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这狗真是灵性

    正午火辣辣的骄阳之下,玄微正立于庭院之中。

    深吸口气,玄微的身躯以一种潮汐般的韵律起伏摆动着。

    骤然之际,玄微抬起右掌,风轻云淡地拍出。

    空中炸响起连串的爆音,可见这一掌的力道之强!

    “这叠劲的门道,总算有所突破了!”玄微缓缓收回掌,脸上不禁露出些许笑意。

    所谓的叠劲,就是将肉体爆发的劲力犹如潮汐般进行叠加,而后一鼓作气宣泄出来攻敌。

    这种功法的妙处就在于能大幅度增加肉体的爆发力,不过其缺点也非常明显,那便是很难把握劲力叠加的界限,一不小心反而会伤及自身。

    此外,叠劲对于肉体的负担不小,无法像普通拳脚那般反复多次使用。

    只是对于眼下的玄微而言,能够掌握这么一门功法,无疑增添了几分自保的筹码。

    “玄微道长,玄微道长在否?”

    忽地,道观外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

    一位看上去有六十多的干瘦老者疾走了进来,正在道观门口蹲着的二哈抬了抬头,待得看清来人后再度低下头,继续数起脚边的蚂蚁。

    “玄微道长,您在啊?”老者见到玄微,不禁抹了把额头的汗水道。

    “村长,您找贫道可有什么急事?”玄微施了一礼道。

    来人正是这大山村的村长,姓王,因家中排行第九,故而有了王九这么个名字。

    别笑,在农村里不少人家没那个文化取名,索性就按辈分排行依次命名。

    呃,你说王九前面一位哥哥或姐姐会是什么心情?据说那位刚出生就夭折了,否则怕是会家庭不睦吧?

    与大山村村民起名字的取向相比,玄微的品味瞬间凸显得高尚了许多,甚至数天前,还有村民专门来请玄微给孩子取名呢!

    王九瞅了瞅四周,随即对着玄微询问道:“玄微道长,牛家的傻妞今天可曾来过您这儿?”

    “傻妞?”玄微皱了皱眉,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见玄微这反应,王九便知道他并不认识傻妞,于是解释道:“傻妞是村里大牛家的闺女,今年十三四岁,按说也该说门亲事了,偏偏这娃生下来就脑子不好使。”

    玄微立马明白了过来,村长口中的傻妞或许患有先天性智力障碍,也即是常人所说的弱智。

    “大牛为了他那闺女也是愁得不行,其他家的闺女一个个都许了人家,他能不急吗?这不,这段时间他到处托人打探亲事,想着把他那闺女给尽快嫁出去。”王九唏嘘不已道。

    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就有了婚配,或许在现代城市人看来略显荒诞,但在偏远地区却是相当稀疏寻常。

    这当中不乏陋习的因素,不过更多的还是因为穷和落后,正是由于穷,所以才会早婚、多生且重男轻女,好让家庭有更多的劳动力来工作。

    对于女性而言,如此行径或许可以称之为一种迫害。

    并不仅仅是身体上的负担和摧残,更是精神上被视作生育工具的侮辱与歧视!

    “村长,您赶紧说那位牛家的闺女到底怎么了?”玄微沉声说道。

    “昨天有媒人帮傻妞说了门亲事,男方是隔壁小石村的一个庄稼汉。大牛他俩口子合计了下,觉得对方如果见到女儿是傻子,没准这门亲事又得黄掉,于是决定亲自去男方家里把亲事给当场敲定下来。唉,这坏就坏在他们出门时把傻妞单独留在了家里,等他们中午回到家,傻妞她就不见了!”王九摊了摊手道。

    显然,村里怕是已经找遍了,若非如此,村长他也不会来大山观碰运气。

    “无上天尊!实在抱歉,贫道这里并未来过陌生人。”玄微说道。

    “唉,真是造孽啊!好不容易把亲事给定下了,结果人却给丢了!”王九颇为烦躁地叹息道。

    玄微细想了下,觉得一个智力缺陷的女孩应该没道理自己走丢才对,除非……

    “村长,您说会不会是被人给拐走了?”玄微直言道。

    王九跺了跺脚,一脸郁色道:“俺就是怕这个啊!”

    倘若傻妞就在大山村,没准过会儿她自个儿就回家了,可如果遇到了坏人,那当真是坏事了!

    “行,既然傻妞没来过道观,那俺就回村子继续找人了!”王九摇了摇头,准备回去继续搜索。

    “且慢!村长,如果不嫌弃的话,贫道或许可以帮上一些忙!”玄微出声道。

    王九顿时止住脚步,难以置信地看向玄微,惊喜望外道:“道长,您可是有什么办法?”

    玄微笑了笑,冲着道观门口喊了一声:“二哈,走,下山办事!”

    正掰着爪子,纠结于蚂蚁究竟有多少只的二哈立马应了一声,屁颠屁颠地蹿到玄微脚边。

    “咳咳,道长您这,这狗真是灵性!”王九汗颜道。

    讲道理,无论怎么看这都像头狼,也不像条狗,然而细瞧之下,却又觉得这简直太像一条狗了!

    玄微笑笑,没有说话,他很清楚二哈这货是真的二啊!

    “对了,玄微道长您不是还有一条狗吗?怎么没看到那条个头较小的土狗?”王九忽然问道。

    “哦,小灰它跟着狗蛋居士一起去镇上了。”玄微回道。

    毕竟上次路上遭遇了狼群,虽说二哈遣散了它的小弟,但玄微多少有些不放心。

    是以,玄微让小灰跟着保驾护航,以免真的遇到意外。

    至于为什么不是让小灰跟着,实在是这货太过跳脱,玄微怕它到了镇上太过招摇会被人给打死!

    跟着村长下山,两人一狼径直来到大牛家中。

    “都怨你这婆娘,俺就说把妞儿给一并带上,你偏说不行!”

    “你个死没良心的,我每天照顾你们老小,容易吗我?再说了,要不是你天天嚷嚷着要把妞儿嫁出去,能有这档子事?”

    “哼,你还有脸说,给老子生了这么个傻妞!老子这些年一直被人戳脊梁骨,再不把这傻妞嫁出去,难不成还养她一辈子!”

    还未进门,屋内就传来刺耳的吵闹声。

    玄微轻摇了摇头,暗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