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罪孽从何而来

    “哪来的毛头小子。”当房门被推开房间中的年老女人转身看着一袭白衣的少年不客气道,不过当仔细细细一看总觉得有些眼熟。

    年老女人旁边的壮汉低声在其耳边说道;“好像是夜公子。”

    “夜公子?”年老女人眼冒精光的看着夜问,心中想着举报线索给十万两白银,虽说没有写着如果抓到给多少,不过肯定比十万两多吧?即使说明是宗师强者又如何?来软的不会?

    年老女人马上趋媚笑了起来,小跑来到夜问面前卑躬屈膝的道;“原来是夜公子啊,夜公子好久不来了啊,姑娘们都日夜盼着夜公子临幸纳。”

    夜问没有搭理面前讨好的年老女人,只看见好似柴房的房间中捆着一名年轻的女子,而在地上却有一片血泊,血泊上正有一名缺失了一条手臂的孩童在浑身抽搐哀嚎着。

    看到有陌生人进来当听到是夜公子,是那被官府通缉的宗师强者夜公子后被捆绑在墙角的女子眼睛露出希望之光,看着夜问哀求道;“夜公子救救奴婢的孩子,求求夜公子大发善心救救奴婢的孩子。”

    “小翠给老娘闭嘴,夜公子岂会脏了手去救你这等肮脏之人的孩子。”年老女人面露凶光的看着被捆女子。

    随后看向夜问后马上转变成阿谀讨好的神色;“让夜公子看见这等肮脏之处真是奴婢的过错,还请夜公子移驾让奴婢叫来近日刚到的花魁让夜公子尽兴。”

    看着被捆女子那爱女之心的目光夜问淡淡的叹了口气,心终究是不忍,下达命令和亲眼所见终是俩码事啊。

    夜问缓慢的伸出右手对被捆女子比划了一个一字,然后慢慢转身等待着。

    被捆女子挣扎着向着夜问‘砰砰砰~~~’磕了九个响头,额头都出现了血迹,嘴中不断的说道;“谢谢夜公子,谢谢夜公子愿意收留小女。”

    磕完九个响头后被捆女子看向了身旁露出尖刺的木柴,留念的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孩子神色露出绝然的神色毅然脖子对准尖锐的木柴。

    ‘噗’的一声鲜血狂涌而出,女子慢慢身体瘫倒在了血泊中。瘫倒在血泊中的女子脑袋对着女童眼睛露出慈祥不舍的神色,口中喃喃道;“我的孩子,你要活下去啊。”女子缓慢闭上了眼睛。

    夜问听到声音后没有回头去看,而是淡淡的开口道;“这个女童本督要了,带去包扎然后送到闻香阁,否则你也随她去吧。”

    说完夜问直接迈步走了出去,丝毫没有管愣在原地的年老女人。

    年老女人看到夜问离开消失后恨恨不屑道;“啊呸,真当自己是夜府公子啊,还这么使唤老娘。”不过说归说,年老女人还是走到倒在血泊中浑身抽搐的女童跟前,丝毫不顾及是否会伤到孩童,直接伸手掐着脖颈提溜起来就离开了柴房,也没有去管已经死了的女人。

    回到了闻香阁看到东明旭正在等待后夜问一愣,这么快就来了?

    看到房门打开夜问出现在面前东明旭赶紧站了起来,一如既往的讨好的看着夜问道;“夜哥您来了,小弟就知道夜哥不会被抓。”

    “来的够快啊,在这里快活着吧!”夜问看着东明旭头发已经稍白,俩眼无神,眼下青淤,眼圈发黑,面色比较苍白晦暗没有光泽,这么明显的症状明显是纵欲过度的症状。也不劝诫东明旭,慢慢走进随手关上了房门,站在了窗户面前,打开窗户看到外面一片人造湖美景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夜哥叫小弟岂能来晚啊!”东明旭嘿嘿笑着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

    “晓峰呢?”

    东明旭脸色一变,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夜问的背影小声回道;“晓峰去国都了。”

    “刚走。“东明旭又补充了一句。

    “你为何不走!”夜问轻飘飘的一句话瞬间房间中寂静了下来。

    ‘咚咚咚’闻香阁的房门突然有人敲了起来。

    “进来。”夜问淡淡的开口道。

    一袭黑衣的1号恭敬的走了进来,看着夜问单膝跪地恭敬说道;“秉督主,死了。”

    夜问挥了挥手,1号起身恭敬的又走了出去,关上了房门守在了门口。

    当听到夜问的黑衣护卫说‘死了’的时候东明旭心中狠狠的抽搐了一下,甘晓峰死了?随后下意识的看向木床,如果自己没来,也会死吧,东明旭越想心中越冷,霎时间只觉浑身冰冷,心中一寒。

    “明旭啊,你说人心怎么那么不可靠呢?”夜问语气有些伤感。

    砰的一声,东明旭跪在了地上,看着夜问的背影说话磕巴道;“小~小~小弟~不~不~不~知,小~小~小弟~可~可~可没~告~告~告密!”

    “起来吧,本督信你。”夜问转过了身来,微笑的看着东明旭,上前扶了起来,感受着东明旭浑身颤抖微微摇头道;“本督还是那个夜问,只不过会武了而已,就这么可怕么?”

    刚开始没有丝毫的害怕,不过现在竟然有些害怕了起来,过来时打算着还和以前一样,就算不是夜府夜知府公子了,不过却变成了宗师武者,就这点也值得东明旭去巴结,任何一个宗师强者都值得人的尊敬。

    没看见皇宫中的俩位宗师强者么,只要隐姓埋名的宗师强者露出愿意一丁点的投靠意愿,那么就会有无数的势力去抛出橄榄枝招揽。

    不过现在东明旭怕了,看着好似变了一个人,变得冷漠的夜问微微的颤抖起来,不过嘴上却说;“小弟怎么会怕夜哥,更何况是夜哥才有小弟的今天,若不是夜哥小弟不知身在何处了。”

    “可是为何有的人就怕了呢?”夜问一脸不解的神色看着东明旭。

    东明旭快哭了,哭丧着脸颤声说道;“小弟真不知啊。”

    “现在在东家如何了。”夜问拍了拍东明旭的肩旁坐在了椅子上。

    东明旭轻轻的深吸一口气压制住心中的惊恐缓慢道来。

    在这一个月时间里黑丝袜一出现果然非常受男性的追捧,而购买最多的确实各商甲的夫人小姐,尤其是夜春楼里面的人,不过在夜问被通缉的那天虽说受到了家族的质疑,怀疑私通夜问,不过因为黑丝袜的畅销而不了了之,现如今已经把货物铺散到了国都那边,那边才最有钱的地方。

    而东明旭因为是发起者之一,一时风头强劲成为了东家族长继承人最热门的人选。

    “赚了多少钱了?”夜问听着听着就不耐烦了起来,这不就是发家史嘛,前世看小说可比这精彩多了。

    看着夜问眉宇间不耐烦的神色东明旭赶紧闭上了还继续说的嘴,细细算了下如实回到;“到昨天为止收入八百五十万银两,这是所赚的,大部分都是免费送的。”

    夜问明白的点了点头,这就是跟送礼一样,如果不孝敬一点肯定会有小鞋穿。

    正在这时闻香阁外面突然‘咚咚咚’响了起来。

    “进来”夜问皱着眉看着门口。

    1号恭敬的走进这次没有跪地而是低头恭敬道;“秉督主,夜知府到。”

    夜问淡淡点头开口;“让夜知府进来。”夜璃的过来在夜问的预料之中,过来也是要和夜璃或者说是夜璃背后的势力要权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