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态度决定一切

    黑衣少女沉默了下来。

    注视着那一双明亮且充满信心的眼眸,黑衣少女迟疑了,回想起了在‘人来人往’茶楼中,偶遇二师兄沈奇正。

    想起当在‘人来人往’中正在和大师兄注视着过来的龙撵,正巧二师兄沈奇正焦急的跑了上来,当看见大师兄尤文彬后,露出了惊喜喜悦之色,“大师兄,王爷已到国都,正在城西百花香酒楼中,让你赶快过去。”

    当听到王爷恭谦王来到国都后,没有思索直接朝沈奇正谢了一声,直接小跑了过去。

    当尤文彬在茶楼中身影消失后,沈奇正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看着小师妹赵盼彤感叹道:“师妹啊,大师兄真是好苦啊。”

    赵盼彤露出了疑惑,“大师兄怎么苦了?”

    沈奇正欲言又止的看了看赵盼彤,思想争斗了一番,叹气一声,“唉,罢了罢了,谁叫二师兄看大师兄如此痴情呢!二师兄有话就直说了。”

    “二师兄你说什么呢啊。”赵盼彤脸上露出了一抹羞红,娇羞的嗔道。

    沈奇正摆正了神色,严肃的看着赵盼彤,“师妹。”

    “啊~二师兄怎么了?”沈奇正严肃的表情吓了赵盼彤一跳。

    “大师兄被王爷叫了过去,是让大师兄试探那龙撵之中少年的实力,如果实力低下,王爷则会悍然出手,拼着对战俩名宗师强者,也要斩杀了龙撵之上的少年,而试探之人,则是大师兄。”沈奇正严肃的看着赵盼彤一字一字的说了出来。

    赵盼彤神色一慌,“怎么能让大师兄去试探,我去找父王。”

    沈奇正拦住了赵盼彤,认真的看着赵盼彤说道:“师妹喜欢不喜欢大师兄?说实话。”

    赵盼彤脸上的羞红越加的深了,低下了头颅摆弄起了衣角。

    看到赵盼彤沉默如此的动作神态,沈奇正叹息一声,“师妹啊,大师兄说过,他是因为你太小,而没有对你表白,这不正是一个机会!师妹来试探,二师兄在茶楼门口替师妹阻拦,让大师兄知道师妹的心意,到时二师兄来当这牵媒之人。”

    “谢谢二师兄。”赵盼彤羞红了脸狠狠的点了点头,接过了自沈奇正来过来的弓箭。

    回过神来想起在一线崖,收到情报中疑似宗师强者在河南府出现俩位,大量一流武者疑似出现五十人以上,二流武者疑似上百名,这些紧紧只是暂时汇报上来的数据当时怎么就想到会刺杀这位少年的?

    仅这些就已经堪比一线崖的的武力,还多出了一名宗师强者,哪怕黑衣少女在不明事理,不论战术单看数据的对比就已经是另外一个一线崖了。

    黑衣少女懊恼的干脆直接坐在了龙撵上,扭头不看夜问轻哼一声,“本小姐才不和你赌呢。”

    “哈哈哈哈~~~”看着黑衣少女撅嘴可爱的表情夜问被逗笑了,和单纯的人在一起就是能放松心情。

    在右侧跟随的一号听到龙撵上传出的督主心情愉悦的笑声顿时心中愕然,在一号的心中原本以为督主是天生冷漠的阴险者,没想到也有如此的一面。

    当一股气机向龙撵这方过来,感受着没有丝毫的杀意,而却有一股浓郁的敌意,像是看待情敌那样的气机?

    透过帘布望向了黑衣少女,一号恭敬的询问道:“督主,是否格杀。”

    “不要,那是本小姐的师兄,不许你伤害他。”黑衣少女同样感受到了那股气机,熟悉不能再熟悉的气机,明显是大师兄跟随了过来,自从被抓外面那紫衣青年仅用一招就将自己制服,明显就是情报上面的宗师强者之一,大师兄肯定不是对手,像是踩着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看着夜问气鼓鼓的说道。

    夜问嘴角微扯笑意连连的看着黑衣少女,“不杀也可以,不过你可就是本督的贴身侍女了哦。”

    “不行,本小姐说不行就是不行。”黑衣少女连连摇头拒绝道。

    夜问坐直了身体,摊了摊手无奈的说道:“那就杀咯。”

    “你!!!就是不行!”黑衣少女气的跺了跺脚,想上前暴打夜问一顿,又自知实力不如人,气鼓鼓的一屁股坐在了龙撵上,不在看夜问一眼。

    看着黑衣少女让夜问感受到了无比的放松,看着一号语气冷漠的说道:“活捉。”

    转脸看向黑衣少女时又恢复了微笑,“不杀行了吧,记得你现在是本督的侍女了哦。”

    一直等待督主的谕令一号听到命令后和猜想的一样,一个闪身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顺着气机直奔楼顶,看到一名身穿白衣的青年躲在侧面跳跃,脸色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督主一直都是一袭白衣,如今这位也是一袭白衣,看来不死也难逃活罪了。

    正在观望龙撵的青年丝毫没有注意到已经有人上了楼顶,还正在注视着自己,望着龙撵之中一名一袭白衣少年正在调戏小师妹,心中的妒忌之火熊熊燃烧着。

    白衣青年跳跃到另外一个楼顶小心翼翼的观望着,顿时浑身颤栗了起来,死亡的气息笼罩了下来,下意识的要逃离这里,自脖颈中疼痛的感觉传来,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就这水准还想尾随督主,连东厂之中二流武者的警惕性都没有,也配和督主抢女人。”一号不屑的摇了摇头,抓着脖颈提溜起来,直接跳跃了下去。

    当一号提溜着白衣青年来到龙撵右侧后。

    黑衣少女猛然站了起来,看着紫衣青年像是提溜着死人一样提溜着大师兄,对着一号怒斥道:“狗奴才,你把本小姐的大师兄怎么了?”

    气氛徒然变化了起来,一股冷漠冰冷无视苍生的威压自龙撵之中散发了出来。

    “本督的人,也是你能训斥的?”一脸冷漠无情的眼眸注视着黑衣少女,即使黑衣少女单纯的可爱,不过如果自己的人可以随意呵斥,即使有足够的利益,那手下的心,也会慢慢的对自己不忠诚起来,一个人的态度,决定着手下人是否愿意为其卖命。

    感受到冰冷刺骨的威压,黑衣少女微微颤抖了起来,眼眸中露出了害怕的情绪,怯怯的看着夜问委屈道:“本小姐~本小姐只是。”声音越说越小,看着那一双没有丝毫情感冷漠的眼眸,黑衣少女胆怯了。

    本以为坐在龙撵座位上的夜问只是一个空有绝世武功的纨绔公子,没想到竟然是一位不受女色影响的枭雄。

    护卫着龙撵的蓝衣黑衣武者护卫感受到无形的冷漠冰冷的威压,精神一震,凡是东厂的武者,冷漠的眼眸越加深邃了起来。

    除了东厂武者,平民百姓和达官贵人,哪怕是练武者皆浑身颤抖,后面跟随的禁卫军和文武百官受这无形的威严影响皆低头跟随着,身体轻微的颤抖着。

    在远处‘人来人往’茶楼上,有一名男子品着香茶注视着这一切,没有杀意,也没有敌意,当看到白衣男子被捉而不是被杀,露出了遗憾之色,轻轻抿了一口香茶,呢喃道:“大师兄,你怎么没死呢,你这么爱小师妹,也怕那位龙撵之上的少年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