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狗蛋早早来到大山观。

    饶是狗蛋脸黑得像块炭,此刻依然能看出双眼处厚厚的黑眼圈,不出意外,他昨晚应该兴奋地难以入睡。

    “玄微道长,您今天准备教俺什么本领?”狗蛋好奇地问道。

    在狗蛋看来,玄微简直就是无所不能的活神仙,会治病、会教书、会酿酒,还调教出了两条比人还灵性的狗。

    不说全都学了,哪怕从中学到一些皮毛,狗蛋都觉得受益终身!

    玄微淡然一笑,回答道:“贫道准备教授给居士的,乃是山术!”

    “山术?”狗蛋挠了挠头,对于这个词他毫无任何概念。

    “我道门传承悠久,大抵可以系统地分为山、医、命、卜、相五术。道门五术之中,山术又称仙术,因最为难练,故列为五术之首。”玄微解释道。

    “仙,仙术?”狗蛋两眼放光,虽然还不太懂山术究竟是啥,但听上去非常厉害的样子。

    “山术涵盖的内容极多,譬如食饵、玄典、符咒、静坐、拳法等等。简单来说,山术就是道门的修炼法门,通过丹道、武学、打坐等方式来修炼肉身和心境,以求一朝举霞飞升!”玄微继续说道。

    狗蛋彻底懵逼,他过去只当道士就会画个符,帮人办些法事,没想到单单就道门五术中的其中之一就有那么多讲究和门道。

    “贫道坦白而言,居士的资质和年龄摆在那,如果修炼山术中的玄典、符咒,估摸着修到入土也就堪堪触及门槛而已。”玄微直言道。

    听到这句话的狗蛋很是汗颜,他知道自己不太聪明,可没想到在玄微口中居然更加不堪。

    正是因为是坦白而言,所以才更为扎心啊!

    “所以,贫道思前想后,认为唯有拳法适合居士!”玄微继续说道。

    狗蛋比划了两下,不确定道:“玄微道长,拳法是指武功吗?”

    玄微摇了摇头道:“道门山术中的拳法,确切而言应该称之为道门武学。贫道个人偏向将其分为两大类,分别是养生内功和锻体外功!”

    顾名思义,前者主要以养气、蕴神为主,属于内修,而后者旨在锻炼血肉、筋骨,属于外修。

    玄微如今在修炼的叠劲,就属于一门锻体外功。

    “玄微道长,那俺究竟该学哪一种?”狗蛋问道。

    玄微没有说话,若非他现在双眼失明,他挺想给狗蛋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

    该学哪一种,你心里难道没有些ACD数?

    能够想象狗蛋那种糙汉打太极,运气蕴养五脏的养生画面吗?

    光是想想就觉得辣眼睛,非常违和好不好!

    “贫道看来,居士唯一有机会的路子便是修习锻体外功!”玄微轻叹着说道。

    这人啊,就怕比较,有明夜、若水等人珠玉在前,像狗蛋这种“废铜烂铁”玄微还真一时间难以适应。

    “哦,俺觉得外功就挺不错的,修习后俺的身体能变得更强壮,力气也能变得更大,就算不打坏人,下地干活时也能派上用处!”狗蛋憨憨地笑道。

    道理是这样没错,但从修习锻体外功能联想到干农活腰不酸腿不疼,这脑回路也挺清奇的!

    “玄微道长,俺已经准备好了,您把秘籍教授给俺吧!”狗蛋正色说道,一副迫不期待的模样。

    玄微揉了揉额头,颇为无奈道:“居士,你大概是武侠剧看多了,我道门的武学极少有什么秘籍,更多的是指画口授。”

    武侠剧中的武功讲究招式精妙,道门武学则轻形而重意,往往侧重于某种技巧或方法,没有师傅手把手教导和传授,普通人就算拿着秘籍都难以入门。

    “道长,那俺究竟该怎么修习外功啊?”狗蛋一脸委屈地看向玄微。

    玄微打了个响指,笑着说道:“简单,居士如今年龄稍微大了些,筋骨有些僵硬,需要好好松一下才行!”

    “哦,这样啊!”狗蛋茫然道。

    下一秒,小灰和二哈来到了玄微脚边,它们摇晃着尾巴,饶有兴致地看着狗蛋。

    “居士大可放心,它们会手下留情的!”玄微善意地说道,随即直接转身走到角落继续琢磨起叠劲。

    狗蛋瞪大了眼睛,面对步步逼近的小灰和二哈,他忍不住慌张地喊道:“道,道长,这个玩笑开得有些大了吧?”

    二哈罕见地收起了蠢萌相,嘴中咧出几分坏笑,绿油油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狗蛋。

    狗蛋仿佛读懂了二哈眼中传来的信息:反抗是徒劳无用的,乖乖接受本大爷的疼爱吧!

    下一秒,二哈猛地蹿出,好似闪电般冲向狗蛋。

    狼头高高抬起,二哈直接一记头槌撞向狗蛋的肚子,就二哈的体格和速度,哪怕它留有余力,这一下都足以让狗蛋体验到肠子都被撞得打了结的滋味!

    千钧一发间,狗蛋的反应极快,只见他双头抱头,条件反射般地蹲防在地。

    嘭!

    撞击声不似想象中的那般沉闷,相反,有些类似硬物相撞时的声响。

    “痛痛痛!”狗蛋额头肿起一个大包,疼得满地打滚。

    “嗷~~~”二哈亦是摇晃了下脑袋,两眼直冒金星。

    二哈愣是没想通,这个家伙的脑袋居然会这么硬,这头铁程度都快赶上它了!

    “汪!”小灰实在是看不下去,张嘴轻喊了一声。

    老大都发话了,二哈自然不敢继续耍活宝,它利索地一个翻滚起身,再度挥爪拍向狗蛋的背脊。

    这一次,二哈的速度明显快了几分,趟在地上的狗蛋根本来不及躲避。

    或者说狗蛋有些害怕躲避了,方才一个抱头蹲防就和二哈来了次头碰头,这要是就地打滚躲避,挥向背脊的勾爪拍到下体了该如何是好?

    咔嚓~~~

    狗爪上裹挟的力量不小,竟将地上的狗蛋顺势拍飞了数米。

    飞在空中,狗蛋似乎在风声中听到了自己骨折的脆响!

    “汪!”

    不等狗蛋落地,小灰嗖地飞奔而起,一个跳跃翻至狗蛋的上空。

    在狗蛋的视野中,小灰那玲珑的四肢骤然膨胀了一圈,而后缓缓印在他的胸膛和腹部之上。

    咚!

    狗蛋轰然坠地,砸得土尘飞扬!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