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价高吓死人

    “啊”东明旭一听夜问的问话扭头看了看,对啊,人呢?怎么没进来?

    甘晓峰则是直接站起身直接走出闻香阁,看到俩名老者还站在远处不由脸色阴沉了下来,走到俩名老者身前脸色阴沉的冷声说道;“干什么呢,在这看妞呢?还不快进去。”

    “进去后老实点,不老实小心你的狗头。”东明旭同样也跟了出来,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在俩名老者进入闻香阁后老实的站在东明旭和甘晓峰的身后,低着头保持安静的状态。

    夜问看着是俩名上了年纪的老者不由嘴角抽搐起来,是要做女性内衣和黑丝袜,让这俩老头来学习?这不是糟蹋这门艺术呢么,虽说对于东明旭和甘晓峰叫来的绝对是裁缝界里面最好的,不过夜问还真不敢奢望老头还能制作出自己想要的感觉不。

    “这就是你俩带来的人?”夜问冷着脸看着东明旭和甘晓峰,真不是夜问故意冷着脸,而是明明一门艺术却对着俩个老头来讲,这不是有点兴趣怏然嘛?

    东明旭讨好的看着夜问道;“夜哥这位可是老裁缝了,比不上家族的顶尖裁缝,不过却也是次一流的了。”

    “对啊夜哥,小弟找来的不说在裁缝里面数一数二的,那也是有名的。”甘晓峰这次倒没有和东明旭拌嘴,而是对着夜问如实说道。

    “好吧好吧,那哥就和你们说说,把门关上去。”夜问也算是服了,不过将就将就吧,反正赚钱就行了,夜问这样安慰自己。

    坐在夜问腿上的章若怡脸颊还有着红晕,眼神弥漫着春光,看着夜问有点虚弱道;“奴家去关。”

    “这事小弟来办就行。”东明旭贱笑俩声赶紧把门关上,哪会不知道这是说给夜问人听的?看章若怡这模样,若不是坐在在夜问的腿上,怕是早就瘫软了吧。

    夜问瞪了一眼东明旭,不过也没说什么,放在桌面上的手指敲击起了桌面,不知怎么回事,夜问很喜欢手指敲击桌面起来,这样好像显的很有节奏?

    “这世界的服装太统一了,不论有钱没钱的,有钱的用上好的布料,没钱的用次等的布料,更穷的用麻布制成的衣物,哥的赚钱之道,也就是哥帮你们竞争族长,其一就是让你们拥有一个暴力的行业,那就是服装,刚刚开始的独家首发。”夜问一边说着一边把粉色的桌布直接掀了起来,示意东明旭把上面的酒壶和酒杯拿起后直接掀在了甘晓峰的手上。

    “把这布料卷在腿上,小腿和大腿都卷上,只卷一层,这只是比喻,要让你们用黑色的丝线编制成,额,编织成渔网的样子,用透明的黑色布料上面有黑色丝线的格式,像渔网一样,听的懂不?”夜问直感觉说的咋那么费劲呢,没有图纸真的很难讲明白啊,不过自己也不会画画啊。

    甘晓峰瞅了瞅卷在腿上的粉色布料,又看了看夜问,疑惑道;“不明白夜哥说的是什么,这能穿么?不好看啊。”

    “谁跟你说呢,我是问这俩位裁缝呢。”夜问没好气的看了眼甘晓峰。

    俩名老者从夜问开始说话就全神贯注的在听,对于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布料服装,只要是关于服装上面的问题,都会精神敏感,甚至俩名老者都伸出手想去摸甘晓峰的大腿,不过想起甘晓峰的身份都自觉的站在原地。

    其中站在东明旭身后明显是东明旭带来的裁缝老者皱着眉迟疑道;“先不论好看不好看,这样的话布料就要选取蚕丝制成,少量还行,如果量大的话就会入不敷出,市面上最贵的才300两左右。”

    “一件一万两!优质精品蚕丝布料一件10万两!”夜问想了想这对于这世界来说只能人工出产没有机器,那只能价高卖给富贵人家,而只要是人的审美,就没有能过的了这关的,前世在那科技爆发的年代蕾丝始终受广大年轻人的喜爱,老年人也喜爱,这是对爱美之心的诱惑。

    当夜问说出一件普通的一万两优质的10万两后俩名裁缝当场震惊住了,这一件优质的就相当于自己一辈子的存款了,这能卖的出去嘛?先不说制成制不成,就这价格就让人望而生畏了。

    不说俩名裁缝,就东明旭和甘晓峰都被震惊的目瞪口呆,这是卖衣服呢嘛?这明明是抢劫啊,还是光明正大的抢劫啊!

    东明旭和甘晓峰可没有想这衣服能卖出去,想的是夜问这是在捞钱啊!自己要买几件才能让夜问满意?不过这自己一件也买不了啊,只能让家族出钱啊!!!

    夜问看着四人都傻傻的发愣后不满的冷哼一声;“难道对哥的设计不满意?”

    “满意满意,夜哥出品必属精品,小弟第一个就买三件。”东明旭回过神来赶紧看着夜问讨好道,反正又不是花的自己的钱包,不心疼!

    “小弟也买三件,正好小弟打算去买衣服送人,夜哥正好帮了小弟的忙了。”甘晓峰也赶紧表态,而没有同东明旭抬杠,这事回去还得商量商量呢。

    夜问满脸黑线的看着东明旭和甘晓峰,合着俩人是认为敲他们竹杠了啊?

    东明旭看到夜问脸色挺黑的后咬咬牙讨好道;“三件怎么可以,小弟买六件。”

    “对,买六件。”甘晓峰同样看到夜问的脸黑后感觉说道。

    “行了行了,这不是卖给你们的,是让你们拿出去卖的。”夜问摆了摆手也没有继续在说话下去的兴趣了,不懂的潮流就是土鳖一个,怎么说都不行。

    东明旭和甘晓峰只觉脑袋发晕,拿出去卖?一万一件?还有十万一件的!哪个傻子要啊!皇帝的内裤都卖不了这么多的钱吧?

    “这事不能四处传扬,制作出来后先拿来给哥看看。”夜问也不管他们了,等制作出来后出成品就该知道这是多么的诱惑人的一门艺术了。

    夜问起身把眼神有点呆滞的章若怡放到座位上直接准备离开了,离开前看着屋里面的人道;“慢慢研究,若怡你是女性更明白如何诱惑男人,这事交给你们了。”

    说完直接关门下楼了,也不担心东明旭和甘晓峰会把章若怡如何,在这世界,可比前世更等级分明,丝毫逾越不了。

    当夜问下楼后夜问带来的俩名护卫立马看见走向了夜问的身后位置,小柔也被其中一个护卫拍醒迷迷糊糊的跟随在夜问的身后。

    也没有管身后的人,夜问径直走出了夜春楼,也不知道现在是干什么去,看看如今正是深夜还是回夜府睡觉吧。

    随着刚出夜春楼,夜问心中感觉身体蹭的一下就紧张起来,也不是说紧张,好像是兴奋了起来。

    夜问莫名其妙不知为何,难道是血脉出问题了?不过视线不自觉的看向西方的一处拐角处,看见一名黑衣青年持剑倚在墙上后身体莫名的兴奋颤抖让夜问知道问题就是出自这名黑衣青年,不过怎么回事?

    他也是巫族血脉?血脉见血脉如同老乡见老乡俩眼泪汪汪?太扯了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