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章 舍一身繁华【第五更】

    “怎么了?什么情况?”孙经理有点懵,孙家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家族,大财阀,但是在松武县城还是有些能量的,黑河市也说的上话,谁敢来掀了他们的销售处?

    “孙经理,我也不知道,好像是井龙集团的人。他们也不说为了啥,就说找你……”江朝伟道。

    孙经理更加懵逼了,井龙集团的人?那可是大财团啊!惹不起!可是他想破脑袋都想不通,他什么时候招惹过井龙集团的人了?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孙经理真有点怕了,也不敢回去,特别是看看自己的大肚子,这更不敢回去了……

    “小江,你听着,我不管是什么集团的什么人。你给我,立刻马上,调一台联合收割机出来送到一指村去!越快越好,速度够快,给你加薪!”孙经理道。

    “啊?哦,好。”江朝伟只是个小兵兵,没人注意到他,和库管的人打声招呼,找人拖着一台联合收割机就出发了。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怎么今天逢事都不利呢……”孙经理嘀咕着,一脚油门往一指村的方向去了。

    与此同时,也有人有点慌,那就是王佑贵。

    王佑贵眼前的事情也没人可以说,最后只好跟谭举国说了,谭举国也有点懵,自家这小村子啥时候跟这么大的集团扯上关系了?听王佑贵的意思,人家对王佑贵还挺尊敬,还要帮村子出气……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谭举国也是人老成精,脑子一转,捉摸着这事八成和村子里没关系,要有关系也是和山上有关系。

    于是王佑贵将电话打到了方正这。

    方正道:“这样啊,没事,那井宇龙施主曾经来过一指寺。应该是真心想要为我们办点事,你就让他去做吧。对了,王施主,那边既然有他们在了,你就早点回来吧。”

    王佑贵想了想,也是这么个事儿,将面前的果盘、饮料,推开,然后在江永联合收割机厂的厂长陪同下,离开了。

    直到回到村子,王佑贵都有点懵懵然,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那么大的厂长拍马屁。而且他发现,人家拍的还很专业,他都有点小上瘾了。

    一回到村子,就看到谭举国、宋二狗等人在村子口呢,一台崭新的联合收割机放在村子口,江朝伟站在那,一脸的苦瓜相。

    “这是怎么回事?”王佑贵问。

    “村长,认赌服输,我们把机器送过来了。您看……是不是……”江朝伟搓着手,有些不好意思的问。

    王佑贵愕然,之前江永联合收割机制造厂的人就跟他说了,已经赔偿了,他还不信。现在看来,人家还真给送来了,是他误会人家了。

    “送来了就好,孙经理呢?”王佑贵问。

    江朝伟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一指山……

    “方正住持,我错了,机器我送来了,您就收了您老人家的神通吧。”一指寺里,孙经理带着哭腔,就差跪下了。

    方正看着眼前这个哭哭啼啼的胖子,时不时的扶着腰,挺下肚子的样子,也有点扛不住了,实在太性感了……于是,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既然施主愿赌服输,一切自然好说。不过,贫僧可不是要收你的赌注,而是帮你积德,否则你这辈子别想有孩子了。”

    随着方正隔空一指,孙有钱只感觉自己的肚子里仿佛一下子少了什么东西似的,掀开衣服一看,肚皮果然消了下去!

    若不是亲身经历,打死他都不信世界上还有人有如此神通!现在见到了,顿时将方正捧为天人,方正说的话,自然也是百分百的信了,再没有一丝怀疑!

    尤其是他没有孩子的事情,竟然也被方正点破了!

    孙经理下意识的问道:“方正住持,你咋知道我没孩子?”

    方正道:“你一身铜臭煞气,显然赚了不少昧良心的钱,这煞气缠身,难道你没发现,你的精子都是死的么?煞气那么重,精子如何活?若是这样,你都能有孩子,才见鬼了。”

    孙经理心头一紧,这么多年一直没孩子,他早就去检查过,正如方正所说,他的精子都是死的!这样的精子,别说正常怀孕生子,就算是试管都做不了!为了这个,他和他老婆没少争吵……也正是因为没了孩子这个盼头,他才开始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疯狂的赚钱!在他看来,人生最大的快乐没有了,当然就是退而求其次,赚更多的钱,享受人生。但是时间久了,人也越发觉得空虚。如今,他终于知道问题的根源在哪了,噗通一声跪在方正面前,嚎啕大哭道:“求大师解救啊……”

    方正看着跪地叩拜的孙经理,再看看他一身煞气,摇头道:“贫僧已经给你指过路了,剩下的只能自救。下山去吧,能不能有子嗣就看你自己能不能放下了。”

    孙经理抬头看方正的时候,方正已经转身离开了。

    红孩儿上前道:“施主,请回吧。”

    孙经理不甘心……

    结果眼前多了一条龇牙咧嘴的大白狼,吓得他赶紧离开了。

    看着孙经理离去的背影,方正感叹道:“自古以来,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钱不是乱赚的。”

    “师父,你这话说的我就不信了,我看网上说,好多人的发家史都黑着呢。而且无奸不商,按照你说的,商人岂不是都要断子绝孙?”红孩儿问。

    方正摇头道:“天有天道,人有人途,你看那些富甲一方之人,最后都在做什么?还不是散财,积德行善?”

    “难道他们也懂这个道理?”红孩儿不解。

    “他们或许懂,或许不懂。但是有一个道理,大家都懂,正所谓富不过三代,德不配位,必然衰败。昧良心的钱,可不是那么好拿的。如果德不配位,自身得行不好,却又赚了钱,那么孩子怎么看你?他从你身上学到的就是无德也能赚钱,于是他也无德,不孝,不正,为所欲为,最终就是要么儿子惹到不该惹的人,连累全家;要么就是儿子犯了大事,进了监狱,甚至漏了自家黑历史,全家都被坑进去。坑爹坑爹,可不是白叫的。

    当然,为师说的只是因果循环的一种,天道昭昭,报应不爽,不是不到,时候未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因果,孙施主没孩子,也只是其中一种而已。不过他这种也还好,至少没个坑爹的儿子,把他坑死……”方正道。

    红孩儿若有所思,想想自家那爹妈,可不就是因为他一个熊孩子,被坑的好惨?

    要不是他要吃唐僧肉,和猴子对着干,被抓去当散财童子。孙悟空和牛魔王的关系,铁扇公主肯定会借他芭蕉扇,那么牛魔王和铁扇公主也就少了一劫……

    想到此,红孩儿小脸通红,总觉得这和尚是在指桑骂槐,说他不是,跑去玩去了。

    孙经理下了山,一见到王佑贵,没等王佑贵问呢,直接拍着胸脯叫道:“愿赌服输,我孙某人这点还是做得到的!这机器还有你们之前买的,我都送了!”

    王佑贵张张嘴,想说什么……

    孙经理抢先道:“村长,你就什么都别说了,我心甘情愿!你们要是不收下,就是不给我孙某人面子,以后我们江永联合收割机厂就不做你们生意了。”

    王佑贵吧嗒吧嗒嘴,看着孙经理坐车一溜烟的走了,尴尬的苦笑道:“说的我好像不要似的,我就是想问问他,刚才干啥去了。”

    孙经理说得轻松,走的爽快,但是在车上,他却快哭了……两台联合收割机,好几十万,心疼啊!

    不过很快他就不止心疼了……

    一回到销售处,就看到好几个人在店子里等他呢,孙家的主事人都在,然后他就被提留了进去,出来的时候眼睛都黑了……带着哭腔道:“以后再也不下乡了……我招谁惹谁了……”

    等到井宇龙接到一切搞定的消息后,井宇龙也松了口气。

    前几天,他算是被井妍折磨惨了,现在还提心吊胆的。不过井宇龙也明白,想要不被井妍折磨,那就和和尚套近乎吧。山上他打死都不会上去了,不过套近乎也不见得非得上山。他调查出方正和一指村的关系后,立刻从一指村下手,给一指村保驾护航,开绿灯,打配合,感情么,慢慢来……

    等到王佑贵和方正说这事的时候,方正也就是笑笑,没太在意。

    周子善几人,被灌醉了,一觉睡到傍晚,等他们起来的时候,一切都收割结束了。

    茫然的看着这一切,周子善抬手就给自己两巴掌:“贪嘴巴的东西,不争气!”

    “大哥,咋办?这活咱们也没干多少,都是人家自己干的。咱还吃了人家那么多鸡鸭鱼肉的……”周子渊有点不好意思的走过来问道。

    “老二,你想说啥,直接说。”周子善道。

    “我的意思是,要不……这钱咱别要了。趁着天擦黑,咱们去下个村子看看去?”周子渊道。

    周子恒跟着道:“大哥,我也这么觉得。咱要是真出力了,拿钱也是应该的。但是,这次要是拿钱的话,我怕烫得慌。”

    周子善一愣,随后笑道:“算你们两个有点出息!行,不要了!收拾东西,咱们去下个村子看看。说实话,我真想去谢谢他们……”

    “我也想,一路北来,今天是我最快乐的一天。可惜,他们是好人,我们去找他们告辞,他们肯定会给钱的,还是算了吧。”周子渊道。

    沈爱家也道:“这村子里的人真好,每个人都好。”

    “萌萌妹妹也好……”两个小家伙也道。

    一大家子一提到那个可爱的小家伙,顿时都笑了。

    收拾东西,然后一大家子上路了,这一折腾,天已经黑透了。看不太清楚路,不过几个人都习惯了,摸着黑一样赶路。

    结果就在这时,啪啪啪!

    几声脆响,前方几个手电筒亮了起来!

    接着呼啦一声,一团火焰在路口燃烧起来,将黑暗照亮!

    几个人吓了一跳,仔细一看,赫然是一指村的村民们。

    “周家兄弟,你们这就走啦?钱都不要啦?”王佑贵站在前面,笑道。

    “啊……这……我们都没干啥,哪好意思再要钱。”周子善苦笑道。

    “说的也是,这样吧,钱不给你们了。但是我们送你们点礼物,你得收着。”王佑贵道。

    “这……”周子善有点为难,他真的觉得不好意思收任何东西。

    “你要是连点礼物都不收,那就是不把我们当朋友了。”王佑贵一副我要生气的样子。

    “别别别……收。我们收。”周子善连忙道。

    “哈哈,这就对了么,男子汉大丈夫,何必扭扭捏捏的!”宋二狗也笑了。

    “来,往这看!”孙前程一声喊,周子善几个人看过去,孙前程一扯帆布,只见一辆崭新的联合收割机出现在几个人面前!

    周子善、周子恒、周子渊、沈爱家等人顿时傻眼了!指着前方,不敢置信的道:“这……?”

    “没错,送你们的!今天你跟孙有钱比赛赢来的,一共赢了两台,我们一台,你们一台,刚好。怎么样,我们的礼物喜欢么?”王佑贵问。

    周子善、周子渊、周子恒等人闻言,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尊重,礼物,帮助……这一切,他们从未奢侈的想要拥有过。今天他们忽然都拥有了,心暖了,眼湿了,哭了,坚强了一辈子的几个人嚎啕大哭了起来。

    周子善几个人死活不肯要联合收割机,但是在王佑贵各种话下,最终还是收下了。这一夜周子善一家子住进了村子里,两个小家伙也终于住进了房子里,在炕上来回翻滚,闹成一团……

    热饭菜,热炕头,热心的人,其乐融融,人间最美好的事情,也不过如此了。

    “寒露啦,天寒,地寒,人心暖。这个秋天,还行……”站在村子口,方正发出一声感叹,然后转身离去。

    事实上,整个过程方正都在,只不过,他并没有参与进去。出家人,不争那个名,不争那个利,如果要争,就争着去做那个善好了。这是一指禅师告诫方正的,虽然方正从小都认为这是错的,不争名,不争利,那如何发展寺院?

    就算是现在,方正也有这个疑问在心头,没法解答。但是,此时此刻,他还是这么做了,徒步上山,回到寺院,听着山下的欢快的笑声,方正的心却更静了。

    坐在菩提树下,看着天空中的明月,方正心中有了一丝感悟:“舍得一身繁华,换来一身心安,这或许就是收获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