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痛苦且艰难的抉择

    三人来到赵大爷家中,一位约莫十三四岁的少女正守在病榻旁边,偷偷地抹着眼泪。

    “菁菁,你爷爷现在情况如何?”狗蛋上前询问道。

    唤作菁菁的少女是赵大爷小女儿家的老幺,她们一家人就住在大山村内,平时照顾两位老人的活儿几乎都是她们一家在干。

    “狗蛋哥,大牛哥,爷爷他一直昏迷不醒,怕是,怕是熬不了多久了!”菁菁看着床上的老人,眼泪簌簌落下。

    狗蛋和大牛纷纷轻叹口气,前不久还健健康康的一个人突然间变成这般风中残烛的样子,端的是世事无常!

    “你爹娘还有哥哥呢?”大牛环顾了一圈,出声问道。

    “娘亲在隔壁房间照顾奶奶,爹爹和哥哥分头去通知家中亲戚了。”菁菁回道。

    二人看了眼隔壁掩起的房门,心中暗道屋漏偏逢连夜雨,赵大爷的老伴素来身子不好,此次遭受如此重大的打击,怕是雪上加霜。

    吱嘎~~~

    正说话间,隔壁的房门从里面推了开来,走出一位端着脸盆的妇人。

    妇人看上去三十来岁,眉宇间与菁菁有几分相似之处,显然她就是菁菁的母亲,也即是赵大爷的小女儿。

    “梅姨,大娘身体还好吧?”狗蛋颇为关心道。

    赵梅脸上难掩憔悴之色,不过她依然勉强地笑了笑道:“就是老毛病犯了,服下药后现在好了点。”

    即便没有亲眼见到赵大爷的老伴,狗蛋和大牛二人也能料想到这位饱受病患又骤然遭逢打击的老人情况不会乐观。

    “梅姨,您多保重身体!”大牛憋了半天,最后只说出这么句干瘪瘪的话。

    倏地,赵梅瞧见狗蛋和大牛身后的玄微,她急忙放下脸盆,由衷地恳求道:“玄微道长,狗蛋说您或许有法子让父亲他多坚持些时日,咱家确实没有啥能报答道长的,但还请道长怜悯慈悲,让我几位兄姐能够最后见上父亲一面!”

    一边说着,赵梅朝着玄微跪了下去,旁边的菁菁见状,亦是跟着跪拜起来。

    玄微能够理解这种时候作为亲属家眷的心情,他当下开口道:“无上天尊,贫道尽力而为便是!”

    赵梅母女闻言大喜,又是行了个大礼,这才被狗蛋和大牛二人扶起。

    玄微来到病床边,伸手诊断起赵大爷的脉象。

    数秒后,玄微缓缓收回手,沉声说道:“病入膏肓,人力已经回天乏术。”

    虽说早已有所预料,但赵大爷的情况远比预料中更加糟糕,他的生机已绝,能够弥留到现在,完全是靠着一股执念在支撑。

    照这情形,别说再拖上一两天了,或许今天晚上都难以熬过去!

    室内几人听到玄微的诊断,皆是露出失望的神色,哪怕他们同样做了最坏的打算,可心底深处何尝没有抱着一丝侥幸和期待呢?

    “贫道这里有两个方案,居士你是这位大爷的女儿,所以还请居士做出决断。”玄微沉吟了片刻,竖起两根手指道。

    赵梅闻言,登时肃然道:“道长您请说!”

    “第一种方案,贫道现在立即施针,激发赵大爷体内仅剩的些许生机,令他清醒过来。”玄微从衣袖中掏出一盒不锈钢针,这是上次去镇上时顺路在药店买的。

    玄微的声音不响,落在赵梅母女耳中却有种震耳发聩的感觉。

    赵大爷已经昏迷许久,一直没有转醒的迹象,这样下去没准直到去世之前都无法开口交代一句后事。然而玄微竟有把握让赵大爷恢复意识,这如何能够不让赵梅激动万分?

    “不过贫道必须先提醒居士,这种办法就好比回光返照,清醒过来的赵大爷最多只剩下十来分钟!”玄微强调道。

    赵梅眼中流露出浓浓的黯然,她颇为艰难地说道:“可是,这样哥哥和姐姐他们就赶不及了!”

    诚然,赵梅希望有机会和赵大爷最后好好说几句话,可她一旦答应,便也意味着哥哥和姐姐们无法见上最后一面。

    “第二种方案,那就是贫道暂时封锁赵大爷体内的生机,尽可能地延缓生机流逝的速度。如此的话,应该可以让他多坚持个一两天时间,不过与此相对,届时赵大爷很难再醒过来了。”玄微幽幽说道。

    赵梅紧紧地咬着嘴唇,玄微给出的两种方案都无法做到两者得兼,选择任何一种方案都意味着必须放弃什么,对于需要做出取舍的人而言,无疑是一次痛苦且艰难的抉择。

    众人皆是保持沉默,没有去干涉赵梅做出选择。

    “玄微道长,麻烦您帮助父亲多坚持一段时间!父母生养了我们这些孩子,平时哥哥姐姐他们不在家中,父亲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我知道父亲其实很想念他们!如果在父亲过世的时候,身边就只有我一个孩子,想必他走了也会觉得孤单吧!”赵梅怅然道。

    两种方案中,赵梅选择了后者,宁可没有机会聆听父亲最后交代后事,也要让赶来途中的哥哥姐姐们见上最后一面。

    “无上天尊,贫道明白了!事不宜迟,贫道现在就开始施针!”玄微颔首道。

    打开针盒,玄微仔细地用酒精棉将不锈钢针消毒完毕,捻起一根细针,玄微伸手摸索着赵大爷的头部,将细针轻轻地扎进一处大穴之中。

    不多时,一盒不锈钢针系数扎在赵大爷的周身各处,乍看之下,颇为触目惊心。

    待得施针完毕,玄微伸手探了下赵大爷的鼻息和心跳,由于生机被尽可能封锁的缘故,赵大爷此刻的鼻息和心跳变得非常微弱。

    “道长,给您毛巾,您擦擦汗!”菁菁见玄微收起针盒,很是细心地递过毛巾。

    玄微也没拒绝,拿起毛巾擦了擦额头渗出的细汗。

    没有望气术的辅助,又失去了视力,单靠经验和手感施展这种针术,对于现在的玄微来说,断然不是轻松之事。

    “赵大爷暂时不会有大碍,注意别动到这些针就是。”玄微放下毛巾,出声提醒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