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一山又比一山高

    砰砰砰的声音有节奏的响了起来。

    “你哪错了?”夜问冷漠的眼眸冰冷的注视着一号。

    跪在地上的一号直觉无尽的寒冷包围住了自己,额头上的冷汗,滴答~滴答掉在了地面上。

    “属下私自擅自行动追杀潜逃的小皇子,让蛟帮乔雪琴培养......属下知错,恳请督主在给属下一次机会。”一号一五一十的把事情和计划全部都说了出来,说完后头深深的低了下去。

    没有任何的侥幸心理,督主可以把自己变成如今除却督主之外拥有无敌天下的武力,也可以毫不犹豫的抹杀,因为这对于督主来说,很简单,而且门外还有一位武力不在自己之下的貂蝉。

    “本督可曾让你私自行动过?”冷漠冰冷的声音传进了一号的耳中。

    一号浑身一颤,语气微颤道:“没有。”

    夜问缓缓的站了起来,走到一号的面前伸出了右手。

    跪在地上的一号看到夜问的双腿在自己的面前,吓得浑身哆嗦了起来。

    “督主,一号错了,请在给一号一次机会。”没有任何的反抗,因为反抗只是徒劳,一号连忙哀求了起来。

    夜问的心中对于一号擅自所做的事情,没有任何的怪罪,这些,坤宁宫门外赵游诏心生杀意之时,就已经注定了。

    如果不是沃挽香的努力讨好,夜问岂会继续留着赵游诏?想起沃挽香那另人痴迷的身体。

    手,摸在了一号的头顶上,像是抚摸狗一样的抚摸着,“本督给你一次机会,把赵游诏调教成一条老实的狗,一条即使有脾气,也忍着趋媚的狗。”

    一号的心中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这下死不了了,而调教赵游诏的事情,只要他是人,不是神,还有恐惧,就不怕赵游诏不会成为一条狗。

    哪怕现在自己在督主的眼里就是一条狗,不过即使是狗,一号也心甘情愿,能成为督主身边的狗,是别人做梦都成为不了的,“属下定会将赵游诏培养成为督主最喜欢的狗。”

    夜问冷漠的脸上露出了笑意,缓慢的走过一号的身边,打开了御书房的门冷漠的说道。“本督对你办事的能力向来很满意,明日将前往一线崖,皇宫中的事物由你来管理。”

    “是,督主。”跪在地上的一号看到夜问的走过身侧,连忙转身单膝跪着,知道只要是督主说出来的话,那就不可能在收回,心中那劫后余生的放松和即将大权在握的喜悦,让一号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喜悦,低着头对着夜问恭敬的说道。

    夜问喉咙中淡淡的“额”了一声,走了出去。

    抬头望了望星空,只见圆圆的月亮散发着柔和的月光撒下大地,突然想起了心中一直存在对于自身血统一着疑惑。

    前世时小说没少看,巫族尤其是帝江祖巫,那可是一拳打碎星河的存在,其本身力量不单单是肉身的力量,最主要的还是天生的规则之力,怎会会一点的传承都没有,只是空有一身血统?

    难道帝江还活着?这念头刚刚升起,就在夜问的脑海中不可抑止的乱想了起来。

    御书房中一直单膝跪着的一号抬头看了一眼门口,当看到督主正站在门口仰望夜空时,马上低头了下来,一动不动的跪着。

    “主人。”站在门口的貂蝉发现了夜问的不对劲,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当感受到自身血液突然沸腾了起来,眼眸露出了惊慌。

    屋中的一号也突然感受到了血液的奔腾,惊恐的抬头看向了一直站立在门口的夜问。

    夜问神色露出了痛苦,手按在了心脏之上。

    “帝江,你给本督出来。”夜问神色痛苦的看着心脏处,语气中带着肯定的低沉的声音怒吼道。

    “唉,你为什么想到了本帝还存活着。”夜问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影子,浑身散发着无尽威严的银白色影子,看不清相貌,好似被一层迷雾所笼罩。

    听到心底传出来一声无奈的威严的声音,夜问惊怒了起来,没想到帝江竟然真的还活着,而且还是在自己的身体里面。

    “滚出去,本督的身体岂是你一个死了不知多少年的垃圾可以霸占的地方。”在夜问的脑海中也出现了一位身影,而是夜问凝聚出来的。

    夜问脑海中虚幻的人影好似露出了嘲讽的神态,不知是嘲讽自己还是嘲讽夜问,“本帝竟然沦落到了蝼蚁都可以诋毁的地步,真是时间让人忘却了曾经本帝的权威。”

    “你是过去式了,这具身体只能有一个人存在,那就看看是曾经身为帝王的你存活,还是本督存活。”夜问说完直接无尽的意念向脑海中的帝江银白色淡淡虚化的影子冲刷过去。

    “本帝岂会怕一个蝼蚁?”帝江面露不屑轻笑了起来。

    “蝼蚁亦可以杀你。”无尽的意念冲到了帝江影子的面前,还没有接触到虚幻的影子,竟然全部消融了起来。

    “没有用的,这只是本帝的一缕真灵,不过就凭你,也还不够资格。”夜问脑海中的帝江淡淡的银白色影子挥了挥手。

    ‘额。’夜问浑身一颤,嘴鼻双耳溢出了鲜血。

    一向如魔君般存在的夜问,怎么会颤抖了起来?难道出现了一位更加强大的强敌?

    而气息怎么会出现恒古苍茫的气息,像是历经了亿年的沉淀。

    貂蝉和一号皆捂着心脏的部位,惊恐的看着不断浑身颤抖的夜问。

    看着脑海中那银白色的虚幻人影丝毫没有变淡后,抽出了貂蝉腰间的风裂剑。

    对着自己的心脏就刺了下来。

    当接触的皮肤之时,突然右手停了下来,不是夜问不敢刺自己的身体,而是身体动不了了。

    “想和本帝斗,你还嫩了点。”夜问突然说了这句话,活动了活动身体,感慨道:“还是拥有一具身体舒服啊。”

    “想要本督死,一起死吧。”随着不断的意念消融,夜问只感觉自己对身体的控制权越来越微弱,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神色狰狞了起来,调起全部的意念,最后来一次梭哈。

    帝江静静的看着夜问调集所有的意念准备来一次总攻,没有去阻止,这也是帝江想要看到的。

    既然夜问想到了自己还活着,就无法在隐藏在其身体里面,就像黑夜中不知道屋中的角落中会有其它人,而当打开灯时,隐藏只会成为笑话。

    月光洒落在夜问的身体上,今夜的月光格外的柔和明亮。

    在无尽宇宙中心散发着恒古苍茫气息的大殿中,一位始终坐在蒲团上的老者猛然睁开的眼眸,一抹精光闪现,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帝江巫帝,忍不住出现了么?”

    缓缓从不知已经坐了多少年的蒲团上站了起来,面前出现了的空间破碎,出现了一个黑洞,老者缓步走了进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