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北癫南圣

    一场闹剧过后,论道会中途休息了片刻。

    负责音响设备的工作人员循环播放起《凉凉》,表示皮这一下子非常开心。

    在场的和尚道士就着音乐摇头晃脑不已,虽说歌曲也就这样,但放在此刻倒也算应景。

    休息结束,玉虚真人再度上台,拿起话筒说道:“接下来不知哪位道友愿意上台分享下自己的见解?”

    仿佛来到小学课堂,玉虚真人的话音刚落,底下齐刷刷地举起一片的胳膊,就差配上几声“选我,选我”!

    玉虚真人四下扫视了一圈,目光扫到玄微处时稍微停留了一秒,见玄微并无任何动静,他这才挪开视线,指着一位身宽体胖的和尚道:“万慈大师,还请上台!”

    万慈和尚对着周遭拱了拱手,腆着肚子走到台上。

    “万磁……大师?”明夜嘀咕道,脑中瞬间跳戏了。

    “是慈悲为怀的慈,不是你想的那个磁。明夜,他看上去是不是像个酒肉和尚?呵呵,其实他就是!”玄微笑道。

    明夜觉得这个冷笑话有点冷,尤其是出自玄微的口中。

    “咳咳,虽然是个酒肉和尚,但他的确是位货真价实的高僧!”玄微轻咳了一声,正色说道。

    哪怕玄微几乎一直身在天地观,但圈内的某些前辈名宿他还是略有耳闻的,其中便有这位万慈和尚的信息。

    明夜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打量起台上的万慈和尚,良久他轻叹出声道:“真是人不可貌相,这位大师看上去哪里像是一位高僧,和普济大师相差太多了!”

    讲道理,普济光是站在那,一般人都会觉得他有得道高僧的范儿,而这个万慈和尚呢,脑满肠肥的样子很容易令人联想到影视剧里的破戒和尚。

    “巧了,这位万慈大师在佛门内与普济大师齐名,两人一北一南,素有‘北癫南圣’的说法。”玄微淡笑道。

    “北癫南圣?”明夜重复道。

    后者倒是容易理解,普济的品性和佛法修为都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就好比一位慈悲为怀、悲悯众生的圣僧。

    可前者的那个“癫”字,怎么听都不像是什么好的形容词。

    “道济,知道吧?”玄微反问道。

    明夜眼前一亮,惊呼道:“济公?”

    活佛济公的传说在民间广为流传,论名气甚至还比佛门供奉的不少菩萨要高。

    尤其是那句“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世人若学我,如同进魔道。”的圣训,与其特立独行的作风为世人所津津乐道。

    “没错,万慈走的就是那条路,外俗内仁、修心不修口!”玄微说道。

    明夜倒抽了口冷气,要知道佛门历史中出过不少圣僧,却仅仅只出过一个济公,这条修内不修外的路子,不见得比普济坚持的大乘佛法来得容易!

    说起来倒也挺有意思,北方出家的万慈居然走的是济公的路子,须知济公当初修行居住的寺庙便在那西子湖旁边。

    反倒是普济,走的是正统无比的路子。

    只能说修士自有各自的机缘,唯有适合自己的路子才是最好的。

    “无上天尊,却不知道贫道该走的路究竟在何处?”明夜颇为羡慕地叹道。

    玄微闻言不禁笑了笑,他在系统的协助下早已为明夜规划了一条主悟道与教化的路线,只是明夜本人如今依然有些迷茫不自知。

    玄微没有出言点醒,也不准备强硬地让明夜彻底定型,以免拔苗助长,扼杀了明夜未来的可能性。

    毕竟,路是靠自己走出来的,其他人固然可以一时引路,但最终通向何处都需要由自己摸索前行。

    ……

    “阿弥陀佛,贫僧智慧有限,便随意提下个人的看法,权且当做抛砖引玉了!”上台后的万慈和尚双手合十道。

    明夜见万慈举止从容得体,谈吐亦谦虚有礼,不禁有些纳闷。

    方才听玄微说这万慈和尚素有“北癫”的称号,还当其是性狂且癫、无视禁戒的另类,现在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出格之处?

    “首先,贫僧并非针对谁,而是指在座的所有人,你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虚名之辈!”万慈伸出胖胖的手指,对着台下所有人说道。

    喵喵喵?

    明夜差点没一脑袋砸在桌面上,他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这万慈和尚妥妥的万磁王啊,只是一句话就瞬间吸引了大片的仇恨值,这种癫狂已经无法用“出格”来形容了!

    底下一片骚动,不少人憋红着脸,恨不得当场就拍桌子。

    万慈丝毫不为所动,他眯着小眼睛笑了笑,堆满肥肉的双下巴一阵晃动。

    “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贫僧只是说了一句话,你们就脸色骤变,根本把持不住心性,难道贫僧说的有错?”万慈反问道。

    这下子,倒是那些反应过激的修士愈发尴尬起来,涨红的脸颇有朝着猪肝色发展的趋势。

    “时代在发展,风气则日渐滥觞!瞧瞧一个个,热衷名利、疏于修己,有时间参加这论道会,还不如滚回去好好反省一番!”万慈骤然喝道。

    即便万慈未曾指名道姓,可某些修士却觉得万慈正对着自己怒目而视,额头止不住地淌下冷汗。

    “贫僧不才,不敢说做到了修心不修口的境界,然贫僧自问能在佛前问心无愧!诸位,你们是否敢言未曾丢失本心?”万慈继续说道。

    万慈的这番话,犹如一把大锤砸在众人心头,拷问着在座的每个人。

    有人脸色变得惨白,有人虚脱得靠在椅背上,有人呓语不断,有人冷汗涔涔,有人正襟危坐……

    “贫僧知道有不少人视贫僧为异类,是破坏佛门清誉的害群之马!不过在问责贫僧之前,请率先垂范、正己化人,倘若在座诸位的品行道德都如普济法师那般令人信服,贫僧心甘情愿接受指教!”万慈对着普济所在的方向遥遥一礼,长声说道。

    被点名的普济回了一礼,而后起身说道:“阿弥陀佛,万慈法师所言虽不中听,却值得在座的所有人深思!风气关乎各个教派的生命线,关系到教派的健康发展,关系到教派的社会形象,关系到教派积极作用的发挥!”

    台上的万慈呵呵一笑,默默地走回自己的位置。

    “师傅,我有点相信这位万慈大师是和普济大师齐名的高僧了!”明夜低声说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