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立志

    坐在床边的夜璃看到夜问醒过来后深沉道;“我可以同意你进皇宫,不过净身肯定不行,只允许你三个月时间,三个月后必须出来。”

    夜问真是有苦难言啊,谁想进宫当太监啊,就算不净身,进宫干嘛,自己又不是原先的夜问,原先的夜问进宫是为了进后宫搞佳丽嫔妃,来一处后宫中的假太监,自己闲的没事干去那啊?

    “怎么了?老子同意你去了,现在又嫌时间太短了?”夜璃看着夜问愁眉苦脸立马皱眉看着夜问不悦了起来。

    真是吐血啊,重生成这混蛋身体干什么啊,还有个便宜老爹,帝江老子曰你祖宗啊。

    “不短不短,那个”

    在夜问还没有说完夜璃直接打断了夜问的话,站起身果断道;“三个月就是三个月多一天时间都不行,三个月时间里,你进入皇宫后你不认识老子,老子也不认识你。”

    “好吧,三个月就三个月时间。”夜问满嘴苦涩的回应,这是招谁惹谁了?想说不去还不让说了。

    夜璃说完直接准备离开了,打开房门后又想起夜问脑瘫没伤口的事后警告道;“你身体的问题自己留意点,莫让第三个人知晓。”

    看着夜璃准备离开后夜问马上叫道;“那个您干嘛去?”想叫父亲,可是开不了口,又不是亲生的,这具身体是,可是思想还是冷夜的思想,这是无法改变的。

    “干嘛去?老子现在就找小妾在造几个小崽子出来,省的夜家绝后。”夜璃说完不待夜问说话直接‘嘭’的一下把门给关上了。

    “练武出身的就是粗鲁。。。不过还挺心细的。”夜问起床后摇了摇头感叹。

    摸了摸脑袋都是血后得去沐浴房洗洗澡了,这时代跟古代还真差不多,用大木桶洗澡,哥也享受享受不一样的感觉,夜问自嘲一笑。

    按照脑海中的记忆七拐八拐的拐过不知道几个走廊后来到沐浴房看见有俩名侍女恭敬的站在门外后夜问一想,这是里面有人在洗澡?那一会在来?

    正准备回去时又想到,回去个毛啊,现在的身份是这里的公子少爷,还是独生子,在大在这除了那便宜老爹也没有哥大了吧,怕毛啊,应该里面的给哥让让啊。

    遂夜问不回去了,径直来到门口按照记忆中的行为做派头扬起斜眼看着门口的俩名侍女询问道;“谁在里面洗澡呢,赶紧的让里面的人快快洗出来,本公子要洗澡。”

    “奴婢见过夜公子,三姨太正在沐浴,夜公子可否稍等。”守着门口的俩名侍女看到夜问到来后心中紧张的要命,谁不知道夜知府的公子游手好闲又好色的要命,哪家漂亮的小姐被这位公子看重不是威逼利诱就是强行俘走,只因夜知府就只有这一位男丁遂百般宠爱,不知迫害了多少良家女子,虽说夫人是夜知府的妾侍,不过官府中的丑事难道还少么?

    “三姨太?沐浴?赶紧的,本公子满脸血难受。”夜问也没有那么大的色欲,在说这还是那便宜老爹的妾侍,**要不得。

    里面正在沐浴的高淑英已经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当听到是夜问后慌忙的不顾是否洗干净赶紧出了浴桶拿起浴巾擦拭身上水珠连忙娇声喊道;“夜长子稍等,奴家马上好了。”

    “额,赶紧的。”反正在这近乎古代的时代等级森严夜问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在门外等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一身旗袍露着大白腿的妖艳贵妇人出现在了夜问的面前。

    “奴家见过夜长子。”高淑英看到夜问满脸是血心中一惊,头低了下去恭敬的问候。

    夜问现在没心情打量是不是美女了,现在脸被血粘着难受的很,‘嗯嗯’俩声直接错身走了过去。

    在夜问走进关上门后高淑英突然想起来水还没叫人换了,走到门口敲门恭敬说道;“夜长子,水还没有换。”

    正在脱衣的夜问听到门外的声音一愣,看着浴桶中有花瓣漂荡细细闻了闻还有股香味,夜问突然心中有了一股邪火,夜问也是男人啊,不过原先的夜问好色是好色,不过可没有对他老子的妾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哥还不如一个纨绔公子?

    “不用了,该忙忙去。”夜问瞅见另一屋有水桶后随意冲门口喊道。

    听到屋中传来的夜问声音高淑英俏脸一红,明显是想歪了,欲言又止的看着门口。

    “三姨太,夜公子他这样,要不要告诉老爷?”站在高淑英身后的俩名侍女其中一个看着高淑英小声说道。

    高淑英听到身后侍女的话俏脸一白,拉着俩名侍女就离开了沐浴房,走到拐廊处看着俩名侍女叹气道;“以后这样的话不要在说了,就算老爷的公子要咱们陪睡,岂敢不从?依附于人的女人在这世界上没有地位,只有强颜欢笑努力迎合。”

    侍女突然心中觉得很委屈,看着高淑英难过的说;“三姨太那您岂不是很累?”

    “活着哪有不累的?只有死人才会不觉得累。”高淑英感慨完直接离开了。

    俩名侍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理解,看着高淑英走远后马上跟了上去。

    不理高淑英如何,夜问在沐浴房洗完澡后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屋中,想着自身的血脉问题。

    握了握拳头,感受着不曾拥有的力量,直到现在夜问还如同梦中,夜问心中又有点疑惑,身上有祖巫帝江的血脉传承,不是应该很牛鼻的样子么?咋还是凡人?按照记忆中的巫族境界划分,现在还是巫人的境界,前世看洪荒小说,一滴祖巫精血不是能产出一位大巫来的么?巫人以上可是还有巫兵,巫将俩个境界呢,另外如何修炼也没有啊,吞血肉炼精神,这得吞噬妖兽的血肉吧?

    这就是夜问不知道的原因了,那一滴精血因为穿越空间而耗费了9成9的力量,只有一点本源之力,这就要靠夜问来缓慢修炼了。

    想不明白的夜问也懒的继续去想了,管这些作甚,能活着比什么不好,修炼什么的夜问到是没多大动力,这是个武侠的世界,进皇宫弄出个东厂当个督主也是个不错的生活?前世没有当过官,始终给别人当小兵,这世无论如何也要当一回权倾朝野的魏忠贤。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