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龙撵之上

    紧紧因为一句话,就惹杀生之祸。

    紧紧因为一句话,就平步青云。

    机遇往往只是看人会不会去做,会不会去说,有时候没有风险哪来的收益。

    夜问看也没看已经身死的赵星野,缓缓迈步走向了龙撵,心中微微的颤抖了起来,龙撵,只有帝皇才可乘。

    这时赵游诏回过神来看到了秦老,太子府的老管家,仇愤之色变成了悲哀,走到了一直是在打理太子府大小事宜的老管家面前,神色悲痛的道:“秦老,本太子待你不薄吧?父皇在世时待你不薄吧?为何要背叛?”

    秦子石面色平静的望着赵游诏,平静的说道:“太子殿下您误会了,老奴一直没有背叛,老奴自始至终都是陛下的人。”

    “太子殿下您自以为藏在暗处欺瞒陛下,如若不是陛下贪恋美色,皇后一直苦苦哀求,不惜侍奉陛下以求太子殿下您活下去,否则岂容太子殿下您活在世间。”秦子石想到这叹息着。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太子殿下,如果有轮回,老奴愿意只做太子殿下的人。”说完苍老的脸露出了微笑,举手狠狠的击在了天灵盖上。

    四周寂静,秦子石的声音让在场的每一位都听的清清楚楚,原本一直不知皇后乃是何人,自从赐封后就一直在后宫之中,无人可知其样貌,如今却是一清二楚了,看着赵游诏都露出了怜悯之色。

    俩行清泪自赵游诏的脸颊上滑落了下来,口中呢喃着“母后。”

    秦子石嘴角溢出了鲜血,神色平静的看着赵游诏最后说了一句,“太子殿下您的母后,自从先帝驾崩后很不容易,这不是她的错,您错怪皇后了,她都是为了您才会苟活在这令她心碎的人间。”说完闭上了眼睛向后倒了下去。

    嘭的一声,看着秦子石就这样死了,脑海中回想着母后那悲痛的神情,无助的眼眸,心狠狠的震颤了起来,原来都是我这当孩子的无能啊。

    只觉浑身无力跪在了地上,好似在跪在死去的秦子石,而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赵游诏的心混乱了。

    一身紫衣的一号缓步走了过来,拍了拍其肩膀安慰道:“活着就得向前看。”

    赵游诏抬起迷茫的眼神看向了紫衣青年,呢喃道:“为什么要让我知道啊,为什么现在才让我知道啊。”

    一号皱了皱眉,看到龙撵已经换上了蓝衣武者后,如果在浪费时间督主岂不是要不满了?神色冷漠了起来,内力于口,声音如丝冷漠的说道:“如果不想死,就起来,未来的陛下岂能如此难堪,督主若是不满,你的母后所做的一切都将白费。”

    说完直接快步来到了龙撵右侧,当站在龙撵右侧后龙撵中传出来一声冷漠的声音,“百官上朝。”

    一号凝聚内力看向了文武百官冷漠的传达督主的谕令,“百官上朝。”

    “起轿~~~回宫~~~”

    赵游诏神情恢复了过来,嘴角口鼻皆溢出了鲜血,一号的那一声内力穿耳对于柔弱的赵游诏来说,无异于一次重锤击打在身上,这次没有人来扶了,挣扎着起身看了一眼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秦老,转身离去。

    龙撵走的不快,因为这是第一次进国都,也是进入最高权利中心的第一天,禁卫军全部撤到了后面,蓝衣黑衣武者护卫着龙撵朝皇宫而去。

    一号看着赵游诏艰难的跟随在了身后冷漠的看了一眼后不在关注,警惕起了四周起来,哪怕是任何一人,蝼蚁一样的存在,也不容许疏忽大意让刺客接近龙撵。

    露过‘人来人往’茶馆时,在左侧的貂蝉猛然转头看向了右侧,然后又看向了前方。

    这时一号扑捉到了一丝杀意,蓝衣武者也敏锐的察觉到了那若有若无泄露出来的一丝杀意。

    二楼茶楼上,一名手持弓箭黑衣人张弓对准了正在前行的龙撵。

    从现身露头到张弓瞄准放箭仅用了三秒时间,一支闪烁着冷芒箭头尾缀银色羽毛箭支射向了龙撵而来。

    一号纵身一跃徒手抓住了箭支,在空中华丽的翻转了个身,手中的羽箭以来时更快的速度射了回去。

    茶楼上的黑衣人侧身避开了箭支,擦着脸颊嗖的一声飞过,钉在了木柱上,嗡嗡作响。

    看到竟然这名黑衣人躲了过去,本来自信满满的一号已经回到了龙撵的右侧,当察觉到没有入骨声后,顿时眼眸冷芒一闪,正准备在次跳跃上去斩杀,这时龙撵中传出来一声冷漠的声音,“反应够快,是个人才,活捉回来。”

    “是,督主。”谕令不可违背,本来起的杀心按了下去,看到那名黑衣人竟然转身逃跑后,直接纵身一跃追了上去。

    不多时一号提着软趴趴的黑衣人来到了龙撵的右侧,蒙面的黑衣已被一号所摘,露出了一副可爱的俏脸。

    透过龙撵那透明的帘布,看着身高不足一米六,身材娇小一副可爱的俏脸本是冷漠的表情露出了笑意,本来如果是一位男黑衣者,因为身手反应不错,收做东厂人员也未必不可,而现在却是少女后则当贴身亲卫

    ,正好只有貂蝉一人少女,一号则为男性,当贴身亲卫不甚满意,这下正好。

    “带进来。”夜问淡漠的说道,没有丝毫去询问这名黑衣刺客是否愿意。

    “是,督主。”一号恭敬的回应,看了一眼手中的黑衣刺客,此时一号的心中竟然羡慕起了这名少女。

    街道俩旁的百姓们看到龙撵这么快就又回来了,跪在地上口称‘万岁万岁万万岁’,没有一人抬起头去看龙撵中人的模样,只是低头看到护卫龙撵的禁卫军竟然换衣了?

    不过当龙撵过去,后面文武百官徒步跟随,还有近百的禁卫军,让百姓们心中猜疑了起来,今天官老爷们都怎么了?

    当黑衣刺客少女被放在了龙撵上,神色犹豫的神色站了起来。

    这龙撵也是足够大,即使五六个人在上面也不会觉得拥挤,坐在座位上夜问右手支撑着脸颊斜着头看着龙撵上面慢慢站起来的黑衣少女。

    黑衣少女站起身下意识的摸向了腰间,当摸了个空后,又看向了四周。

    “不用看了,既然来了,就走不掉了。”夜问看着打量着四周想要逃跑的黑衣少女淡笑着。

    “你不怕本小姐杀了你?”黑衣少女瞪了一眼坐在位置上的夜问怒嗔道。

    夜问笑了,戏虐的看着黑衣少女道:“你可以试试,如果你不能杀死我,做本督的贴身奴婢如何?”

    “就怕你没命享受。”黑衣少女想到面前这位皮肤白净好似养尊处优的公子想必不会武功,一个飞腿横扫了过来。

    “大胆。”一号侧眼一看龙撵中的情形立马心惊了起来,怒吼道。

    貂蝉更快,直接跃进了龙撵中单手锁喉抓向黑衣少女的脖颈。

    夜问肃然起身站在了貂蝉和黑衣少女的中间,一只手拦住了貂蝉,一只手抓住了黑衣少女的脚脖。

    “回去。”夜问沉眉看着貂蝉冷声说道。

    貂蝉充满杀意的眼眸看了一眼黑衣少女后跳下了龙撵。

    “放开我,你这个色痞。”黑衣少女用另一只脚连踢夜问都被夜问挡下后,满脸的羞怒,被人抓住脚这是多么亲昵的动作,只有夫君才可以这样,如今却被一名陌生人这样抓着不放。

    夜问倒没有那想法,松开了手又坐在了座位上,单手支撑着脸颊满脸笑意的看着黑衣少女,“你输了哦。”

    “本小姐的父亲乃是恭谦王,就凭你也想让本小姐当贴身奴婢,做梦,大师兄二师兄都会前来刺杀你,直至你死亡。”黑衣少女满脸不屑的看着夜问。

    “恭谦王?胆敢刺杀本督派军队抹平就是。”夜问轻笑了一声,没有丝毫的在意。

    看着夜问如此神态,像是激怒了黑衣少女,手指着夜问气急反笑道,“就凭你?”

    “就凭本督!敢不敢打赌呢?”戏虐的看着黑衣少女,突然发现只有在心思单纯的人面前,自己才可以放下那冷漠的心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