他高举科学旗帜,却也相信世上存在科学暂时无法解释的事物。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是吗?

    “敢问玄微道长,你所说的那些东西究竟在疾控中心的哪个位置?”唐耀宇正色道,

    一想到自己工作的地方可能就有看不到的阿飘到处晃悠,唐耀宇便浑身不自在,这要是不解决掉,他还怎么专心工作?

    玄微信步走到窗边,伸手指向西侧的一幢楼说道:“就在那幢楼里,大概在四五楼区域。”

    唐耀宇顺着玄微所指的方向看去,心里不禁咯噔一下。

    玄微所指的区域,恰好是此次疫情中携带新型病毒患者的隔离病房!

    联想到近日几位不治的患者,唐耀宇感到心里颇不是滋味,也许就因为他们的无能,这才使得那些亡魂没办法安心地离开。

    “不瞒道长,现在那里面已经设了好几道的隔离带,哪怕我愿意带道长过去,怕也无能为力。”唐耀宇坦言道。

    事实上,包括医务人员在内,任何进入隔离病房的人都是只进不出,并且严禁接触外面的人,为的便是避免新型病毒被携带到外界。

    “贫道了解了,事分轻重缓急,那些游魂日后再处理不迟。”玄微缓缓说道,很是从容。

    “抱歉,明明道长是一番好意,奈何眼下情况实在不允许!”唐耀宇叹了口气道。

    咚咚咚~~~

    正说话间,办公室外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唐部长,叶老医生到了!”秘书隔着房门说道。

    听到这句话的唐耀宇眼前一亮,他盼星星想盼月亮,总算把救星给盼来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