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跑就是,我能带你跑掉。”亚索肃声一句,没跟锐雯说太多,继续拉着锐雯跑。

    “谁给你的自信?亚索。”

    易的声音突然响起,紧接着易就直接出现在亚索面前,淡漠道:“虽然我对你没有什么好印象,不过我还是要劝你做傻事,亚索。”

    亚索道:“我不觉得这是什么傻事。”

    易说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带她走,先不说这没有任何意义,这样对你什么好处吗?”

    亚索道:“我想带她走就带她走,需要什么好处吗?又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情,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关你屁事?”

    易说道:“帮助一个染血无数的战犯逃亡,这还不是伤天害理吗?”

    亚索道:“我不这么觉得。”

    易说道:“问题是是我这么觉得。”

    亚索道:“你这么觉得就你这么觉得,关我什么事?”

    易说道:“你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处境吗?”

    亚索道:“当然知道,但那又如何?我为什么要怕你?”

    易淡漠道:“你想死吗?”

    “呵……”

    亚索不屑一笑,道:“我可不觉得你有这个本事,易老头。”

    “看来某些人需要一些血的教训。”

    易淡漠一句,提剑直接冲向亚索。亚索见此也是当即拔剑,准备迎击,但这时锐雯却拽住亚索拔剑的手,低声道:“别动手了,你不够他打的,我们老实点投降吧,反正我也是要死,替你背多一份罪名又如何?不会有什么影响,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亚索道:“的确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我看着不爽。”

    锐雯道:“看着不爽就要怼吗?”

    “没错,看着不爽就要怼。”

    亚索喝了句,扯开锐雯的手,提剑迎击剑圣,一剑直接向剑圣斩去。

    易也是一剑过去,只听“铛”的一声脆响,两剑瞬间撞到一起,剧烈交锋!

    因为是暴击,亚索这一剑的威力完全不虚剑圣这一剑,一剑交锋下来,亚索并未落下风。

    只是剑圣的攻速实在是太快,亚索刚想出下一剑,剑圣就已经再砍出一剑,锋利的无极剑直接在亚索身上砍出一大道伤口,血流不止。

    锐雯看着都有些心疼,忍不住叹道:“你这又是何必呢?找死吗?”

    亚索道:“我就是看不下去了,所以就这么做,有什么问题吗?”

    锐雯道:“我知道这么做有违你的信念种原则,但信念和原则什么的,这些天真的东西,有什么意义吗?”

    亚索道:“我就是想坚持了,所以就坚持了。”

    锐雯道:“你现在过得像条狗一样,真的还要坚持这些吗?你就不能认怂一次吗?”

    “我已经认怂了很多次,不然我也活不到现在。”

    亚索沉肃道:“而现在,有些事,是不能怂的。”

    锐雯知道自己劝不动亚索放弃,拿点事实来说道:“问题是你现在真的怼不过剑圣。”

    “那我不跟他怼就是。”

    亚索淡淡一句,然后直接又是拉着锐雯跑。剑圣见此自然是追击想拦住亚索,挥剑毫不留情就是一剑斩向亚索。

    而这时古拉加斯突然冲了过来,一招肉弹冲击巨大的啤酒肚瞬间撞到易身上,巨大的力道直接把易给撞飞,让易砍不到亚索。

    “你怎么在这?”

    易看着突然出现的古拉加斯,有些惊讶,问道:“你不是被战争学院给扣押住了吗?”

    古拉加斯道:“我给了他们一些美酒,他们就放我走了。”

    “原来如此,没想到你也做这样贿赂的勾当。”

    易嘲笑道:“看来你也不是那么大义凛然嘛,古拉加斯。”

    古拉加斯道:“你都干这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了,我为什么不能干?”

    易说道:“我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我现在在制裁一个战犯,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古拉加斯道:“你是个理智的人,易,不会被仇恨蒙蔽双眼,你应该知道什么事情不该做。”

    易淡淡道:“有些人希望她死,而且她也真的该死。”

    古拉加斯道:“你不该听艾欧尼亚议会的,易,你是个剑客,不是政客。老实说,你们的议会制我觉得很失败,你们的议员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竟然把烬这样的疯子给放了出来?”

    “或许议会真的不好,很黑暗,但天下的乌鸦一般黑,这个世界哪一个政府组织没有点见不得人的勾当?”

    易说道:“议会是不好,但你不可否认,艾欧尼亚需要这么一个组织。这就是政治,而一个国家的延续,需要政治。”

    古拉加斯道:“问题是你们的议会有些腐败过头了,自己杀的人,找别人来背锅。你们现在做的,真的有些过分了。”

    “过分吗?杀一个该死人,怎么过分了?”

    易看了锐雯一眼,神情变成冷漠,道:“我已经说过了,她真的该死。”

    说罢,易再次扬起了自己剑,淡漠道:“古拉加斯,我敬你是个有良知的人,我不想对你做什么,但你要是要做这样蠢事的话,那就很抱歉,我不能跟你客气。”

    古拉加斯道:“我也不想跟你打,但她真的不该死,是你们过分了。”

    “看来你也是要做蠢事了。”

    易见此知道古拉加斯的意思,不再多劝,神情一冷,直接冲向古拉加斯就是一剑斩去。

    “你该走了,亚索。”

    古拉加斯看着剑圣的剑过来,对亚索喊了句,然后并没有跑,一头撞向剑圣,俨然是要迎战。

    亚索知道情况严重,没有一丝犹豫,非常果断,拽起锐雯就跑。这是他唯一的脱困方法,让古拉加斯拦住剑圣,他们才会逃掉的可能。

    “你干什么?!”

    锐雯看着亚索这么做有些愤怒,忍不住喝道:“就这么丢下他跑掉吗?”

    亚索沉声道:“你不这样你还想怎样?”

    “我们就这么跑掉的话,”

    锐雯声音有些颤抖起来,显然是有些害怕,道:“他会死掉的。”

    “不可能。”

    亚索想都没想就否定锐雯的话,道:“上一次他能拖住剑圣然后安然无恙的跑掉,这一次就不行吗?”

    “这次不同。”

    锐雯哑着声,艰难地说道:“这次易要来真的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