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无关利益,只为人。

    这世上什么最可恨?人贩子最可恨,当兵者保家卫国战场牺牲那是英烈,不论官职大小,不论身份卑微,只要是站在战场之中死亡的,无愧其心。

    一脸不爽的夜问看着满脸惊慌失措的老妇人慌乱的叫了起来:“老头子,救孩子。”

    神色慌张焦急的四处乱瞅,像是在找救星一样,期间也向一袭白衣的少年看了过来,不过理智告诉老妇人,万万不可让这位少爷伤了。

    只听屋中一声爆吼,“谁敢伤老子的孩子。”

    身材挺拔肌肉喷发的老者满脸怒容提着菜刀走了出来。

    看向了一脸不爽的夜问,怒吼道:“是你小子敢伤老子的女儿?老子的女儿呢?”

    夜问看着面前像是要拼命的老者嘴角直抽搐,吃个饭尝个鲜竟然都能碰上这样的事。

    老妇人见自家老头要和这位少爷拼命赶紧拉住手臂指着街口一辆逐渐远去的马车焦急说道:“老头子,不是这位少爷,是那辆马车,咱家女儿被俩名壮汉抓上了那辆马车。”

    “怎么不早说。”老者愤怒的眼神一瞪老妇人,扒开椅子追了过去。

    “对不起,对不起,这位少爷请原谅,老头子就这脾气,这俩碗混沌不要钱了。”老妇人连忙给夜问道歉,看见夜问阴沉着脸点了点头后,也追向了街口离开的马车。

    夜问没有多管闲事,也不想去多管闲事,回去后让一号或者沈奇正查一下直接把那辆马车上的人抓捕就行了,有手下何必亲力亲为。

    从新捡起啪在桌上的筷子,示意貂蝉也吃后,夹起一个混沌直接放在了口中,夜问闭起了眼眸细细品尝其中的滋味,好久没有吃到混沌了啊,这味道不错。

    睁开眼眸看了一眼貂蝉,发现正在一口一口的抿着吃,柔声说道:“这混沌,要一口吃,这家混沌店还不错,懂得把混沌汤变的即温而不热,正好享受此间美味。”

    听完夜问的话,貂蝉夹起一个混沌直接放在了小嘴中,一口咬下去,汁流了出来,赶紧找纸来擦,在桌子上看了一圈,愣是没找到纸张。

    看着貂蝉如此模样夜问微笑了起来,手,伸了过去,正要拿袖子替其擦一下,貂蝉一下就躲开了,摇头小声说道:“脏。”

    赶紧在衣袖上一抹,嘴上汤汁没有后,看着夜问小声说道:“没有了。”

    夜问微笑摇了摇头,把手伸了回来,柔声说道:“小口小口吃吧。”

    看见貂蝉点了点头,夜问夹起一个混沌往嘴中放去。

    耳朵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听其声音像是俩名男子的脚步,察觉到来人在身侧停住了脚步,也没有去看,把混沌放进了嘴中,细细咀嚼着。

    来人看着夜问把那一个混沌吃完后,恭敬的说道:“督主(主人)。”

    夜问侧脸看向了来人,在转脸之时表情变成了冷漠,看着一号正低头等待着自己的发话后冷声说道:“先别守着本督,去把国都中的人贩子全部押入天牢,断其子孙,在天牢终身监禁。”

    “是,督主。”一号恭敬的回应,低头向后退去。

    看着一号走后,冷着脸注视着沈奇正冷声说道:“看见那辆马车了么?”

    顺着九千岁的目光看去,只见一辆马车转过了街口,后面正有俩名在后面追赶,心中疑惑不知九千岁为何会说那辆马车,恭敬的说道:“奴看见了。”

    “里面的人贩子,杀了,在过来。”夜问冷漠的说完,直接挥了挥手,示意赶紧去办。

    “是,主人。”沈奇正低着头恭敬的说道,随后向后退去,退出五米后转身,瞬间脚一蹬地窜了出去。

    夜问看着停筷的貂蝉柔声说道:“咱们继续吃,今天谁也不能耽误了吃这碗混沌。”

    貂蝉在一号和沈奇正到来时就已恢复了冷漠的神色,听到夜问的话后,冷漠的神色消失,恭敬的看着夜问说道:“是。”看到夜问继续吃起了混沌,也动起了筷子,继续吃了起来。

    一碗混沌下肚,把筷子放在了桌面上,只看见一辆马车赶了过来,车内还有嘤嘤哭泣的声音传了出来,而赶车的正是那名一脸怒容而出的老者,如今却是满脸的后怕和感激之色。

    马车随行的沈奇正恭敬的来到夜问的身侧站立,一副标准的奴仆样。

    老者跳了下来,绕着头银白色的头发满脸的不好意思,颇为尴尬的对着夜问歉意说道:“真是对不住,以后少爷只要来老头子这,全免。”

    这时老妇人扶着一名和夜问差不多大的少女走了下来,少女已经晕厥了过去,不知是吓晕的还是被打晕的,老妇人扶着少女不停的道谢,“谢谢这位少爷,如果不是这位少侠相助,老妇人都不知道小芸还能不能回来。”说着说着哭泣了起来。

    一旁的沈奇正脸色难看的看着这一对老夫妇,面对如今的九千岁,竟然不下跪谢恩,更何况还救了你们的女儿,看其老头明显也是当过兵的,不过也不看看面对的是谁,正待出言训斥,夜问直接打断了沈奇正正要开口的话。

    夜问站起身拍了拍沈奇正的肩膀,对于这样朴实的人,那些架子那些谱摆出来只会让人觉得很没素质,夜问也知现在老夫妇的心情,前世也看过报道,小孩被拐其父母爷爷奶奶那伤心痛苦的无助绝望,缓步走了过去,像是保证一样,“孩子没事就好,以后不会在有抓捕小孩的人了,其它地方也一样。”

    知道现在老夫妇需要安静,带着貂蝉和沈奇正离开了这里。

    走在街道上,夜问淡漠的说道:“待你掌握一线崖,本督给你的第一个任务,清查帝国中所有的人贩子,不需要关押,只要查到,直接杀了。”

    沈奇正脸色一变,任何行业都有牵扯,不论是明面上的,或者暗地里的,都有利益的交织,如果一线崖来办,那么帝国各地的探子曝光的几率大太多,这不符合一线崖的规则,有些为难的看着夜问颇为忧愁的说道:“这样一来,各地青楼和大小商甲的利益会受到冲击的。”

    夜问停住了脚步,转身注视着沈奇正,冷漠的眼眸闪烁着冰冷的光芒,“本督不管谁的利益受到冲击,谁敢跳出来维护这些人渣,一律清查,不配为人的畜生,不需要怜悯。”

    看到夜问冰冷的目光沈奇正心神一颤,单膝跪地低头恭敬的说道:“奴明白了。”

    想到沈奇正没有被种下禁神咒后,双手掐决念出了繁琐的语言,一滴血红液滴出现在夜问的手中,看着沈奇正冷声喝道:“抬头,放开心神。”

    沈奇正不解的抬头,一滴好似液体在额头上钻了进来,不知是什么,不过九千岁没有理由要害自己,也不明白这是什么手段,努力的放开心神放松下来。

    感受到一股股疑惑传入心底,完成了禁神咒后,夜问拍了拍其肩膀淡漠说道:“为本督做事,少不了你的好处,这是九转玄功。”说完一转口诀传给了沈奇正。

    惊喜震惊之情流露在沈奇正的脸上,没想到世间竟有如此之强的功法,那靠鲜血修炼自动被沈奇正过滤了,只要强大,谁会去管是不是修的魔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