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可有情?

    天在狂怒,大雨不停的冲刷着大地。

    走廊中沃挽香看着凉亭之中浑身湿透彰显玲珑有致身材的赵盼彤叹息了一声:“她很痛苦,督主为何不上前安慰?”

    夜问淡淡的摇了摇头,“情乃万恶之源,有情最为痛苦,现在的她需要安静,不经历悲伤,就不会成长。”

    “可是她还是一个孩子。”沃挽香神情变化了一下,想起了孩儿赵游诏。

    “不经历悲伤,始终都是孩子。”看似无情之话,却又透露出最无奈的事实。

    沃挽香沉默了,见过的事情很多,道理都明白,不过明白归明白,始终是放不下,抬眼看着还是刚刚成年年仅十六岁的夜问,说了一句让貂蝉和一号皆沉默的话,“督主,您有情么?”

    “有。”夜问没有丝毫的迟疑,说了出来。

    “恕奴家斗胆问一句。”沃挽香正视着夜问冰冷的眼眸。

    夜问冷漠的注视着沃挽香,冷漠的开口:“说。”

    “您爱过人么?”沃挽香说完直接低下了头去,脸色浮现一抹羞红。

    皆沉默了下来,风声,雨水声不断的响起,寒冷的狂风不断的吹拂着。

    这时一名蓝衣武者低头走了过来,单膝跪地恭敬的说道:“秉督主,蔡建章求见。”

    “让蔡建章在御书房等本督。”夜问挥了挥手,把蓝衣武者打发走了。

    转身看向了凉亭中的赵盼彤,“去安慰安慰她吧。”

    看着如今手掌无上权利,武功天下第一的夜问不打算在说,知趣的闭嘴准备走去凉亭安慰赵盼彤。

    夜问看着沃挽香打着伞走进雨中时,声音低沉的开口说道:“有爱过。”

    心中莫名的产生了一股喜悦,莫不是对这位欺压自己孩子的少年产生了情愫?

    雨中的倩影停住了脚步,当听到一句叹息的声音“她已经死了”,浑身一颤,像是被寒风侵袭而颤抖。

    “怎么死的?”语气平静自倩影的口中说了出来,而沃挽香不知道的是,在其熟睡之时,就已经被下了禁神咒。

    一股股失望低落的情绪不断的传递到夜问的心中,而夜问却没有在意,思绪已经飘回到了那被无尽的黑暗笼罩,心爱之人最后所做的决定,让夜问始终忘却不下。

    “她,选择了和我一起去死。”伤感的情绪自夜问的神情间流露了出来,让一号和貂蝉瞪大了眼睛,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主人竟然还有悲伤的情绪一样。

    “她肯定很幸福。”说出这话时,沃挽香已经走出了很远,像是在躲避夜问的回答一样。

    夜问摇了摇头,像是自问一样,“幸福么?”

    转身前往御书房而去。

    跟随在夜问身后的一号沉默着,如果其他人不知道夜问的资料,那么一号是知道的,在还是夜璃的属下时,就已经看过了夜问的资料,完全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是值得夜问动情的。

    而也没有任何女人,让夜问动过情,那么谈何能够产生悲伤的情绪,还一起去死?

    一号没有说,而行走在廊中的夜问却停住了脚步,转身看向了一号,像是知一号心中所想,冷漠的注视着一号说道:“看的不一定真实,听的不一定可靠。”

    冷汗自额头流了下来,一号单膝跪地低头恭敬的说道:“是,督主。”

    看到督主转身继续行走,起身赶紧跟随了上去,看着其背影,越发的觉得督主高深莫测了起来。

    “九千岁。”走到御书房门口,俩名小太监低头恭敬的打开了房门。

    屋中双手端着托盘上面黄步遮盖,神情恭敬的蔡建章一动不动的低头等待着。

    当听到门外的太监喊“九千岁”后知道督主来了,马上转身对着门口站直了身体。

    看见一袭白衣冷漠的少年走进来后,马上双膝跪地盘子举过头顶恭敬的说道:“蔡建章见过九千岁。”

    “额。”夜问淡淡的点头,坐在了御书桌后面的椅子上。

    貂蝉和一号恭敬的站立在夜问的俩侧。

    “秉九千岁,宫袍已经制好,还请九千岁过目。”蔡建章恭敬的把双手举着的托盘抬高了起来。

    在夜问身侧的一号马上走了过去,接过托盘恭敬的放在了御书桌上。

    看到夜问示意开打后,恭敬的开了开来。只见黑色金纹宫袍整齐的叠放着,站起身来把身上的白袍脱掉,换上了螭龙袍,穿戴整齐后,只见黑色为底,金丝镶边,绣着五爪螭龙腾云。

    自顾看了看,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不错。”

    坐会椅子上,露出了笑意,“可还有事?”

    “秉千岁,还有一事。”蔡建章的头深深的低了下去,下面要说的话可能会惹这位九千岁发怒,声音趋媚了起来。

    “说。”夜问现在的心情不错,看着蔡建章也顺眼了起来。

    “秉千岁,朝中镇西大将军恐有造反之嫌,卑职截获一封密信,请千岁过目。”蔡建章从怀中拿出一封信笺,举过了头顶。

    一号下前接过,恭敬的递给了夜问。

    夜问看到信笺已然是拆过的,直接从里面拿出了信纸,直接看了起来。

    双膝跪地的蔡建章偷偷的瞄了一眼,只见身穿螭龙袍的九千岁没有丝毫的怒火,也没有任何生气的表情,反而还露出了一丝的喜悦?

    “既如此,收其兵权,抓起来关押天牢。”也不去问此信笺是不是真的,也没有让人去调查,而是直接宣布直接抓。

    蔡建章嘴角抽搐了一下,恭敬的说道:“回九千岁,镇西大将军邓宏逸打仗从无败仗,为人霸道蛮不讲理,在军队中更是一言堂,声望无人可比,就算收其兵权也无法调动镇西军队一兵一卒,为此俩任皇帝都对其头疼,军队更是虎狼之师,如果强行关押,恐遭西方军队的哗变,而西方不日落帝国一直想要入侵我国,怕是。”

    话没有在说下去,而意思却明明白白,夜问沉思了一下,果断开口,“其妻儿子女可在国都?”

    蔡建章明白其意思,马上开口说道,“全部都在,不过据卑职探子汇报,如今正在收拾细软,好似准备逃离。”

    “带上十人蓝衣百人黑衣直接抓捕,如有反抗直接抹杀。”夜问侧脸看向了一号,冷漠的说道。

    “是,督主。”一号恭敬的低头回应。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