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向阳而生

    一事不劳二主,赵大爷的法事亦由玄微操办。

    第二天恰好是个好日子,天气也相当不错,在子女后辈和大山村村民的送别下,赵大爷葬入到了赵家祖坟。

    待得所有琐事办完,赵家人总算有了片刻空闲聚在一起吃饭。

    赵梅伺候在老太太身边,对着几位哥哥姐姐说道:“说起来,自从大姐嫁人之后,我们一家人就没再吃过团圆饭吧?”

    “是啊,不知不觉都过去了那么多年!当时你和小弟都还小,坐在椅子上根本够不着桌上的菜,看着我们使劲扒饭,急得当场哭了出来,后来父亲专门替你们做了两把高脚的椅子!”大女儿赵萍唏嘘不已道。

    之前收拾遗物时,众人发现那两把椅子依然放在杂物间里,虽然过去了那么多年,椅子已经被蛀得无法坐人,但两位老人还是没有舍得丢弃。

    “小时候一直觉得那把椅子很高,每次都得踩着横档才能爬上去,刚才比划了下,也就不到腰的高度而已。”小儿子赵扬轻笑着说道。

    大儿子赵昊手中端着一碗酒,和三儿子赵坤碰了一下,大口喝下道:“三弟,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俺们偷喝了父亲的酒,结果被狠狠地抽了一顿!”

    “这难道不怪大哥你自己?说好了每人只准喝一瓶盖尝尝味道,结果你愣是喝了小半碗,否则怎么会被父亲发觉?”赵坤空荡荡的右袖放在桌下,左手端着碗,不无缅怀道。

    二女儿赵娟夹了些菜放到老太太的碗中,犹豫了会这才开口道:“说些不太孝顺的话,我倒希望先去世的是母亲。父亲他一向身子骨硬朗,独自一人生活我也能够放心些,再不济也能去我们几个儿女家中帮忙带带孩子。母亲您向来依靠父亲,现在却是父亲先走了,您以后务必更加保重!”

    说着说着,赵娟已是红了眼眶,低声啜泣起来。

    老太太没有说话,双眼却是看向屋内刚供奉起来的灵位。

    一家人吃完饭,几位子女陆续提出告辞。

    “俺和媳妇只请了两天的假,如果今天还连夜赶回去,只怕会遭主任的骂!”大儿子赵昊略显为难道。

    “我和馨儿也该回去了,这次回去后,我们准备买房结婚了。”小儿子赵扬似在安抚不耐烦的女朋友,又似在宣告他即将组成一个新的家庭。

    几人纷纷恭喜了一番,便是老太太也露出了几分笑容,口中喃喃念叨着什么。

    两个儿子先后带着家人离去,屋内空旷了不少。

    “二妹,咱们差不多也该走了,正好路上可以做个伴!”大女儿赵萍收拾好碗筷,对着二女儿赵娟说道。

    后者想到家中堆积了不少的农事,唯有歉意地对着老太太说道:“母亲,等过段时间,我再来看您!”

    满满当当的一桌人,只留下了老太太、赵梅、赵坤和曾经的二儿媳妇。

    忽地,赵坤站起了身,眼神挣扎且愧疚地看了眼老太太。

    不待赵坤开口,赵梅猛地拉住赵坤的左手,深深地说道:“三哥,留下来吧!”

    赵坤苦涩地咧了咧嘴,开口说道:“小妹,俺出去漂泊了那么多年,已经习惯了!”

    “什么叫习惯了?难道呆在大山村就不习惯了?这里是你的家,是你生活了十多年的根!三哥,留下来吧,我不希望再次见到你时是在母亲的葬礼上!”赵梅颤抖着声音,双目直直地对视着赵坤说道。

    赵坤眼泪不住地涌出,他反手握住了赵梅的手,重重地点头道:“三哥听你的,俺不回去了,留下来照顾母亲!”

    说完,赵坤来到赵大爷的灵位前跪下,大声地跪拜道:“父亲,儿子不孝,做了那么多的糊涂事!往后,儿子会好好照顾母亲的,请您放心!”

    一直没有落泪的老太太,此刻却是流下了浑浊的泪水,口中低声地说道:“你这糊涂蛋,早些回来老头子该多高兴!连一只手没了都不告诉我们,活要面子死受罪啊!”

    赵梅擦了擦眼角,又是看向曾经的二嫂道:“二嫂,这次实在感谢你能够过来!”

    “应该的,你二哥生前待我极好,还有公公和婆婆也是,说起来反而是我亏欠许多。如果我不过来见上公公最后一面,只怕心中都难安!”对方温和地笑了笑道。

    赵梅闻言,心里却是打翻了五味瓶。

    “二嫂,你若是有事,也先回去吧,趁现在天色还算亮,还来得赶路。”赵梅说道。

    对方摇了摇头,看着老太太说道:“难得回来一次,今晚我想再陪婆婆聊一会,等明天天亮再赶路吧!”

    “那行,今晚二嫂你就和我睡一起,正好我也有许多话想和你讲!”赵梅抿了抿嘴,拉着对方说道。

    妯娌二人相视一笑,奈何今晚过后,二人便不再是一家人,亦不知何时才能再见面。

    ……

    庭院中。

    菁菁有些情绪低落地踢着石头,似在拿石头撒气。

    “汪!”

    突然,一道狗叫声响起,把菁菁吓了一跳。

    “小灰,你吓到这位居士了!”温润如玉的嗓音传来,狗叫声立马被安抚了下来。

    菁菁抬头看去,庭院中一袭道袍的道士手中提着个酒葫芦,而它脚边的那条土狗面前,同样摆放着一只瓷碗。

    确切地说,是一只打翻的瓷碗,里面色泽瑰丽的酒液洒了一地。

    “啊,玄微道长,实在对不起!”菁菁立马道歉道。

    显然,她方才撒气踢出的石子打翻了小灰的瓷碗,这才引起了它不满的叫声。

    “区区一碗酒罢了,无需介意!倒是居士好像有些郁郁不乐的样子?”玄微给小灰再度倒上一碗酒,而后对着菁菁问道。

    菁菁点了点头,轻叹出声道:“玄微道长,我只是有些不满舅舅和姨娘们,他们也是姥姥姥爷生的子女,为什么可以这样?”

    小姑娘似乎憋了许久,此刻便一股脑儿全部说了出来。

    或许,小姑娘需要的并非是答案,而是这么一个宣泄的机会。

    玄微耐心地听完,沉吟了许久,这才缓缓说道:“这世上本来就有许多令人灰心的事情。所以,还请居士不要太灰心。”

    春草萌生,夏木繁盛,秋叶凋零,冬枝萎枯,这是自然的规律。幼时天真,成年沉稳,老年迟暮,这是生命的规律。

    生命不息,向阳而生。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