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初见

    夜问知道问题出在黑衣青年的身上后缓步朝黑衣青年走去。

    当快接近黑衣青年时夜问身后的俩名护卫一个闪身出现在夜问的前面,把夜问和黑衣青年给隔了开来。

    黑衣青年默默的看着夜问走过来,当看见夜问距离三米处停下后语气懒散的开口;“我若是你现在就不应该来这,而是看见我后立马回府中。”

    “哦?本公子为何要怕你?”夜问心中警惕了起来,别说心中那股莫名的兴奋了,就这持剑倚靠在墙上的黑衣青年敢说这话就是对本身实力的自信。

    “有人出10万两买你人头,我谢天涯知道你是夜知府的公子,10万两觉得太少,而又不给太多出手费,你给多少买你一条命。”谢天涯就这么平静的看着夜问,对于夜问的俩名护卫拔出刀也毫无察觉一样,丝毫不在乎。

    夜问摸摸了下巴,谁出的10万两买哥的命?而现在一万两都没有拿什么去买这杀手不出手?

    在夜问想花钱求和的时候心仿佛嘭嘭的跳动了起来,一股股战意从心中散发出来,巫族从洪荒时期就是战天战地的种族从来就没有求和过时候,夜问的想法明显和身为巫族的血统有勃,而且夜问还是祖巫帝江的血脉。

    黑衣青年明显感受到夜问身上的变化,懒散劲从身上消失的无隐无踪,一种肃杀的气息从黑衣青年的身上散发了出来。

    “本公子给你个成为武林传奇的机会,要不要!”浑身散发着无穷战意的夜问看着谢天涯。

    谢天涯没有说话,沉默一分钟后瞬间动了,倚靠在墙上的黑衣青年慢慢的变淡直至消失,而在夜问的面前一把散发着血红光芒的剑尖直指夜问的咽喉。

    俩名护卫看着谢天涯心中惊怒,不过看着夜问更是心中无限吃惊,多夜问会武功了?而且还能空手接住了谢天涯的剑刃,如果是对自己出手,自己会不会接住?答案是否定的,一招秒杀的差距。

    不过就算是一招秒杀的差距,而夜问还没死呢,就不能没有动作,拔出刀就准备向谢天涯的身上招呼。

    谢天涯在夜问能空手夹住剑尖确实很吃惊,给的资料不是说一名吃喝嫖赌玩俱全的纨绔公子么?难道是一代宗师?太夸张了吧?吃惊归吃惊,对于身旁俩名护卫的杀意和动作谢天涯同样感知到了,立马弃剑准备远遁。

    “住手,等等!”吃惊的不光是谢天涯同样夜问也非常吃惊,哥有这么牛鼻嘛?不敢想象啊!当谢天涯拔剑刺过来时直觉瞳孔收缩看到谢天涯像是放慢镜头一样把剑尖送到手指间夹住一样。

    俩名护卫听从夜问的话收起了手中的刀,毕竟实力差距在那,还不想去白白送死,另外夜问发话了就算这名刺客跑了也怪罪不到头上。

    本来就犹豫不舍的谢天涯停在了黑暗的胡同的拐角处看着夜问,眼神直盯着夜问把玩着属于自己的泣血剑谢天涯的心中在滴血,这是属于我的啊!

    “想要不想要”夜问看着谢天涯直勾勾的看着手中散发着血红光芒的剑,要说心中不想占为己有那是假的,对于好剑名剑,都有一种占为己有的欲望,就算自己不用,摆酷装B那也是高大上的感觉,不过对于自己不会用剑,而面前正好有个用剑高手,收下当个小弟比较好,牛鼻的打手正好没有呢。

    “你会给我?”谢天涯虽说心中渴望,拥有的时候珍惜也是不太用心,当失去了才会痛心。

    夜问甩手就把剑给丢了过去,剑在好,在会使的人手里才能发挥更大的威力,一个打手如果要培养出来可是要花费不少时间和精力呢,这如同前世读书考文凭一样,等不起啊。

    “你不怕我拿到剑就跑了?”谢天涯充满激动的小心翼翼的把剑装回剑鞘,这种失而复得的心情让谢天涯明白了泣血剑的重要。

    “去你那还是去我那?”夜问不屑回答谢天涯的问题,怕你跑了?跑的了在说,现在夜问是自信爆棚了,对于弱于自己的,还真不怕了,虽说明白这一切都是帝江血脉的功劳,不过现在不是自己拥有的嘛!

    谢天涯可是知道谁要买夜问的命的,所以果断的连想都不想直接道;“去我那吧。”

    “行,那就走吧。”说完直接朝谢天涯而去。

    俩名护卫看着小柔也走了过去后,其中一名护卫本想开口劝诫夜问,回府中更安全,不过当另一名护卫摇头示意后终究没有开口,跟随着夜问一同而去。

    走进黑暗的胡同后夜春楼门口还是照样人来人往,刚才的插曲像是没有发生的一样,就算有人看见了,不过也当没有看见一样,武林人街头斗殴乃是常事,出了人命第二天官府清理一下照样该生活生活,缺了谁都不觉得意外,紧紧只是牵挂的亲人悲痛。

    在黑暗中行走夜问的视线倒是没有太大的变化,依旧能看清,只不过是变的没有色彩了而已,对于这种状况也没有细致的去研究,全部都把功劳归到帝江血脉上去了,管那么多干嘛,这样不是更好!

    七拐八拐的来到一处平民屋后浪天涯有节奏的敲三下停顿下来又敲俩下后又停顿了下来又敲了俩下木门。

    ‘嘎吱’一声只见木门被打了开来,一名身穿黑衣俊俏的小姑娘出现在了夜问的视线中。

    看着眼神纯净充满担忧的神色扑向谢天涯后夜问充满了羡慕,这样的女子真是不多了啊,同时又回忆起前世同吕晓梅的欢乐时光,看着谢天涯羡慕感慨着;“兄弟真是好幸福啊,回到家中有一个人在默默的等着你回来。”

    “这是舍妹谢悠然,天涯能活到现在唯一的牵挂就是舍妹了。”谢天涯语气充满溺爱,不过话中却蕴含了警告,明显是冲着夜问说的,就算不敌,哪怕是死也要硬磕的。

    夜问明白话中的意思,控制人那是下策,心中必有异心,迟早会反,只有让人心甘情愿的卖命才会比较安全,不用常常担心会在背后捅刀子。

    “哥,这是谁啊?”谢悠然心中充满了好奇,平常哥可不会带陌生人过来,就算熟人也不会带来,怎么会带来四个人,而且其中一个看着还是富贵公子哥?

    谢天涯有点不知如何介绍,支支吾吾的看着谢悠然就是说不出来。

    “本公子夜问。”

    “啊?”谢悠然惊讶的双手捂着嘴愣愣的看着夜问。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