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一条聪明的狗

    当制造出舆论,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夜问不知道在这消息闭塞尚且用飞鸽传书,人力传递消息的年代,舆论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而当换下黑底金丝边螭龙腾云袍,穿上了一袭白衣的便装后,走出了皇宫。

    这已经是三天之后,国都中人依旧像是无事一样为了生存而奔波,除了偶尔有交谈当今镇西大将军争辩不休的声音,不过已经逐渐的淡了下去,因为这只是一个谈资,对于底层的人来说,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身后跟随着貂蝉和一号,如今的一号神色中明显的平静了起来,心思变的少了起来,可以说是看透了某些事情。

    依旧是‘人来人往’茶馆,当夜问向这边走来,眼尖的店小二马上小跑了过来,点头哈腰的恭敬讨好道:“这位大爷,您楼上请,小店这里有上好的碧螺春,红翡翠,还有顶级的绿观音。”

    一号冷漠着脸看了一眼店小二冷声说道:“顶级的绿观音。”说完直接掏出一张银票扔给了店小二,“剩下的打赏你了。”

    店小二眼见银票心里立马欢喜了起来,银票最低百两一张,看来这位是大主顾啊,当麻溜的接过一看,店小二差点幸福的晕了过去,一千两!这可以买下这样的十个茶楼了,再也不用当店小二了!

    “谢谢三位大爷,谢谢三位大爷。”

    腰弯的更低了,趋媚笑着引起了路来,其他人?管它呢,把这三位爷伺候好了,明天就不用在当店小二了。

    当夜问来到楼上,刚刚坐下时,一名男子从旁边的座位上起身,来到了夜问的面前。

    貂蝉看都不看男子一眼,而一号则是冷漠的盯着男子的一举一动。

    男子对夜问身侧的紫衣青年没有丝毫的在意,来到夜问的面前,单膝跪地了下来。

    “一线崖沈奇正见过九千岁。”沈奇正低头恭敬的说道。

    在皇宫之外蹲守了三天,可见到了夜问便衣出宫,沈奇正不知道夜问会不会出宫,只是为了一个机会,机会来了,沈奇正毫不犹豫的抓住。

    看着单膝跪地的男子夜问想了想,不认识,也没见过,不过既然认识自己,而且还是一线崖的人,必然有事,冷漠的眼眸注视着沈奇正淡漠说道:“何事?”

    “小人想替九千岁分忧。”沈奇正抬起头认真的和夜问冷漠的眼眸对视了起来。

    在一旁趋媚笑着的店小二当看到沈奇正单膝跪地后本心中疑惑,而当听到竟然管出手阔绰的大爷叫九千岁时,浑身颤抖了起来,看着夜问哆哆嗦嗦的双膝跪地颤抖的叫道:“九~九千岁。”

    夜问摆了摆手,像是轰苍蝇一样。

    “滚。”一号冷漠的看着店小二冷声喝道。

    店小二砰砰的磕头颤抖的说道:“小人谢过九千岁。”

    说完颤抖的起身颤颤巍巍的走下了楼去,心中惶恐,这辈子还没有碰到过如此大的官,而且还赏赐了一千两银票。

    当下楼后,心中想着要不要报告掌柜的?而要报告掌柜的,这千两银票可就没了,在楼下艰难的选择中,店小二看向了门口,看向外面,摸了摸怀中的银票,一咬牙,直接小跑了出去。

    楼上。

    “本督有何忧?”夜问冷漠的笑了笑,自己都不知道有什么事是值得忧虑的。

    听到夜问这无比自信傲慢的话,沈奇正深深的感到了一种蔑视苍生,无惧任何麻烦的自信。

    不过有一点是现在的夜问所需要的,那就是情报,凭一线崖的情报来看,这位九千岁发展之迅猛,武力之高强,而却缺少了一种底蕴,一种只能靠时间慢慢积累的人脉,“小人愿做九千岁的耳朵,监控天下。”

    夜问轻蔑的笑了笑,不是看不起面前这位跪立的男子,而是就凭一句话就想监控天下?“就凭你?”

    看着夜问显然是误会了,就凭自己那有那么大的能耐,就算有,也不会主动找上门来了,“一线崖监控天下,小人愿为九千岁分忧。”

    这下夜问明白了过来,这是想要借自己的手,来为他铲平一切阻拦他上位的人,最后仅仅只是付出一份情报,就凭白得了人家恭谦王辛苦了一辈子努力的成果。

    摘桃子摘的如此明目张胆,也是绝了,而且,这算是背叛了一线崖。

    如果说夜问最恨什么,那就是最恨背叛之人!

    冷漠的眼眸闪烁出了杀意,注视着沈奇正冷声说道:“你知道本督最恨哪种人么?”

    不待沈奇正说话,夜问继续说道:“本督最恨的就是背叛之人。”

    “千岁,能否听小人一个故事?待听完之后,要杀要剐,随千岁如何处置。”沈奇正叹息了一声,神情有些落寂了起来。

    “说说看。”硬币有俩面,而人则有多面心,夜问做了一个请,示意沈奇正可以说了。

    单膝跪地的沈奇正咬了咬嘴唇,终是化为一声长叹,“小人不记得自己的家了,父母的样貌小人也不记得了,小人是六岁之时被现在的义父,恭谦王收养,如果不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小人也不会生出这等叛逆之心。”

    “那是小人十七岁时,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刺杀柳河镇一位小财主,没想到碰到了一位流浪的一流武者,而那时小人才二流武者,当时本是快要刺杀成功,没想到这位一流流浪武者竟然会是这个小财主的大供奉,本以为会在劫难逃,谁曾想到,只因小人脖颈的一块黑痣救了小人一命。”说完沈奇正把脖颈的一块梅花黑痣亮了出来。

    夜问冷笑了俩声,接下了沈奇正后面要说的话,“是不是这位一流武者曾是你父母的至交好友,当你全家被杀之时,正好看个正着,躲藏了起来,看着黑衣人屠戮你全家然后裹挟你而去,最后被恭谦王所救,因机缘巧合之下,那位一流武者看见了曾经屠戮你全家的黑衣人竟然是恭谦王的手下,本想不去告诉你,让你无忧的蒙在鼓里,当碰到了你,忍不住告诉了你全部真相。”

    “千岁明鉴,事情如同千岁所说。”沈奇正眼神一怔,马上反应了过来,这九千岁是不信么?

    “本督,如何相信你。”夜问冰冷的眼眸注视着沈奇正。

    沈奇正心中忐忑了起来,如果一个人产生了猜忌之心,很难去打消,现在是看自己本身有什么值得这位九千岁看的上了的。

    “只要能报这血海深仇,小人愿终身为奴。”沈奇正从单膝跪地,变成了双膝跪地匍匐在了地上,像是一条狗一样,等待着主人的赏赐。

    一直神色冷漠的貂蝉不屑的笑了,眼神中充满了杀意,“想当主人的狗,也得看有没有价值,如果没有价值,要之作甚。”

    “本督为何要选择你,而不是别人。”夜问明显的动心了,情报在任何时代,都是最重要的。

    “小人忠心,只要得报父母之仇,小人愿做千岁的阴影,监控天下,斩杀一切,成为千岁手中的利剑。”沈奇正知道这位九千岁不缺一流武者,而自己本身只有一条命可以交换,只看这位九千岁收不收下,这是一次豪赌,压下性命,只赌这位九千岁能看的是一线崖的情报组织。

    “好一个忠心,本督收下了。”

    听到夜问答应,沈奇正连忙抬起头,和夜问一双冷眸对视,恭敬的匍匐在地说道:“小人,拜见主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