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窝里斗

    在场不少年轻修士露出不悦之色,虽说这些年论道会准许了一些外来教派参与其中,但彼此之间的摩擦摆在那,明显不太对盘。

    这位忽然站起身的教父,在其他人看来无疑有点喧宾夺主、口出狂言的意味。

    耐人寻味的是,那位坐在前排的马克神父看上去神色如常,眼中却闪过一丝恼怒。

    “师傅,方才说话的那人应该是一位正教的神父。”明夜偷偷地在玄微耳边低语道。

    之前那次玄微识破视频中假冒神父的骗局时,曾经简单地介绍过基督教三个主要教派的特点和区别,明夜非常用心地记了下来,此刻竟是派上了用处。

    玄微皱了皱眉,喃喃自语道:“正教底下又细分了好几路的教会,却是不知是哪一派开始不甘寂寞了?”

    正教是基督教三大教派中最为古老,同时亦最为保守的一支,不过其在华夏的发展远不如天主和新教。

    那位黑衣神父背负着双手,缓缓地走到台上,一脸倨傲地看着在座的所有人。

    “不知这位神父如何称呼?”玉虚真人开口缓和气氛道。

    神父在胸口画了个十字,这才慢悠悠地回道:“诸位可以称呼我哈桑神父。”

    底下的修士反应甚是冷淡,不少人已经开始寻思起待会该如何去怼这个名不见经传又爱端架子的神父。

    “那就请阁下开始自己的表演吧!”玉虚真人同样没什么好脸色道。

    哪怕彼此之间存在思想和学术上的差异,但最基本的尊重是相互的,像这种给脸不要的,难道还惯着不成?

    说得难听些,要不是为了营造整个修士界团结友善的和谐氛围,论道会哪里轮得到这些外来者,偏偏某些人就是心里没点数,就想着搞大新闻。

    “诸位,我个人认为,基督教在华夏的发展是畸形和异常化的,与其他国家截然不同!”哈桑清了清嗓子,随即朗声说道。

    若是屏蔽掉声音,光看哈桑的神情和手部动作,或许更像是一位政客正对着选民,意气风发地侃侃而谈。

    “众所周知,基督教本来内部的派系纷争就比较大,然而在华夏,所有的神学思想必须统一意见,统一发展,各个教派被强硬地拧成一股绳!呵呵,这简直太可笑了,试问与让猫和老鼠友好相处有什么区别?”哈桑放肆地笑了起来。

    这下子在场的修士也算明白了,这丫的不是在开嘲讽,而是在放地图炮啊!

    被地图炮波及的那些神父、牧师各个脸色铁青,简直恨不得将台上那个蠢货给捏死。

    有些事情大家心里都一清二楚,不过放到台面上来讲那就过分了。

    “信仰是自由的,为什么某些教派肆意打压其他教派,饥不择食地扩张传教?如今华夏民间的神学家遍地开花,野生传道人比比皆是,曲解教义的现象普遍泛滥,这些只怕都要归功于某些教派的丑陋吃相吧?”哈桑冷嘲热讽地说道,末了还刻意地瞟了眼前排的马克神父。

    马克神父只觉得心头有十万匹草泥马狂奔践踏而过,究竟该是何等的智商才会在这种场合说出这种言论,拉着一众基督教派自爆?

    “师傅,这个哈桑神父是不是有点傻?”明夜忍不住吐槽道。

    玄微饶有趣味地一笑,低声说道:“看上去的确不理智,但他其实精明得很!”

    明夜愣了下,而后很快便猜透了玄微的意思。

    是的,哈桑的这种做法堪称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让整个基督教的所有教派在论道会上一并蒙羞。

    可仔细一想,哈桑所代表的正教在华夏根基浅薄,发展远不如其他两大教派,他如此公然地怼了一波,必然能吸引其他的小教派团结起来对抗两大教派,甚至没准在场的佛道两门都会悄悄插上一手。

    届时,基督教在华夏的格局或许将迎来一次洗牌的机会,这无疑是哈桑以及其背后的教派所乐见的。

    “无上天尊!明明只是一场论道会,竟然充斥着各种利益争斗和权谋交锋!”明夜摇了摇脑袋,颇为无奈地叹道。

    “纵观古今中外,教派之争堪比政权更迭,杀戮和鲜血几乎伴随着这一历史。”玄微回道。

    譬如百家争鸣,譬如独尊儒术,譬如十字军东征,背后的牺牲和黑暗绝对不是历史教科书上三两句总结所能概括的。

    明夜低垂着脑袋,情绪略显低落,对于论道会的期待亦是降低到了冰点。

    自从拜入玄微门下后,明夜第一次深刻意识到,修士并没有他想象中那般举世独立,修士同样是凡人,同样有七情六欲,同样有这个圈子的争斗和纷扰。

    不知不觉间,哈桑的演讲已经结束。

    一些颇有用心的小教派纷纷出言力挺哈桑,他们迫不及待地想要推翻压在身上的两大教派,那令人垂涎的大蛋糕,他们早就渴望上去瓜分个一两块了!

    而两大教派的信徒则怒目而视,倘若换个场合,他们没准会将哈桑绑在十字架上,一把圣火就将这个异端给审判掉!

    打是不可能打起来的,既然是论道会,那就全凭一张嘴。

    来自两大教派的神父、牧师脸上笑嘻嘻,嘴上一个接一个尖锐的问题和反驳抛给台上的哈桑。

    哈桑起初还有几分舌战群儒的从容,奈何底下的火力更加凶猛,他坚持了片刻便被怼得满头大汗,招架不住。

    在座的道士和尚颇为自在地喝着茶,偶尔与旁边的同道聊上两句,看着这些外来者窝里斗,心里就是两个字:舒服!

    这不,哪怕这些外来者争论的内容已经偏离了论道会的主题,玉虚道人等一众大佬照样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还附和地点几下头。

    最终,这场撕逼,哦不,这场争论持续了三个多小时,结果是牵扯其中的几个教派陆续负气而去,临走前还不忘放下几句诸如“散会后你别走”、“有种操场见”的狠话!

    于是乎,论道会才进行一个上午,会场内便是空出了一小片的座位。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