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第一印象

    四百人的行军队伍,这放在任何朝代除非是战时,不然立刻轰动了起来,现如今夜问就是这样的姿态,不管你来多少人,不管任何势力如何看待,谁敢来直接灭谁。

    在夜问的队伍刚出城时消息就已经传达到了各方首脑的桌前,有人惊疑有人暗叹,皆派出手下随时关注着夜问前行队伍的动向。

    国都中的太子赵游诏也收到了一份情报,看着手中的情报皱眉起来,这夜问是要搞什么?如此大张旗鼓的进国都?先不说能不能暗杀的了赵星野,这连国都城门都进不来吧,这是要硬攻国都?

    身侧一位年老的管家知道面前的太子为何而皱眉,也知道太子如今正在等待着河南府知府夜问赶来国都暗杀陛下,当听到太子所等候的竟是如此嚣张之人时,就算见惯了大风大浪的老人也是颇为惊叹。

    “太子殿下,这夜知府是不是年少无畏?自认为拥有了一支军队就敢明目张胆了起来。”管家知道太子的所有事情,现如今为太子担忧了起来,把希望寄托于这样的人身上,令人担忧啊。

    “敢这么明目张胆直接行军,要么是傻子,要么对自己拥有绝对的自信,本太子更倾向于后者,能不动声色隐忍至今,连夜璃都被骗过,这样的人,不会是傻子,哪怕他才紧紧只有十六岁。”赵游诏神色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不过却隐隐的有些担忧。

    管家看着太子担忧的神色转念一想,“太子殿下莫不是担忧猛虎无人可治?”

    太子叹气了一声,“是啊,纵有万般智谋,在绝对实力面前,只是玩笑而已啊。”

    年老的管家本想问为何要引虎入室,想了想终究没有开口。

    看着面前看着自己长大的老人的神情太子已经猜到所思所想,对其老人没有丝毫的隐瞒,无奈叹息道:“如若不引虎,这朝堂之上,哪里还有本太子的地位?文官之首宰相所文山忽然左右摇摆起来,这天下,要易主了。”

    “那太子殿下您。”老管家欲言又止终化为一声叹息。

    “无妨,只要不死终有机会,如果那夜问要皇位,本太子给他又如何,只要活着,就有机会。”赵游诏眼神闪烁着阴沉的光芒,身在国都就如同囚笼,走,就会被按叛国之罪,留就是赵星野刀下之鱼,不混乱起来,无法立命。

    在国都中太子赵游诏即盼望又愤恨的夜问如今正站在蛟峡之巅充当了看客。

    “督主,为何不冲杀下去一起剿灭了这些人?”一号看着山巅下山沟中数百人厮杀的场景,无数的呐喊怒吼声响彻了连绵的群山中。

    在武器的碰撞人的怒吼厮杀中,一名身穿将军盔甲的中年男子站在巨石上看着面前无端的厮杀无奈的暴喝,“你们这些混蛋,错了,错了,本将不是冲着你们这些粗人来的。”

    对面的半山腰草丛中,一名拉开了巨弓的射手瞄准了正在喊话的领头者,目不斜视的瞄准着,没有去看身旁的大当家,沉稳道:“大当家,真的要杀?”

    只见一名身穿虎皮大衣脸色有一道从眼角到嘴唇刀痕年龄三十左右岁的女人,目光冷然的盯着前方冷冷道:“杀,既然官府不让我们活,那就杀。”

    “孤狼誓死追随大当家。”孤狼语气沉稳的说完,射出了手中的箭。

    ‘咻’的一声,一枚羽箭如同子弹一样带着独特的声音飞越过了正在厮杀的人群。

    站在巨石上的中年男子在孤狼射出羽箭后只觉浑身寒毛炸立,死亡的气息铺面而来,凭借无数次从战乱中生存下来的本能,立马向下一跳。

    噗的一声入肉的声音,身穿将军盔甲的中年男人纵然避开了要害,羽箭还是射中的左肩膀。

    跌倒在地的中年男人捂着流血的肩旁站起身来看向了半山腰,神色似喷火怒吼道:“给本将杀死这些杂碎。”

    吼完右手拔出佩刀冲进了战场。

    站在山巅的夜问看到半山腰上射出了一箭后眼神看了过去。

    “督主,要不要抓过来?”一号也看向了射出羽箭的地方,只见草丛中有俩道身影伫立在那,如果不细看根本看不到那里会有俩个人在那里。

    夜问淡淡的点头,冷声道:“不愿意过来直接杀了。”

    “是,督主。”一号说完直接一个跳跃跳了下去,紫色的身影从山巅上闪了过去。

    半山腰中的大当家和孤狼完全没有察觉到已经有人发现了他们,孤狼依旧拉弓瞄准找机会射正在战场厮杀的将军。

    直到一名身穿紫衣一脸冷漠的一号突然出现在了面前心中徒然一阵惊骇,瞳孔一缩马上丢掉了弓箭拔刀对准了一号。

    “何方朋友?”大当家微笑了起来,抱拳看着一号笑道。

    一号冷着脸连看孤狼都没看,对于一名一流武者一号已经提不起兴致了,完全不是对手,蝼蚁一般的存在,看着面前相貌丑陋的女人一号微微皱眉,现在想的不是要把人带到山巅给督主了,而是杀不杀的问题了,不过既然面前丑陋的女人开口了,一号冷漠的道:“督主有请,俩位请吧。”

    看到面前的紫衣青年丝毫不看自己,完全无视了自己的存在,孤狼心中莫名的生出了一股被蔑视的怒火,不过当自己完全察觉不到面前的紫衣青年是什么实力后,心中又无比的惊骇起来,武者梦寐已久的宗师强者!

    身为数百人的大当家更懂得左右逢源,什么样的人该惹什么样的人不该惹,没有丝毫的迟疑笑道:“承蒙贵督主看的起,我去。”

    “大当家。”孤狼心中焦急了起来,看着女人忍不住喊了一声。

    女人笑了笑,脸色的那道伤疤更显的丑陋了起来,看着孤狼安慰道:“无事,既然是朋友,那就不会是敌人。”

    看到一号转身走向山巅后,女人跟了上去,不过看到孤狼跟来后马上示意孤狼别跟着。

    不过这回孤狼可没有去听从女人的话,而是默默的跟随在了女人的身后。

    女人心中哀叹了一声,孤狼的心意相处了多少年的时间,岂会不知?不过看着前面的紫衣一号,就凭能让如此武者当随从护卫的人,岂会是弱者?

    只见一袭白衣少年背负双手站立在山巅之上,身后一名矮小的紫衣少女在其身后,当少女冷漠无情的眼神回头一望,女人不自觉的心中一颤,好似看到了无情修罗出现在了人世间,而白衣少年就是主宰一切的君王。

    “督主,人已带到。”一号单膝跪地恭敬的道。

    “额。”夜问轻轻的回应了一声,慢慢的转身了过来。

    看到面相丑陋的女人眉头轻轻一皱,人不可貌相,不过没有相貌确实在第一印象中就少了很多的分数,现在的夜问心中就是如此。

    如果一名中年书生或者壮汉夜问还能接受,不过就算身材娇好,而脸上一道丑陋的疤痕完全的把第一印象给拉黑了。

    女人不自觉的把腰弯了起来,面露出恭敬的神色看着夜问道:“蛟帮大当家乔雪琴见过督主。”

    “本督,夜问。”说完淡漠的转过了身去,望向了山巅之下正在厮杀的战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