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隐藏在身后

    国都,太子府中,赵游诏对着铜镜,俩名侍女恭敬的替其穿戴整齐,一旁的老管家恭候在一侧。

    “夜问来了?”赵游诏神色中带着期盼又有些迟疑。

    老管家低着头忧虑道:“秉太子殿下,现如今在城西三里外扎营,看来是要让太子殿下您亲自过去。”

    听到老管家说夜问已经到了国都后,期盼和迟疑之色不见了,神色中又充满了智慧光芒,看着铜镜中一身杏黄色龙纹龙袍淡笑道:“这夜问是想把本太子直接拉下水和满朝官员乃至赵老狗做对啊。”

    “太子殿下,傅刚毅在正厅等候,有大供奉陪同,想必那夜问不会对太子殿下做出什么不敬之事。”老管家深怕太子出现闪失,私自把傅刚毅给叫了过来。

    赵游诏挥退了俩名侍女,看到俩名侍女出去,看到关上门后,苦笑摇头,“此去是福是祸未可知,成则一步登天,败则一捧黄土,那傅刚毅真是投奔本太子么?本太子看未必,想来是赵老狗派来的,如果刚开始没有一个强力的定心丸安住本太子,直接和他撕破脸,对他没好处,看来那赵老狗已经收服了满朝文武,已经开始下手了,如果不去,连活的机会都不会有。”

    一时间屋中寂静,老管家沉默了,自幼赵游诏就聪慧过人,对于这位太子殿下老管家向来是唯命是从。

    抬起头眼神坚定的看着赵游诏说道:“请太子殿下准许老奴随行,死,老奴也侍奉太子殿下。”

    赵游诏从袖袍中拿出一封信笺,双手捧着递到老管家面前,看着老管家诚恳说道:“如果此去一去不回,还请秦叔去一线崖找恭谦王,将这封信交给恭谦王。”

    看到太子殿下明显已抱有回不来的心态,老管家双膝跪了下去,泪水流了下来,双手接过信笺哽咽道:“老奴必将亲手交由恭谦王。”

    “走吧,是生是死,早就由不得本太子了啊。”赵游诏颇为感慨,说完袖袍一甩背负双手准备离去。

    看到赵游诏准备离开后老管家赶紧摸了摸眼泪,恭敬的打开了房门。

    看到晨曦初升的美好景象,赵游诏心情顿时复杂了起来,望着缓缓升起必会光芒万丈的太阳,赵游诏有些神伤,“那夜问的光芒,必将辐射整个帝国,我赵氏皇朝,不知可还会存在。”

    “太子殿下,一起走吧。”老管家哀叹了一口气,语气中带着哀求的看着赵游诏劝诫。

    “走不了了,自从赵老狗登基,就走不了了,现在那赵老狗就希望本太子现在就出去和夜问汇合,不是他死就是我死,这是本太子最后一拼了。”赵游诏挥了挥手,示意老管家不用在说,径直的离开了。

    老管家看着太子那悲凉的身影默然转身走向了另外一个方向,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赵游诏回头看了一眼行步匆匆的老管家,眼神中闪烁出一丝悲伤,停止了走向正门的方向,转身走向了一旁的假山,一个闪身不见了踪影。

    三里外的一处小河边,一名白衣少年手举着鱼竿正在垂钓,身后站立着一名紫衣少女,俩只黑猫安静的趴伏在夜问的俩侧。

    夜问自从看到这条小河就想起了姜太公钓鱼,立马让一号寻来了一副渔具垂钓了起来,其心思正如赵游诏所想,夜问就是在等候赵游诏,不过有一点是赵游诏想错了的,那就是夜问丝毫没有对皇位有什么想法。

    垂钓中自然有鱼上钩,夜问也不管,就这么手持鱼竿,看着咬钩的鱼儿挣扎着四处游走想要脱离鱼钩。

    这时一号快步走了过来,快到夜问跟前时放缓了脚步,低下头单膝跪地恭敬说道:“秉督主,赵氏帝国太子赵游诏已经到来。”

    “让他过来。”夜问平静的看着河面淡漠的说道。

    “是。”说完一号恭敬的起身又离开了。

    不多时一号带着一名身材修长身着麻衣的青年来到了夜问的身后。

    一号单膝跪地恭敬的说道:“秉督主,人以带到。”

    夜问淡淡的‘额’了一声,丝毫没有起身拜见太子的意思。

    赵游诏对于夜问的态度没有太大的反应,反而神色相当的平静,看到明显是夜问的亲卫恭敬的站立在夜问的右侧后,视线顺着夜问的目光看了过去。

    当看到鱼已然咬钩,而夜问却没有钓上来,就这么看着鱼挣扎着四处游走,沉思了一下心中顿时明白了过来。

    沉吟着,看着夜问的背影沉声说道:“游诏答应夜督主的条件,不过。”

    夜问没有意外赵游诏能够看出来自己这摆明的意思,嘴角露出了微笑,“不过什么?”

    “请夜督主把赵老狗的命,留给游诏来解决。”赵游诏眼神复杂的望着夜问的背影,这岂是十六岁的少年?明显比当朝宰相所文山更加的心机深沉,这是想把一切责任全部推到自己的头上,夜问只是自己的一把剑,而其实真正是那把剑的,却是自己啊。

    “太子陛下果然聪慧,本督原本是想立当今陛下的幼子赵光启为皇,你知道本督为何又改变了注意,支持你了么?”

    夜问淡漠的声音传进了赵游诏的耳中,让赵游诏浑身一颤,望着白衣少年夜问的话语接了下去,“夜督主为何?”

    “因为你是聪明人,本督更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而也缺少一名聪明的手下。”夜问把鱼竿直插土中,任凭鱼儿挣扎,也丝毫不去管。

    看着如此动作,赵游诏知道夜问可以放权,把权利交由自己来管,不过就像这鱼竿一样,可以放下,亦可以握在手中。

    赵游诏缓缓的双膝跪了下去,头颅低了下去,臣服的语气看着摇摆的青草说道:“游诏愿意臣服。”

    夜问缓缓的起身,转身看着双膝跪地的赵游诏,笑了起来,“本督相信陛下。”

    “谢督主。”听到夜问亲口喊出陛下后即使以赵游诏的心境亦有些激动起来,丝毫没有怀疑过夜问的能力,早在蛟峡那一战,情报就已经到了赵游诏的桌面上,同时知晓了,那带路过来的紫衣青年,同样是超越宗师强者的存在。

    已知的明面上就已经有俩位超越宗师强者的存在,这是任何一个帝国都没有出现过的存在,只要有一位就可以重新建立帝国统治。

    这时一名蓝衣武者快步走了过来,没有去看跪在地上的赵游诏,来到夜问面前直接在赵游诏身旁单膝跪地恭敬说道:“秉督主,有万人军队朝这里行军而来。”

    “扯大旗。”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