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势

    舆论的力量最为可怕,这点夜问深深的知道。

    在一号出了皇宫前往大将军府之时,就已经派人在国都四处宣扬起了镇西大将军勾结日不落帝国企图造反的行径。

    不止酒馆茶馆青楼都派人宣扬,最重要的是在小孩子和乞丐底层人员宣扬了起来。

    对于一些事情,往往只要把一面夸大,吸引了注意力,就会忽略掉某种真实,即使有人看透,也不会说出来,有时候,看透的,才是最痛苦的,人云亦云,异类是会受人排挤的。

    众人皆醉我独醒,举世皆浊我独清,现在的蔡建章就有这样的感慨。

    叫来了皇宫中的太监还有府中的奴仆护卫,有九千岁的蓝衣护卫监督着,直接把抄家的任务交给了蓝衣护卫,独自坐轿前往了天牢。

    蔡建章心情有些沉重,没有了铲除武派的首脑的喜悦,只有无尽的悲伤,今日可以只凭一封信笺抄了镇西大将军的府邸,明日也可以一封信笺抄了自己的府邸。

    活着为了什么?除了钱权,还有情!

    现在蔡建章只想保住镇西大将军的幼女,也算是给自己积得了,如果日后落得如今镇西大将军的下场,只能期望那人能和自己一样,能保下自己的幼子。

    想的有些远了,而蔡建章不敢保证明日会不会这样的场面出现在自己的身上。

    轿子停了下来,蔡建章收拾好了心情,趋媚的神态挂在了脸上,看到天牢护卫已然换人,换成了蓝衣武者,低头恭敬的走了进去。

    每下一层石门都有蓝衣武者在把守,蔡建章不断的讨好着每一位蓝衣护卫,这些,都是没有感情的机器,蔡建章心中想着。

    当到第九层天牢之时,从上面的俩名蓝衣护卫变成了六人护卫着石门。

    “六位大人,卑职求见九千岁,还请通传。”被阻拦在第九层天牢的蔡建章趋媚讨好的说道。

    其中一名蓝衣护卫冷漠的看了一眼蔡建章冷声说道:“督主现在无暇见你。”

    “大人,卑职有要事求见,请通传通传。”一个帝国的丞相对待一名护卫如此卑躬屈膝,如果是以前,蔡建章肯定绝对不相信,而现在,正是一国丞相正在讨好着仅仅只是九千岁的一名蓝衣护卫中的一员。

    “进来。”一声冰冷冷漠的声音从石门传了过来。

    六名蓝衣护卫不在阻拦,打开了石门恭敬的站立俩排。

    “谢谢六位大人。”蔡建章道谢了一声,低头走了进去。

    走进天牢第九层,看到在大将军府无人可敌的紫衣青年,如今脸色苍白单膝跪地在九千岁的脚下瑟瑟的发抖。

    同样还有一名蓝衣护卫也单膝跪在紫衣青年的身侧,脸色同样苍白的颤抖着,蔡建章认识这俩人,正是废了邓宏逸丹田的那名蓝衣护卫。

    后面的邓宏逸抱着少女宁云仇恨的怒视着紫衣青年。

    蔡建章来到坐在人椅上九千岁的面前,双膝跪地恭敬的说道:“蔡建章见过九千岁。”

    “何事。”夜问冷漠的眼眸注视着蔡建章,现在应该是正在抄镇西大将军的府邸,俩名领头的都来到了天牢第九层之中。

    “卑职恳请九千岁放过宁云。”蔡建章说完低下了头去,静静等待着。

    邓宏逸看见蔡建章走进来眼神就不在离开,如同恨不得生吃了蔡建章一样。

    而当听到蔡建章的竟然要保自己的女儿,一股阴谋的气息环绕在邓宏逸的心中,不是邓宏逸不想往好处想,而对于蔡建章在其心中已经没有了廉耻之徒,不过当看到宁云那求生的目光,心中一叹,脸色一怒“无耻小儿,本将的女儿岂是贪生怕死之徒,想要折磨本将的女儿,有本将在,休想。”

    蔡建章听着直咬牙,好心好意的想要保下你的女儿,让你留下血脉,谁知竟然丝毫不领情还污蔑于我,随即心思一转,不愧是从无败仗的镇西大将军,以这样的理由更适合保下了,自己还不受牵连,也讨好了九千岁。

    回头脸上露出阴沉的表情,语气阴沉的说道:“本丞相就是要折磨你的女儿,镇西大将军的女儿在本官的手下当丫鬟,这是历朝历代都不可能出现的。”

    “你做梦。”邓宏逸满脸怒容怒瞪蔡建章,即使丹田被废,而一身从战场上杀敌无数,浑身的煞气犹在,立刻把蔡建章吓的缩了缩头。

    蔡建章转脸恭敬趋媚的看着九千岁讨好道:“卑职愿意替九千岁分忧,这女娃娃就交给卑职,保管让九千岁满意。”

    冰冷的眼眸注视着蔡建章,看到蔡建章不敢对视低下头去后,冷漠的说道:“戏,演够了么?”

    只见蔡建章浑身一颤,没想到想要保宁云的心思已经被九千岁看破,磕头惶恐的说道:“卑职知错,还请九千岁恕罪。”

    “千岁大人,非要赶尽杀绝不成?本将一生为国尽忠,只有云云一女,请千岁看在为国杀敌的份上。”邓宏逸深吸了一口气,头第一次低了下来,哀求道:“请放过小人的女儿。”

    在邓宏逸怀中的宁云哭泣着猛摇头抽泣道:“爹爹不要这样,女儿要陪着爹爹。”

    “乖,听话。”邓宏逸紧紧抱住了宁云,这可能是生命中最后的一次了,一双粗大的手轻抚宁云的秀发。

    站在夜问身侧的貂蝉原本冷漠的眼神露出了怜惜的神色,看着督主的侧影突然开口说道:“主人。”

    “额?”夜问侧脸看了过去。

    “貂蝉想要这个女孩。”貂蝉满脸认真的看着夜问。

    夜问看到貂蝉眼中那认真的神色,随后又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一号一眼,冷漠的脸上笑了起来。

    一声“好”字从夜问的口中说了出来,邓宏逸的心中放松了下来。

    看到夜问身侧的紫衣少女冷着脸走了过来,邓宏逸现在已经知道,这位九千岁的护卫,身穿黑衣者乃是二流武者,蓝衣者为一流武者,而紫衣者则是宗师强者,这仅是邓宏逸的猜想,一名少女就已经是宗师强者,这位九千岁乃何方神圣?

    “云云,乖,跟着这位姐姐要听姐姐的话。”邓宏逸最后留恋了紧紧一抱,松开了手,双手抓着宁云的肩膀认真的交待着。

    “不,云云要爹爹,云云不要离开爹爹。”宁云哭泣着摇头。

    邓宏逸怒了起来,一巴掌打在了宁云的俏脸上,“爹只要你活下去,不听话爹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宁云被邓宏逸一巴掌一扇哭泣的声音更大了起来,在栽倒下去时,被貂蝉扶住了,看着邓宏逸抽泣道:“云云听话,爹爹不要不要云云。”

    强忍着泪水邓宏逸点了点头。

    坐在人椅上的夜问皱眉深思了起来,貂蝉这是要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那么这邓宏逸也不是非杀不可,本来就没想过要处决邓宏逸。

    看到貂蝉拉着哭泣的少女宁云站在了身侧,夜问冷漠的眼眸注视着邓宏逸冷声道:“投效本督。”

    单膝跪地的一号看到貂蝉竟然收留仇视自己的少女,心中已经知道这是要建立势力和自己比拼起来,这些一号同样清楚,而当听到邓宏逸可以不死时,忍不住开口道:“督主。”

    “小人愿意投效。”身居高位都是聪明人,自然懂得这是在为那紫衣少女拉人,而只要能陪伴云云的身侧,苟活又何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