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情与命

    “如果不是老夫中了赵小子的奸计,论武功,何人是老夫的对手,如果不是贪杯,岂会被关押在这里,赵小子想要老夫为他效命,那是痴心妄想。”易天行大怒,这一生最大的耻辱就是喝了一杯酒,晕倒之后出现在了这里。

    看着易天行手脚皆被铁链捆住,后背一对琵琶钩都剧烈的摇晃起来,夜问淡漠的说道:“打过本督,本督放你离开。”

    “小娃娃此言当真?”易天行目露惊喜之色,被捆十余年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不得自由,心中最大的愿望就是离开这里,而看着如此年轻的少年,就算从娘胎里面习武,又如何是自己拥有四十多年内力的对手!

    “本督说话自然当真。”夜问的嘴角翘起,九转玄功第一转塑体需要强者的鲜血,正好用这老者的鲜血用来尝试。

    夜问举起右手朝老者轻轻一挥,一号闪身踩着河流跃到了易天行的面前,拔出黑刀内力灌输,直接劈砍了下去。

    四道银芒闪过,铛铛铛铛声音响了起来。

    “好深厚的内力。”易天行被惊到了,只凭催发出来外泄的内力就如此之强,面前这紫衣青年的实力恐怖如斯,自己本就是宗师巅峰强者,自问也做不到如此,此链乃千年陨铁所制,哪怕没有被琵琶钩锁住,禁住筋脉,也没有信心能够凭催发出刀芒就轻松斩断,心中充满了擅忌。

    一号闪身来到易天行的背后,双手用力拔出了琵琶钩,丝毫没有在意易天行是否疼痛。

    十年时间,已经让琵琶钩和血肉连在了一起,猛然一拔,鲜血喷涌而出。

    “好舒服啊。”易天行满足的大笑,能够自由活动身体,内力又贯彻全身,曾经的自信又找了回来。

    “小娃娃,老夫不欺弱小,改日在打。”易天行大笑三声,现在已经不敢在做停留,刚才那紫衣青年都有如此之深厚的内力,那能降服紫衣青年的少年,该又有多么的恐怖?剁足一踏,直奔石门而去。

    夜问看到一号准备动手后手一挥,示意不用出手,身体一闪来到了易天行的背后,“本督让你走了么。”

    抓住后颈往后一带。

    被抓住了后颈的易天行心中惊惧了起来,现在的武林怎会出现如此恐怖的人物?

    “嘭”的一声尘土飞扬,易天行被呛的不断咳嗽。

    易天行跳到了一旁灰尘少的地方,警惕的看着夜问说道:“这位少年,你我近日无仇远日无怨,为何留下老夫?”

    “看你不顺眼。”说完闪身来到了易天行的面前,一把掐住咽喉举了起来。

    “咳咳~~~咳咳~~~,这位少年,有话好说,老夫好歹还是一名宗师强者,别这么冲动。”易天行双手紧紧的抓着夜问掐住自己脖颈的手臂,趋媚的讨好了起来。

    不讨好不行啊,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难道我老了?易天行对自己的实力产生了怀疑。

    “本督不需要。”夜问淡漠的说了声,运行起了九转玄功的功法。

    听到夜问冷漠的话,易天行刚想继续求饶,立刻脸色一变,神色惊恐了起来,大声尖叫,“魔,你是魔鬼。”

    只感觉浑身的血液翻腾,不断的向脖颈涌来,渗出了皮肤顺着夜问的手掌流逝了出去。

    随着血液的流失易天行的脸色逐渐苍白了起来,眼神中充满了死意决绝,“好歹毒的魔功,老夫和你拼了。”内力猛然爆发左手狠狠直刺夜问的心口,右手插向了夜问冷漠的眼眸。

    身穿紫袍的双手抓住了易天行的双手,徒然一颤倒飞了出去。

    一号嘴角溢血惊恐的看向了夜问。

    被一号一耽误,易天行的身躯逐渐干瘦了起来,像是放了气的气球,夜问随手一捏,啪的一声扭断了易天行的脖颈。

    随手一丢把易天行扔进了河流中,噗的一声溅起了水花。

    感受着力量像是增强了一些,从来没有过的舒畅,身体像是做桑拿一样,说不出的舒服。

    满足的笑了笑,感受到心中俩股惊恐的情绪不断的传递过来,看向了嘴角溢血的一号和瑟瑟发抖的沃挽香。

    被夜问微笑的神情注视了一眼,一号和沃挽香的心嘭嘭加速跳了起来。

    “你~你~你~魔鬼啊。”一声尖叫响了起来。

    “师妹,快跑。”尤文彬焦急的看着赵盼彤,又看到夜问那无情的眼眸,顿时心中一冷。

    “怕了?”夜问缓步的走了过去。

    赵盼彤看着一脸微笑的夜问缓步走了过来,吓的跳了起来,“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看着赵盼彤如此行为,真像是大灰狼准备强上小绵羊一样,真怀疑赵盼彤是如何练到一流武者的实力上面来的。

    “本督的侍女,怎么能和另外的男人在一起,本督心里不痛快,你说,该怎么办?”夜问走到了尤文彬的面前,嘴角微笑的看着,而眼眸则是一片冷漠。

    尤文彬的喉结蠕动,说话结巴了起来,“小~~~小人~~~不知。”

    “不要。”赵盼彤本来跑的远远的,当看见夜问伸出双手伸向了尤文彬时,立刻惊叫了起来,赶紧小跑了过去抓住了夜问那洁白的手臂。

    当看了一眼就是这双双手把一名大活人萎缩成了干瘦的死人后,惊叫一声又跳了出去。

    看到一双洁白的手伸了过来,尤文彬浑身一颤,头皮发麻了起来,看了一眼神色中充满焦急的赵盼彤一眼后,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哀求饶命起来,“大人,大人饶过小人吧,您看上了师妹,您尽管拿去,小人真心的祝福,只求大人饶过小人一命。”

    “大师兄。”赵盼彤不可置信的看向了被锁琵琶钩的尤文彬。

    尤文彬扭过头去,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声音充满了决绝,“这位大人喜欢你,你就跟着去吧,师兄祝福你们。”

    泪水自赵盼彤的眼眶中滴落了下来,悲伤的看着扭过头去尤文彬质问道:“不可能,你是爱师妹的对不对,你是爱我的。”

    赵盼彤哭泣着想要抱住被锁琵琶钩的尤文彬,这时夜问站在了赵盼彤的面前,一把抱住了哭泣的赵盼彤邪魅一笑,“你的师兄不爱你了,哥来爱你。”

    一把推开了夜问,看着从小对自己呵护有加的大师兄大声吼道:“盼彤恨你。”

    喊完抹着眼泪转身跑了出去。

    夜问转脸看向了一号,神色冷漠了起来,眼神示意了一下。

    看到督主那示意的眼神,一号压着心中的惊恐,低头恭敬的说道:“是,督主。”

    尤文彬低着头,泪水滴落在了地上,滴答滴答响了起来。

    注意到一袭白衣的双脚站在了面前,尤文彬抬起头悲伤的说道:“大人,现在盼彤是您的了。”

    夜问冷漠的点了点头,转身低下身在貂蝉的耳中细声说出了九转玄功第一转的功法运行秘诀,说完冷漠的看着尤文彬笑了笑,转身离去。

    眼神中充满的惊喜的神情,跳到了铁链上,貂蝉细嫩的小手盖在了尤文彬的天灵盖之上。

    想起刚刚那名十年前天下第一高手易天行悲凉的下场,尤文彬浑身发冷了起来,冲着那白衣背影怒吼了起来,“你不守信用,你骗我。”

    “本督何时承诺过你。”一声冷漠不屑的笑声传进了尤文彬的耳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