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是人,就有心。

    一声声呻吟撞击之声自坤宁宫传了出来,不断的刺激着瘫软在地嘴角流血的赵游诏。

    “夜杂种,我艹你姥姥。”赵游诏吐了一口鲜血,艰难的站了起来,大脑空白一片,望着坤宁宫羞怒狂吼。

    护卫着门口的貂蝉冷漠的眼眸杀意徒然爆发,无尽的杀意向赵游诏席卷而去。

    “杀了吧,留着多可怜啊,本小姐去溜溜弯。”赵盼彤嬉笑着,说完迈起小脚准备离开。

    貂蝉扭头看了一眼已经开始后退的赵盼彤,手,放在了风裂剑之上。

    “嘿嘿~嘿嘿~开玩笑的拉,本小姐怎么会走呢,逗逗你拉。”赵盼彤讪讪一笑,没有去怀疑那短剑会不会出鞘,会不会直接抹杀了自己,又走回到了原地。

    怒瞪着赵游诏不满的说道:“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这都能忍。”

    被无尽杀意笼罩中的赵游诏浑身只觉掉进了万年冰窟一样,浑身冰冷,听到那一声少女不屑的声音,怒火,不可抑止的爆发了。

    “我要杀了你~啊~啊~啊~”赵游诏眼眸中充满了愤怒,理智在此刻荡然无存。

    手,已经握在了风裂剑剑柄上面,充满杀意的眼眸冷漠的注视着赵游诏一瘸一拐跑来。

    在风裂剑即将出鞘之时,一双大手,握在了貂蝉的小手上面。

    一身紫衣的一号出现在貂蝉的身侧,低头沉稳的说道:“不可杀,此人乃是屋中之子,若情绪崩溃,没有了牵挂,心生死意,导致督主心情不好的话。”后面的话一号没说,而是轻轻的放开了握在貂蝉拔剑的手。

    貂蝉的杀意明显的减少了,飞起一脚踢在了赵游诏的脸上。

    “嘭”的一声,赵游诏被踢飞撞在了墙壁上,晕了过去。

    “你怎么回来了?”貂蝉冷漠的看着一号,冰冷的说道,丝毫没有说声谢谢的意思。

    显然一号也明白让貂蝉说一声谢谢有多难,也丝毫不在意这些,呲笑一声,“刚出皇宫就感受到皇宫中出现了浓郁至极的杀意,除了小貂蝉你还能有谁?皇宫又无人可以伤害督主,而督主又是前来后宫见皇后,赵游诏又是皇后之子,在傻的人都明白。”

    还有一事一号没有说出来,而看到如今的场面心中已经有了决断,看着貂蝉认真的说道:“若非督主亲口说杀了这小子,不然不可杀,我还不想看见你死了。”

    貂蝉沉默的低下了头去,抬起头时露出了冷漠的眼神的闪烁不屑的笑容,“你是怕你死吧。”

    “现在的小孩啊,真是越来越聪明了。”一号感叹了一句,竟然一下就看出来了,如果貂蝉死了,平衡打消了,那么自己也会因为无人牵制而受到督主的猜疑,那离死也就不远了。

    听着屋中丝毫没有间断的声响,一号心中也生出了一种找个女人试试的意向,刚冒出这种想法马上被一号压了下去,看着身高只有自己胸齐平的貂蝉,没有丝毫的轻视,摇了摇头感慨道:“我可不像你啊,能这么悠闲,还得去忙,记得别让这小子死了,至少在督主没出来之前别让他死了。”

    说完不待貂蝉说话,一个闪身直接消失不见,其实一号也清楚,让貂蝉多说一句,那可是比登天还难。

    看着一号消失后,貂蝉沉默不语的安静的站立着,守护着坤宁宫,即使里面的人不需要如此认真的守护。

    赵盼彤看到那紫衣青年走后,顿时又恢复了本性,不知怎么回事,赵盼彤特怕那紫衣青年,而对于貂蝉怕是怕,不过却很放心。

    “死了吧?嘴角一直流血,不死也快了。”说完看了一眼身旁的紫衣少女,看着没有说话的意思,缓步朝赵游诏的方向走了过去赵游诏。

    一步三回头的挪着脚步,看着貂蝉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手后,心中松了一口气,连忙小跑了过去。

    在皇宫门口中,俩名蓝衣武者恭敬的站立着,看到一身紫衣的一号出现后,马上恭敬的说道:“大人。”

    一号手指着其中一名蓝衣武者冷漠的说道:“你,带上三十蓝衣护卫把山上铁器运回来,运回皇宫的冷宫中,不可让任何人接近。”

    “是,大人。”蓝衣武者恭敬的领命,转身叫人去了。

    “带齐三十蓝衣护卫,随我去追杀小皇子。”一号看着另外恭敬待命的蓝衣武者冷漠的说道。

    “是,大人。”说完蓝衣武者恭敬的领命,同样转身叫人去了。

    俩名内宫太监头领,见事情不对立马带着赵星野的幼子逃命而去,怪不得进宫后没有见到,如若不是蔡建章找到了自己,还真让他们跑了。

    不过现在追去可不是追杀了,既然那赵游诏已经心生杀意,即使留着也留不长了,得为下一个皇帝做准备了,而这个,正好!

    蓝衣武者牵着俩匹马,身后跟随着三十名牵马的蓝衣武者。

    “大人。”蓝衣武者恭敬的说了声,把马绳递给了一号。

    “额,走。”一号淡漠的点了点头,接过马绳翻身上马,直接朝城门而去。

    三十多人骑马快速的越过街道,凡是走路的百姓远远看见立马朝俩旁躲去。

    就算是坐轿者,当看见身穿蓝衣的武者后,立马也靠边,今天皇帝出巡那龙撵随行护卫的可是有身穿蓝衣的,可不想因为阻道而被惦记上。

    出了城门一号看着方向,顿时露出了思索,这不是河南府的方向么?中间有个蛟帮!

    难道他们是去蛟帮?

    带着疑惑,追袭过去。

    一路不曾歇息,顺着官道一直奔袭,带着一名幼童,哪怕是骑马,也会注意那幼童的承受力。

    当进入蛟帮的范围,一号已经怀疑起了是不是追错位置了?还是那蔡建章说的是假情报?

    一直到蛟峡,翻身下马直接奔袭上了山头的上面,四处眺望了起来。

    当视线扫过一处山沟下面时,看见俩名中年男子其中一人抱着孩童快步行走后,露出了冷漠的微笑。

    身后三十一名蓝衣护卫恭敬的站立在一号的身后待命着。

    “带二十人下去,只许重伤那俩名男子,废除武功,孩童依旧让其带着。”一号看了眼远处那隐秘的蛟帮大本营,顿时一条计谋生了出来。

    “是,大人。”在一号身侧的蓝衣武者恭敬的领命,手一挥,直接跳跃着奔袭了过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