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一声叹息

    “站住,干什么的。”书房院门口俩名守卫护卫看到一名小侍女小跑过来阻拦了下来冷声喝道。

    “俩位大哥,奴婢有急事求见知府大人,万分的急事,就俩位大人通报一下。”小侍女神情焦急的向院中的书房位置看去,恳求着俩名护卫。

    其中一名护卫冷着脸看着面前的侍女冷声道;“不行,谁都能见知府大人那岂不是要忙死,除非知府大人准许,否则不行。”

    小侍女咬了咬牙想到如果这事让知府大人知道没准就对自己另眼有佳了呢,从腰间掏出几两碎银就往说话的护卫手中塞去,恳求道;“这位大哥,奴婢是真有急事,事关知府大人,还请护卫大哥通融通融。”

    护卫接过碎银掂量掂量露出了微笑,看着侍女微笑道;“如果知府大人不见那就怪不得我了。”

    “是是是,只求护卫大哥通报一声,就说三姨太侍女小花有重要事情要禀报,关乎知府大人。”小花侍女焦急的看了看书房,又向身后看了看。

    “你等会。”护卫说了句就迈步朝院中书房走去。

    来到书房门口护卫低头恭敬说道;“秉大人,三姨太侍女小花有要事禀报,说是关乎大人。”

    书房中的夜璃思绪飘忽被门外的护卫喊醒了过来,想了想开口道;“让她进来。”

    护卫得令后又回到了院门口,看着侍女小花道;“你这钱花的不冤,知府大人让你进去。”

    “谢谢大哥,谢谢大哥。”侍女小花连忙拜谢,小跑到了书房门口停住了脚步,低头恭敬道;“三姨太侍女小花求见大人。”

    “进来。”

    侍女小花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走进了夜璃的书房。

    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夜璃满脸的威严侍女小花立刻跪在了地上说道;“秉知府大人,夜公子叫三姨太去了他的房间,而且还是搂着过去的,还把奴婢给支走了。”

    ‘啪’的一声夜璃手中的毛笔应声而断,看着跪在地上的侍女小花夜璃声音颤抖道;“千真万确?”

    听到毛笔断裂的声音和夜璃颤抖的声音侍女小花把头压的更低了,不过语气却更坚定了道;“奴婢看的清清楚楚。”

    “你做的不错,让本府赏你点什么呢?”夜璃站起身离开了座位来到了跪在地上侍女小花的前面。

    看着夜璃的官靴脚面小花突然后悔了起来,只觉四周异常的压抑,头低的更低了,声音颤抖道;“奴婢是为了大人。”

    “好一个为了本府,那本府就赏赐你~”话没说完手掌就罩着跪在地上的侍女小花脑袋拍了下去。

    ‘噗’的一声侍女小花吐出一口鲜血,想抬起头问问为什么,可是脑袋太晕无力的瘫软在了地面上。

    夜璃确定侍女小花已经死了后坐会到了书桌后面的椅子上喊道;“来人。”

    “属下在。”马上就有一名护卫应声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有人行刺本府已被本府击毙,拖出去。”夜璃冷着脸盯着已是尸体的小花。

    “是。”还是刚才那护卫,通报的那护卫,看着刚才还是活生生的人如今已是成为了一名尸首心中突然害怕了起来,想到拿到这月工资就不干了,生命竟是如此的脆弱。

    看着地面上那一小摊鲜血夜璃闭上了眼睛叹气道;“唉~~~做人难,我已经老了么?”

    不管夜璃如何,在到达房门口时夜问直接抱起高淑英踹门而入,跟随在夜问身后的1号把房门关上抱着孩童护卫门口起来。

    一时间只听到屋中撕扯衣物声音慢慢的出现了肉体的撞击声和喘息声。

    三个小时后夜璃带着一名身背药箱的老者来到了夜问的院中,看到一名黑衣护卫抱着断臂孩童守卫着房门,而屋中还不断的传来肉体的撞击声和喘息声夜璃双眼闪过一丝的愤怒,缩在衣袖中的手掌猛然捏成拳。

    “夜知府,可还进去?”老者也满脸的尴尬,这来的也太是时候了。

    而这也不能怪老者尴尬,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夜璃才过来的,没想到还是撞见了,就这样双眼欲喷火一样盯着那不断传出声音的房屋。

    随着一声女性高昂的尖叫后夜璃眼中的怒火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深深的悔恨。

    又等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夜璃不离开身背药箱的老者也没有离开,就这么陪着夜璃站在院门口。

    ‘嘎吱’一声房门打开抱着断臂孩童的黑衣护卫走了进去。

    看到房门打开后夜璃带着老者也走进了院中,直接走进了夜问的房屋。

    当进入夜问的房屋中夜璃的表情倒是异常的平静,而身背药箱的老者却是面露宅异之色,看了看一脸平静的夜璃和夜问,又看了看脸色湿润眼中尽是春情的高淑英看见地上那破裂丢弃的黑丝袜顿时明白了过来。

    明白过来后老者更是尴尬了,这当作没看见吧,又三位都在这呢,想走吧,又更不合适,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就那么愣愣的站在了原地。

    要说更尴尬的莫过于高淑英了,偷情偷到被夫君直接撞见,而且还是和夜公子,虽说已经证实是掉包的,不过面容身材都一模一样这让高淑英就算知道夜问不是夜璃的孩子,也心中那羞愧之情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

    “老爷。”四人沉默许久高淑英把头低的低低的,羞愧的低声道。

    夜璃没有回应高淑英,而是平静的看向夜问;“你很好。”

    夜问点了点头;“确实很好,不错,人本督要了。”

    “送你了。”夜璃说完直接转身离去。

    “老爷。”高淑英低声抽泣起来,刚起步追去就被夜问拉住了。

    “干什么去?现在你是本督的人了,以后伺候好本督就是你的事情。”夜问手抬起高淑英的下巴眼对眼对视着,看着高淑英那娇羞的目光夜问邪魅一笑,怪不得夜璃钟爱呢,这样的极品尤物谁不钟爱呢!

    一旁始终沉默的老者看不下去了“咳咳,夜公子让老夫给谁看病?”

    “本督乃东厂督主,不是夜公子。”

    老者怔了一下,这才回想起夜知府的公子已经死了,而面前的却是宗师强者,老者讪讪一笑抱歉道;“督主抱歉,老夫搞错人了。”

    “额,给这孩童看病。”夜问淡淡的点头,

    老者看向黑衣武者怀中的孩童,伸手接了过来,准备抱着孩童去床上时看到那床单的污渍果断的小心放在了桌面上,把茶壶茶杯拿了下去,又把药箱放在了桌面上开了开来,取出来一堆瓶瓶罐罐和薄布条。

    小心翼翼的拆开布条,当快拆开时老者停住了,看着夜问询问道;“这是新伤口刚刚上的药,是否从新拆开上药?”

    夜问点了点头;“从新上药,要用最好的药。”

    听到夜问的话后老者闭眼了,在睁开后继续了工作,把一切都暂时的忘却了,眼中只有眼前的病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