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恰逢其会

    山林之中,残留着两仪蝶破坏后的狼藉之状。

    清新的草木气息里,更是混杂着些许未曾消散的瘴气。

    玄微每走一段路,便从袖中取出之前准备好的瓶瓶罐罐,将里面的药粉洒向四周。

    狗蛋看得分明,玄微洒出的药粉固然没面粉那么白,整体而言还是呈现一种灰白之色。

    然而药粉散开之后,赫然好似与空气中的瘴气发生了化学反应,竟是传出轻微的“滋滋”声,同时药粉的颜色随之转变成墨一般的黑色。

    “无上天尊,这一路上的瘴气已经驱除,不会影响村民们日后进山了。”玄微开口说道。

    狗蛋闻言登时暗松了口气,为了酒坊他可是将老婆本都给搭了进去,如果村民们无法进山采摘野桑葚来酿酒,他怕是要亏得心痛到无法呼吸。现在玄微解决了这个大麻烦,狗蛋能不激动吗?

    不多时,两人一狗来到之前发现张娟儿的那处地方。

    “玄微道长,俺所说的滑坡出就在前面!”狗蛋出声说道。

    “嗷!”二哈附和了一声,似乎在说它的大金链子就是从那里捡来的。

    玄微没有丝毫大意,大罐大罐的药粉洒向四周,越是靠近那滑坡处,瘴气便越是浓郁,连带着所需消耗的药粉剂量都上升了不少。

    按理来说,作为瘴气源的两仪蝶已经进了二哈的肚子,没道理这里的瘴气会这般凝而不散。

    除非,此处本就有一处瘴气的源头,譬如地底下!

    为了以防万一,玄微不惜动用了仅存的一张破晦符,这才堪堪驱散周遭空气中的瘴气。至少短时间内,底下的瘴气不会挥发出来,影响到玄微两人。

    “居士,接下来就麻烦你了!”玄微对着狗蛋说道。

    狗蛋如今也是有了经验,可谓轻车熟路,当即仔细地为玄微描述起眼前所见到的事物。

    “玄微道长,前面的泥土中露出了几具半埋的白骨,看体型应该是人没错了。周围还散落有一些生锈的刀刃、碎瓷片、破布等等……”狗蛋一边观察,一边讲述道。

    二哈则是蹿到一旁轻嗅起来,时不时从泥土中刨出一件件杂七杂八的物品。

    “嗷~~~”倏地,二哈抬头嚷了一声,像是讨好似地叼着一件东西来到玄微身前。

    待得二哈张嘴放下口中的那东西,狗蛋这才看清那是一锭银元宝。

    元宝保存得尚算完好,可以清晰地看到上面刻着的官印。

    “行啊,二哈,你简直就是招财狗啊!之前捡了条大金链子,现在又挖了锭银元宝,再给你几天,是不是连夜明珠都给刨出来了?”狗蛋咧嘴夸赞道,伸手想要摸摸这锭银元宝。

    不过玄微适时伸手拦住狗蛋,肃然道:“这上面还沾染着些许瘴气,居士最好还是别碰!”

    方才的符咒只是驱散了空气中的瘴气而已,这元宝埋在土里,难保会有些瘴气残留附着在表面。

    虽说碰一下不至于弊病,但总归对人体有害,能够避免还是避免为妙。

    狗蛋伸到一半的手瞬间僵在那里,足足过了数秒,他才怏怏地缩回那只手。

    为了摸下元宝,却要拿生命和健康去冒险,这笔生意明显巨亏无比!

    “玄微道长,那为啥二哈没事啊?”狗蛋忽然想到了什么,指着二哈不解道。

    这货戴着大金链子晃悠了那么长时间,方才还用嘴叼了银元宝,为啥愣是没事呢?

    “呃,或许是二哈的体格比较强壮,对瘴气有一定抵抗力吧!”玄微给了一个颇为含糊的回答。

    说实话,玄微也挺纳闷这点的,不过一想到这货吞下了两仪蝶依然活蹦乱跳的,还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

    二哈昂着脑袋,一副赶紧多夸夸我的模样。

    狗蛋非常配合地恭维了一番,差点没把这货捧得尾巴翘上天。

    “想要彻底净化这片区域的土地,必须得施肥一般到处撒上药粉才行!”玄微缓缓说道。

    这次玄微携带的药粉有限,无法支撑起这么大的工程,但这件事又必须得去做,否则保不准将来地底下的瘴气逸散出来,还是会影响到周遭。

    好在道观内堆积的药材不少,届时发动村民一起研磨、调配,想来不成问题。

    “玄微道长,您说这里咋会有那么多白骨?俺可从来没听说村子里有那么多人死在山里面!”狗蛋有些心虚地瞅了眼那几具白骨,凑到玄微身边询问道。

    玄微淡然回道:“如果不是大山村里的人,那居士没听闻过也属正常。”

    “难道是附近其他村的村民?”狗蛋挠了挠头道。

    玄微轻叹口气,指望狗蛋这榆木疙瘩想通其中的关键,怕是还不如指望二哈蹿上天!

    “居士可还记得,你之前曾说过,这片大山之中曾经有土匪流窜?”玄微也懒得打哑谜,直接揭晓了谜底。

    狗蛋猛地瞪大了眼睛,舌头都捋不直地结巴道:“玄微道长,您,您是说,当年那些土匪都死在大山里了?”

    对啊,如果都死在了大山里,那伙嚣张的土匪忽然之间“逃窜一空”的谜团也就迎刃而解了。

    “大锤他爷爷从山上捡到一把阉刀,如今这里又挖出了大金链子和官银,这些东西显然不是普通村民所能拥有。结合之前居士你们所说的,这伙土匪是官兵战败后落的草,所以这些东西八成是他们抢掠而来的。”玄微耐心地说道。

    狗蛋猛地一拍脑门,恍然大悟。

    “接下来便是贫道个人的推测了,那伙土匪不仅劫掠了钱财,还强抢了一批妇女亵玩。而那些落到魔窟的妇女,只怕最后还是免不了遭受毒手,惨遭抛尸。由于尸体大量堆积腐烂,继而便产生了瘴气,恰好这个时候,出现了一只居士之前所见到的蝴蝶。不少土匪因此丧了性命,剩下幸运的土匪仓皇埋了同伙的尸体,带着财物匆忙逃离了这片大山。”玄微继续说道。

    尸体腐烂需要时间,埋入土地中后,等于形成了一处封印的瘴气源。再者,山林中落叶、枯枝不断堆积,使得底下的瘴气一直未曾泄露。

    而两仪蝶的寿命有限,等到它产下卵死亡之后,山中的瘴气便失去了源头,渐渐消散开来。

    恰好那个年代附近村民都畏惧土匪而不敢进山,是以根本没人见过两仪蝶,也不知道山上出现过瘴气。

    直到不久前,山中发生滑坡,导致那些埋没的白骨与瘴气一并暴露在了地表。

    恰逢其会,当初那枚两仪蝶的卵获得了瘴气的滋养,破茧成蝶,这才有了那只被二哈吞进肚子的倒霉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