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人心的贪婪

    “夜公子今晚可要轻点对奴家哟。”章若怡满脸娇羞的倚着夜问。

    走进夜春楼看着红红绿绿的彩布挂满整个大厅夜问心中想着真是今晚红明晚绿就没有黄的!

    各类身着旗袍样式的妖娆美女环绕在不同的男人身旁,看到这夜问对心中的计划已然更有信心了。

    “今晚肯定对你轻点。”夜问的右手不老实的抚摸着章若怡的翘臀。

    “闻香阁里面谈,另外今晚谁也不能带女人。”夜问回头看了一眼东明旭和甘晓峰说道,同时看向带来的俩名护卫和小柔命令道;“你们自己找地呆着,明早在回去。”

    说完径直搂着章若怡前往楼上只有夜问可以进入的闻香阁。

    东明旭和甘晓峰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这不是欺负人嘛,你就可以带凭啥我不可以带’的表情,不过没过三秒各自冲着对方‘冷哼’一声径直上楼而去。

    小柔怯生生的望着夜问远去心中莫名有点失望,看着俩名护卫语气低落的问道;“我们去哪里等候啊?”

    俩名护卫同时伸手一指大厅靠近门口位置随后默默无言径直走了过去。

    小柔望了望夜问消失的背影,神情低落的追随俩名护卫而去。

    走进闻香阁夜问直接坐在了椅子上,把章若怡放了开来,手指敲击着桌面。

    看到东明旭和甘晓峰进来后关了门夜问示意俩人坐下后淡然开口;“今天是咱们四个,另外一个柯家没有遇到算是命中无缘,哥和你们有缘,就和你们说了。”

    “夜哥有什么话就说,只要小弟有的那就是夜哥的。”东明旭赶紧对夜问表态,在街道上就惹夜问不高兴了,现在那是啥好话只管说了。

    甘晓峰不屑的看了一眼东明旭后嬉笑的看着夜问;“夜哥这说的哪的话,和夜哥有缘那才是小弟的福分呢。”

    坐在座位上的章若怡本来想把座位搬到夜问的旁边好讨好夜问,不过当看到夜问这个神态和作势后就知道现在可不是撒娇的时候,该撒娇的时候必须撒娇,而不该撒娇的时候就不能撒娇,这点章若怡还是哪的准的,不然也不可能当上这个夜春楼的老鸨。

    “好,哥准备帮明旭竞争族长的位置,而哥还准备帮晓峰你竞争族长的位置,成功后每月给哥四成纯利润,答应不答应。”当夜问说完东明旭和甘晓峰没有急于表态,四人处于沉默的状态中,只有夜问敲击桌面的声音显的如此刺耳。

    东明旭和甘晓峰沉默着,俩人虽说纨绔,不过从小就被灌输的家族利益至上的原则在此时不断回放在脑海中,是选择和夜问合作还是选择成为家族的族长,这是一个问题,而当这个从来就被遗弃的问题被提出来时,东明旭和甘晓峰互相笑了起来。

    “夜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东明旭这辈子要不是认识了夜哥,早就被赶出家门在某个偏僻的地方当掌柜的,而不是现在过的如此随意,有夜哥的今天才有明旭的今天,明旭跟定夜哥了。”东明旭握紧双拳激动的看着夜问,这完全就是东明旭的心里话,说完还挑衅的看了眼甘晓峰。

    被东明旭挑衅甘晓峰也想开了,看着夜问洒脱道;“要不是夜哥我甘晓峰在家族同样跟那草包一样连屁都不是,这草包都看的开,晓峰还有什么看不开的,晓峰跟定夜哥了。”

    敲击桌面的手指停了下来,夜问看着东明旭和甘晓峰笑了笑;“哥会让你们吃亏么?哥要让全大陆都有你们的分店,你们就是哥的后勤,跟着哥,哥让你们永远不会后悔,你们俩现在去每人叫一个裁缝过来,哥让你们开开眼,叫自己人来,掌控的住的。”

    “夜哥那我们走了啊?就叫一个过来?”东明旭好像变脸一样刚才还认真的现在就嬉皮笑脸了起来,尤其把‘一’字拉长了音量。

    “滚,每人叫一个,一共俩个。”夜问明白了过来东明旭话中的潜意思,看着东明旭笑骂道把‘俩’字加重了音量。

    “夜哥您悠着点,我和这草包这就叫人去。”甘晓峰笑嘻嘻的站起身同东明旭一起出了房门。

    刚看见甘晓峰把门关上后,夜问就听到了俩人低声冷哼的声音,夜问心中一笑,这样才好,如果俩条狗合心的话那主人岂不是很危险了?

    章若怡红着脸起身来到夜问的身后包住了夜问,脸颊贴着夜问的脸颊轻声道;“让奴家跟随夜公子吧。”

    夜问抚摸着章若怡的纤纤玉手笑道;“你在这里就挺好的,帮本公子打理这夜春楼,也不用出面了,只招待本公子就行。”

    搂着夜问的章若怡顿时心中欣喜了起来,每曰招待来来往往的人早就厌烦了,还要压抑本心去讨好那些厌恶的人,如果不是为了生存,过的更好,也不会还在这里了,不过脸色却是委屈的看着夜问撒娇道;“可是夜老板那里奴家可不敢说呀。”

    “本公子去说不就行了!”夜问心中冷笑一声,夜高良活不过明天晚上,这根刺在前世有规矩在时只能活在规矩中,这世岂能还遵从前世的规则?夜高良就算你倒霉,起个这名就让哥想起前世的宋高良,每每想起就如噎在喉不吐不快。

    “奴家谢谢夜公子了。”章若怡马上俏脸娇羞起来,用俏脸蹭起夜问的脸颊起来。

    感受着章若怡的热情夜问也不是好好先生,起身抱起章若怡就走向了用粉红色装饰成的木床。

    抱起章若怡时章若怡尖叫了起来,害怕夜问松手而掉下去紧紧的抱住了夜问的脖子,而夜问因为抱着一个成熟女性的身体也没有感到丝毫的沉重,不是因为章若怡没有重量,在轻也得有百十来斤吧,而现在夜问紧紧只是轻轻的一用力就感觉好似没有重量一样。

    (此处省略一万字你们懂滴~~~~)

    接近三个小时后房门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

    正在床上努力耕耘的夜问不满的冲着门口喊道;“滚!敲鬼呢,在等会。”

    东明旭和甘晓峰互相对望了一眼,满眼的不可思议,多夜问夜公子能坚持这么长时间了?不会刚开始吧?这不可能啊!

    “草包你说还有多长时间?你也就几分钟的事,夜哥怎么变得这么牛鼻了。”甘晓峰语气惊讶的看着东明旭迟疑道。

    东明旭听到说出自己的不行立刻怒了起来,双眼怒瞪甘晓峰,呲牙咧嘴道;“臭泔水,信不信老子把你以前的破事都给你传扬出去?”

    俩人身后的俩名老者看着情形不对悄悄后退了几步,俗话说神仙打架凡人遭殃,面对俩位能捏死自己像是捏死蝼蚁一样简单的人物,躲的远远的才是上策,不过现在只能保持点距离了。

    “草包你要是敢老子也不怕你,你做的好事老子也知道不少。”甘晓峰看到东明旭有些急眼后连忙恐吓道。

    “你以为老子不敢?老子可不像你注重名声,老子只是不想撕破脸,在招惹老子,老子和你拼了。”东明旭上前一步怒瞪着甘晓峰,如不这不是在闻香阁,夜问就在里面,早就打了起来了。

    房间里面的夜问收拾好了后没有叫门外的俩人进来,而是听到快到发展动手的趋势后冷声道;“给本公子滚进来,在外面惹人笑话不成?”

    东明旭看着甘晓峰冷哼一声推门而进,进入门后表情立马换了趋媚讨好的表情。

    而甘晓峰同样冷笑了一声,不耻于东明旭为伍,不过刚走进房门后脸上的表情却丝毫不比东明旭的弱。俩人进入后没有往床上面瞅,立刻恭维起了夜问。

    夜问听着俩个马屁精的恭维挺享受的,谁不喜欢男人在那方面长久还被人说牛的!不过当听了一阵看着只有东明旭和甘晓峰后在没人进来后疑惑的问道;“你俩找的裁缝人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