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家所在的胡同,这一天特别的热闹。

    邬生大清早出去,将周围报社亭里零零散散的帝都日报都搜刮了回来。

    邬琪华一大早醒来,就看到客厅中央一摞摞的报纸。

    “怎么这么多报纸?”

    邬生正坐在一边拿着报纸蹙眉,听到邬琪华的问题道,“我买回来的。”

    看着邬琪华疑惑的样子,邬生笑了笑,“妈,苏梨的稿子在报纸上面发表了。”

    邬琪华惊喜不已,“真的?在哪我看看,哎呀,苏梨真是能干,还没毕业呢,实习就有稿子发了。”

    她叨叨絮絮着,急忙翻看报纸,“这么大的喜事,是该多买些回来好好收藏,一会胡同里大家都送一份。”

    邬生眼底露出一丝笑意,“胡同里大家都定了日报了。”

    “他们订是他们订,我们给是我们给,不一样。”

    邬琪华说着终于找到了苏梨的名字,“哎,就是这一篇啊,实习记者,苏梨,哎呦可真是好。”

    她摸了摸苏梨的名字,“一大早的我好像听到电话响了,是苏梨打来的吗?”

    邬生点头,“嗯,我听了就出去买了。”

    “做得好,做得好,迟了就买不到太多了。”邬琪华说着看内容,“咦?关于家暴?这内容...”

    之前纯粹高兴的邬琪华眸光微动看向了邬生。

    “我看过了。”邬生点点头,眉宇间带着些许沉重。

    邬琪华顿了顿,坐到沙发上专心看内容。

    邬生没出声,先去洗漱。

    洗漱出来,就看到邬琪华坐在沙发上,眉宇间也有些沉重。

    “苏梨...苏梨真是个好孩子。”

    邬琪华没想到,苏梨竟然写出了这样的稿子,想起之前苏梨忙忙碌碌做的那些事那些调查,眼底复杂不已。

    早前做调查时,苏梨也有给胡同的邻居们问卷,还请他们帮忙给认识的人。

    那时候邬琪华没想到苏梨做的是这样的事.......

    这样的稿子这样的内容,她本该骄傲的,可是心中又不免沉重,以为里面的新闻还有数据,都让人心惊。

    “我先去给苏梨回一个电话。”

    “回吧。”邬琪华点点头,站起身去洗了脸才重新打起精神。

    邬琪华出去买豆浆油条,整个胡同都已经苏醒了,家家户户开了门,扫院子的扫院子,扫街道的扫街道。

    还有人正端坐在院子椅子上带着眼镜看报纸。

    邬琪华一路打招呼过去,“今天有空都来我家玩啊,有好事公布,还有礼物拿。”

    大家好奇不已,急忙问什么情况,邬琪华却装神秘,没急着说,让大家好奇不已。

    邬琪华买了豆浆油条回去,大家还闲聊猜测,猜测完该吃早点吃早点,吃完早点收拾收拾,该上班的去上班,剩下的就去邬家了。

    去看看邬琪华说的好事是什么事。

    “该不会是你家邬生终于要办酒席了吧?”

    大家一猜就是这个。

    “你们一天到晚就会猜这个,我倒是想啊,可是苏梨还没毕业呢,再怎么说也得等她毕业不是。”

    邬琪华招呼大家进来做,看到客厅放着的报纸大家奇怪。

    “怎么这么多报纸啊?”

    “你们猜猜看?”邬琪华刚要卖关子,一个四五十带着老花镜的大伯进来了。

    “邬老师,我在报纸上看到一篇报道,是叫苏梨的实习记者写的,是你家未来儿媳吗?”

    这位大伯一进来,激动的抖着报纸就问。

    邬琪华惊喜,“您看到了?”

    大伯也惊喜,“真是你家未来儿媳写的啊,我看上面说是实习记者,又看叫苏梨就来问问。”

    他拍拍大腿,“哎呀,这可真厉害。”

    邬琪华露出与有荣焉的表情,嘴里却谦虚,“也不算多厉害,主要是她努力,做了一个多月准备了。”

    她嘴里谦虚,手上动作却不慢,拿起一边的报纸,双手递给大伯。

    “既然喜欢,可以拿回去收藏一份啊,苏梨写的内容也很好,我觉得应该好好看看。”

    “对,内容很好。”

    邻居出来时,手里都拿着一份报纸。

    继在电台播送新闻后,苏梨写的稿子在报纸上发表的消息,也速度在胡同传开了。

    大家免不了上门恭喜夸奖一番。

    再然后,识字的赶紧看内容,不识字的就让子孙给念念,看苏梨写的都是啥。

    这一看,倒是引发了一番热议讨论。

    这不止在邬家所在的胡同发生,如果说邬家合同是因为那是他们认识的人而发生讨论,那其他地方,就完全是因为内容二讨论了。

    一份报纸上的内容很多有有限,大家看报纸时,都是习惯扫一眼,找自己感兴趣的看。

    看认真的或者看到需要关注的感兴趣的,可以看个十来分钟,不然几分钟就可以翻完了。

    全部内容都认真看完的,占的比例很小。

    一般情况下,大家看一看,关心一下时事或者看一下自己感兴趣的内容也就过了。

    除非遇到什么全部人都关注的事件。

    不过这样的情况也很少,毕竟日报日报,每天都有的报纸,说是新闻,其实也没那么多鲜鲜事。

    不过这一天的日报,却引发了不少人的关注和议论。

    引发这些关注议论的不是其他,真是苏梨的那篇关于家暴的报道。

    不少人身边都有家暴事件,打老婆孩子的,打父母的,这些事在生活中多多少少都存在,却很少上新闻,大家私底下说说也就过去了。

    可这样的事情就是被报道了,而且里面的内容、数据,让人看着沉重。

    苏梨上保持了,邬生一开始很高兴,后来沉寂下来,就是因为里面的内容。

    苏梨关注家暴,做了很多采访调查,在她的数据统计完成后,好巧不巧的是,正好遇到了一个事件。

    让她足以有理由报道的事件。

    事件的新闻来源于医院,三十二岁怀孕六个月的余姐,因为小产大出血,如果不是医院及时抢救,已经命丧黄泉。

    为什么会小产?因为家暴。

    她是被生生打得小产的,与此同时,余姐的小腿也被打断了。

    而这并不是第一次也不是唯一的灾难。

    她饱受家暴已经整整十年,从嫁到夫家开始就一直被家暴,被打小产也已经不是第一次。

    几年前,她就被打得小产过,那时候是怀孕三个月的时候。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