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8章 悬丝诊脉

    “伊藤兄,你之好意我心领了。可治病讲究‘望闻问切’,若是无法近侧查看,如何治病?”林渊摊开双手道。

    伊藤晴明狐疑地道:“我听闻中原有一种切脉之法,名为‘悬丝诊脉’。莫非林兄不识此道?”

    ‘悬丝诊脉’,林渊只在小说之中见过。

    何况,真正说起来,‘悬丝诊脉’的准确性并不甚高,只是这名字比较高大上,才让人觉得此术较为神奇。

    林渊不会诊脉,更不会‘悬丝诊脉’。

    但为了五百两银子,便是装也要装的会起来。

    林渊故作高深的摸了摸下巴,沉吟道:“‘悬丝诊脉’,此小术而。既然如此,那便试上一试。”

    伊藤晴明早就准备好了红线,林渊同意之后,便取出红线,缠在了床榻少女的手腕处。

    林渊将红线牵在手中,闭着眼睛,装模作样的诊脉。

    伊藤晴明显然对‘悬丝诊脉’并不知晓,但见林渊认真的样子,却也不敢出言打搅。

    一盏茶过后,林渊才放下红线。伊藤晴明见状,忍不住问道:“林兄,我家小姐病情如何?”

    “唔,麻烦啊!当真是麻烦啊!脉象凝涩,时断时续,病情着实严重。”林渊沉吟道。

    “林兄可有医治之法?”伊藤晴明忙问道。

    “还是让我一观病人情况再说吧。”林渊起身道。

    伊藤晴明愣了下,道:“林兄,你当真要看?”

    林渊点了点头:“仅凭脉象,根本难以诊出病情。你将纱账掀开,我看上一眼便是。”

    顿了顿之后,林渊认真地道:“既然伊藤兄请我前来看病,我就要尽力而为。否则,这银子拿在手中,也不心安。”

    伊藤晴明见他如此坚持,低头思忖过后,只得点头应下。

    林渊走上前去,见伊藤晴明掀起纱账,便道:“伊藤兄明知此病极易染人,为何不做出一些防范措施?莫非,伊藤兄不怕感染此病?”

    “晴明自出生之时,便经常泡于药水之中,体质较常人特殊。小姐身患此疾,也惟有晴明能近身照料。”伊藤晴明道。

    林渊暗自点头,心道,这伊藤晴明倒是个有情有义之人。

    纱账掀开,林渊探头看去。

    这一看,着实将他吓了一跳。

    只见躺在软塌之上的少女,脸上长着不少红疹,使少女原本还算秀丽的面容变得犹如蟾蜍皮一般,让人看着浑身不舒服。

    林渊见状,心中顿时一沉,忙让伊藤晴明将少女衣袖捋起。

    “伊藤兄,千万不可触摸到病人肌肤。否则,你会被传染此病!”林渊郑重地提醒道。

    伊藤晴明边给少女捋起衣袖,边温和地道:“多谢林兄提醒。不过,我已照顾小姐许多天,此时再如何小心,也已是无济于事。”

    林渊眉头微皱,随即看向少女的胳膊。

    果不其然,少女胳膊之上也有着许多与少女脸上同样的红疹。

    不仅如此,林渊走近之后,还隐约嗅到一股化脓的腐臭之气。

    林渊忙捏住鼻子,迅速后退了几步。

    伊藤晴明见状,将纱账放下,刚想问林渊为何如此惊慌,却被林渊给止住。

    “伊藤兄,请外面叙话。”说完,林渊便离开了竹舍。

    伊藤晴明见林渊神色甚是凝重,忙走了出去。

    竹舍之外,是一片竹林。

    竹林旁边有一汪池水,池水旁边有一个竹亭。

    林渊与伊藤晴明两人对坐于竹亭之中。

    “我家小姐此疾,林兄是否能解?”伊藤晴明给林渊倒了杯茶水,开口问道。

    林渊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沉声道:“伊藤兄,恕在下直言,贵小姐所患之症,若想治疗恐非易事。”

    “不知依林兄所见,我家小姐所患何疾?”伊藤晴明忙问道。

    “如若我所猜不错,贵小姐所患之症,应是‘天花’。”林渊神色凝重地道。

    “天花?想我也曾饱读医术,却不知这‘天花’为何物,还请林兄示下。”伊藤晴明道。

    “所谓‘天花’,乃是民间俗称。其最早之记载见于我中原晋代名医葛洪所著《肘后备急方》,名曰:虏疮。据载:比岁有病时行,仍发疮头面及身,须臾周匝状如火疮,皆戴**,随决随生。不即治,剧者多死。治得瘥后,疮瘢紫黑,弥岁方灭。也就是说,患此疾者,先是由头部生疮遍及全身,而疮内裹有脓物,若治不得时,有死无生。”林渊沉声道。

    伊藤晴明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他对中原文化所知甚深,无需林渊翻译,他也懂得这段话中之意。

    “林兄既知此症名为‘天花’,想必定有医治之策吧?”伊藤晴明情急地道。

    林渊低头沉思,片刻过后,他对伊藤晴明道:“患此疾症,多是有死无生。更为严重的是,此疾症具有较强的传染力,任何与之接触之人,都会患此疾症。此症若是蔓延开来,足以令扬州变成一座死城!”

    说到这里,林渊严肃地看向伊藤晴明,凝重地道:“伊藤兄,你们来到扬州多长时日了?”

    伊藤晴明没想到林渊竟然说的如此严重,他想了想说道:“我等来此已有五天。”

    “这五天期间,你们可有去过其他地方,贵小姐可有与他人接触?”林渊急忙问道。

    “不曾。自我等来此之后,小姐便一直住于竹舍之内,每日里都是由我照料小姐,并未与他人有过接触。”伊藤晴明眉头微皱,想了想之后,道:“林兄,此疾当真如此恐怖?”

    林渊看了他一眼,沉声道:“我可以告诉你,天花乃这世上传染性最强的疾病之一,曾经便有国家因天花肆虐,无法遏制,以致国威日蹙。”

    伊藤晴明闻言,整个人都愣了起来。

    林渊却是暗自惊出了一身冷汗,天花极具传染性,且传播速度极快。

    若不是伊藤晴明有先见之明,将其隔离在了竹舍之内,只怕扬州城就要遭殃了!

    最令人头疼的是,这个时代根本就没有治疗天花的有效方法。

    若是天花毒素传播出去,其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毫不夸张的说,天花若是在扬州肆虐,热闹繁华的扬州城,瞬间就会变成一座死城!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