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不辞而别

    “咳咳咳咳令牌在”在缺氧窒息中脑袋眩晕感让夜璃下意识的将脑袋看向了旁边佝偻着腰的老者。

    夜问顺着目光看向了旁边的老者,看到的是已经贴近跟前的一张眼冒神韵的老者。

    “嘭”夜问的心中猛然受到一拳刚猛的打击,连同夜璃一起砸在了墙上,墙壁上挂着的刀剑武器哗哗砰砰的掉落在了地上。

    “咳咳咳咳”夜问被灰尘呛了不断咳嗽,也不管夜璃了,直接站了起来眼神冷漠的看着腰板挺直的老者。

    老者看着夜问好似没有任何受伤的样子瞳孔微缩,迈着诡异的步伐接近夜问。

    “艹,老东西给脸不要脸是吧。”夜问生气了,被打一下没事,不过呛了一嘴的灰可是够难受的,看到头发灰白的老者冲了过来吐了口口水骂道。

    说时迟那时快,老者移动的速度已经出现了残影,一拳还是直奔夜问的心口而来。

    夜问手一拨把老者的拳头拨向了一侧,看到变招拳变抓抓向手臂后猛然出脚狠狠踢在了老者的肚子上。

    被踢倒在地的老者单手撑地刷的一下站了起来,不过脸色却是潮红,看了一眼刚刚爬起的夜璃后转身就想离开。

    而夜问岂能让这老者跑了?直接一个箭步上前也不会招式直接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本来想跑的老者用手格挡了一下,嘭的一下老者蹬蹬蹬的双脚用力踩着地面向后退去,嘭的一下撞在了墙上。

    在老者格挡承受力量向后退去夜问紧随其后上前还是一个大巴掌照着老者的脸就扇了过去‘啪’的一声直接抽倒在了地上。

    在老者倒地的瞬间一枚漆黑闪烁着光泽的令牌从老者的胸口处掉了出来。

    在令牌掉出瞬间夜璃和老者同时脸色就变了,夜问没有注意到夜璃的神色,不过看到老者的神色变的紧张后瞬间就明白这才是真的令牌。

    看到老者伸手要去拿令牌夜问一脚踢在了老者的身上给踢飞了,看到这时四名黑衣护卫和夜璃上前后一人一个大嘴巴子扇飞了弯腰捡了起来。

    “这才是真的令牌,是吧!怎么这么不听话呢,早拿出来不就省的皮肉之苦了?”夜问把玩着入手冰冷的令牌微笑着。

    “您到底是谁。”老者站起身来眼神中充满了警惕和疑惑,同时因为夜问的强大武力也让老者自动用了尊敬语。

    “你不是夜问,到底是谁!”夜璃也站了起来,看着眼前如此陌生的夜问,一个就算在变,那习惯那性格是不会变的,刚刚在那自己心神被那吊坠牵引之时夜问那毫不犹豫的动作和问话分明就是一个经验老套之人,不可能会是一名16岁少年能学来的。

    那令人直接到宗师强者的宝物夜璃也明白了过来,这世间如果真有那种宝物,谁会交易给别人?只要有那东西在手,何愁人员高手问题,只要发布出消息,替其卖命的将会数之不尽。对方又岂会还在乎区区的一支军队?现在看来对方就是冲着令牌来的,冲着那秘密军队来的。

    “我不是说了么,我就是冲着这支军队而来,以后我还是你儿子,你们想要做的事我不去理,也不去问,你们走你们的路,我走我的路,互不相关,别来烦我就行。”说完夜问看向了那四名黑衣护卫连同冲进来的黑衣护卫。

    因为房屋太小的原因一下进来了10来位立刻闲的拥挤了起来,夜问手持令牌看着黑衣命令道;“出去。”

    “是,主人。”黑衣持刀护卫冷漠恭敬的应声而出。

    看着真管用夜问笑了,摘别人的桃子就是吃着香甜。

    “看来夜府的护卫也不能给你了啊,那我就全盘接收走了,记住别烦我,我只要这支军队,敢背后烦我惹恼了我可不管你们是谁。”说完夜问直接走出了这间已经烟尘弥漫的店铺。

    看着夜问带着原本是属于自己的黑衣护卫离开后夜璃愤恨无奈,看着老者叹息;“秦老下一步怎么办?”

    “禀报给上面,让上面做主,另外此人绝不是宗师境界强者,可能已经突破了宗师境界到达了从未有人可以到达的境界。”老者神情精神像是找到了人生目标一样,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突然年轻了一样。

    “不是宗师境界?这怎么可能?他才多大?”夜璃怔怔的看着秦老,实在是有些懵了,这就像是原本就是屌丝一样的穷小子突然变身亿万富翁一样,不可思议难以接受。

    老者神色炯炯像是燃烧起了斗志的火焰望着夜问消失的街道道;“他是夜问么?老夫敢肯定他不是,至于是谁老夫不知道,至少老夫知道他不是宗师强者,因为老夫就是宗师境界。”

    夜璃震惊的目瞪口呆,原本以往因为尊老而称呼秦老的老者就只是一个在此处专门传递消息的老者竟然是一位宗师强者,何曾几时宗师强者这么不值钱了?

    不说夜璃和老者俩人如何,当来到街道夜问就只留下俩名黑衣护卫,其余人皆打发回去夜府带领还在夜府的其余黑衣护卫一同回迷雾山脉等待。

    现在是应该去锦绣楼了,黎明已经到来,崭新的一天即将开始。

    边走手中边把玩着漆黑闪耀着黑芒的令牌,只见正面纹有一个大大的夜字,背面则是纹有一簇火焰的形状,也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夜问也不敢去使劲去捏,万一捏坏了找谁说理去。

    如今已有一支军队,还需要去检阅,该是筹备建立兵工厂了,这世界纯粹的冷兵器时代,如果出现了枪支火炮,那将是给这世界掀开了崭新的一页,而我则是推动这世界的伟人!

    来到锦绣楼夜问直接问掌柜的东明旭在哪个包间知道后直接上了二楼推开了房门。

    当看到只有东明旭和小柔在后夜问愣住了,谢悠然呢?没有去想谢天涯,先想到的是那眼神纯净的谢悠然。

    “夜哥您来了,小弟这就让人上菜。”东明旭看到夜问进来后赶忙起身低头哈腰的问候。

    “那俩位呢?”夜问脸色不善的看着东明旭,明明是让东明旭照顾的,人给照顾没了?

    东明旭脸色一苦,那俩位尤其是那男的可是位厉害的角色,哪敢得罪啊?人家想走留也留不住啊,看着夜问苦着脸道;“夜哥这不怪小弟啊,是那俩位想走,小弟也留不住啊,她知道小弟好话都说尽了,那俩位就是不听,说有缘再见啊。”

    夜问皱着眉看向了站起身低头恭敬站立一旁的小柔道;“是这样么?”

    “是这样公子,奴婢看着东公子怎么劝都劝不住,说是回门派去了,有缘再见。”小柔低着头恭敬道。

    “什么门派?”

    “圣门,这个小弟知道,乃是东方武林中三大顶级门派之一,高手无数是武者向往的门派之一。”东明旭赶紧把知道的一五一十的全部都说了出来。

    ‘东方圣门’夜问嘴角微翘微微一笑,看来日后有必要去一次东方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