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情绪

    没有利益的纠缠只会是短暂美好的回忆。

    利益也分大小,九转玄功对应九转心法,只修玄功强血脉,如若没有九转心法的调合升真灵,会因血液的强大而真灵弱小而自爆,夜问没有相告任何手下,只因信不过,只凭一转就可称霸此世界,时间可以看出人心,哪怕在会伪装,也会因为某些事而露出本性。

    时间过的很快,在后宫一处凉亭中,夜问静静的端坐于石椅上,闭着眼眸倾听着沃挽香的琴声,优美柔和充满了柔情的音律让夜问陶醉,手指随着节拍轻轻的敲击着石桌。

    从走廊中走出一袭紫衣的一号看着督主在倾听着如今已是太后的的沃挽香弹琴,本是快步的步伐停住了脚步,耐心的等待着督主听完一曲完结。

    一号不懂音律,只觉得好听,只是看了一眼弹琴之人,不知为何,心莫名的跳动了起来。

    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眸,细细倾听起来。

    夜问凭借血脉的感应感受到一号的到来,同时心中一股占有的欲望传递了过来,突然浑身散发出冰冷的杀机。

    一曲中断。

    “主,挽香在弹一曲。”沃挽香不知面前的少年心中所想,不过那一瞬间无形的冰冷氛围让沃挽香心中一颤,难道用琴声弹奏而出的心中柔情让夜问不满了?起身一拜,心中满是苦涩。

    正准备换一曲,夜问睁开了眼眸,摆了摆手,微笑说道:“曲子很好,只因来了破坏气氛之人。”

    沃挽香看向了来人,看到一袭紫衣的青年迈步低头走了过来,浅声说道:“挽香先行退下。”

    “额。”夜问点了点头,有些事还是避开一下为好。

    一号低头行走过来,和沃挽香错身之际鼻尖传来一股诱人的芬芳,脚步依旧正常,来到了夜问的身后单膝跪地恭敬的说道:“督主,恭谦王乔装小太监混入宫中,如今正在太子殿与太子私会。”

    夜问缓慢的起身,转身看向依旧如常的一号,冷声说道:“抬头。”

    不明所以的一号抬起头,迎面而来的巴掌扇在了一号的脸上,一个红彤彤的手掌印在了一号的脸上,一号心中疑惑,难道是没有阻止恭谦王进宫会见了太子?主打臣接,没有丝毫的询问,低下头恭敬的道:“一号知错。”

    “你错在哪里?”夜问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一号冷声说道。

    “一号错在让恭谦王进入皇宫与太子相会,一号不会再犯,请督主原谅。”一号单膝跪地变成了双膝跪地,脑袋磕在了地面上,恭敬的说道。

    “你错在动了不该动的心思,有些人,岂是你能妄想的。”一声让一号心颤的冷声传进了耳中。

    难道刚刚心中所想督主知道了?莫名的惊惧让一号浑身发冷。

    一声冷笑自夜问的嘴中传出,“本督知你所想,做好该做的,多余的心思想多了,活不长。”

    “属下知错,请督主原谅。”冷汗顺着脸颊滴落在了地面上。

    本来不想在留下一号,不过心思一想貂蝉没有深入接触过东厂之人,看来有必要把沈奇正给扶起来,至少能和一号抗衡,看着一号冷声道:“去太子殿。”

    “是,督主。”一号恭敬的回应,小心翼翼的起身,偷瞄了一眼神色冷漠的督主,走在前面带路起来。

    后宫之中宫女居多,当看见一袭黑底金边身着璃龙袍的夜问走过除了惶恐之外,还有一丝奢望,盼望着这位九千岁能够看上自己,哪怕仅仅只是一夜的宠幸,也会在这皇宫之中水涨船高。

    而小太监则是想要搭上这位年少的九千岁的大船,不过当看见神情冷漠的九千岁,竟然比看见皇帝心中所产生的恐惧都大,一个跪地皆大气不敢喘一下,待这位九千岁走过去,后背已然有些湿了。

    夜问可没有心思去管这些宫女太监心中所想,人生路漫漫,能够产生交集的,只会是身份平等之人。

    在到达太子殿时,护卫着太子殿的俩名护卫被一号直接打晕了,一号打开了太子殿殿门,低头恭敬的侧身等待着夜问的进去。

    门被推开,殿内的赵游诏和恭谦王具是一惊。

    一身太监服的恭谦王看到黑底金边璃龙袍的少年走了进来,立刻站了起来,一脸的警惕,竟然无法察觉其实力,连身后的紫衣女孩都无法感知到。

    想到刚才太子殿下所说这位自封的九千岁武功奇高,身穿紫衣的功高仅在这位少年之下,身为宗师的自己,竟然无法感知到,如果不是推门而入,浑然不知这三人的到来。

    “你来干什么?”赵游诏一脸的阴沉,实在无法对着这位抢占母后的人强颜欢笑。

    “本督来看看,这位恭谦王。”夜问冷着脸一双冷冽的眼眸注视着主位上的赵游诏。

    恭谦王心中一惊,自己秘密进入皇宫,竟然无法躲避其目光,谁出卖的?

    “好大的胆子,自封九千岁,竟敢对太子殿下无礼,本王岂容你来毁了赵氏皇朝。”恭谦王说完一脚蹬地拔出佩剑刺了过去。

    “忠心不错,不过忠错了人。”夜问没有动手,而身后的貂蝉一个闪身出现在夜问的前面,听到夜问一声“留活口”,原本手握风裂剑的小手,直接夹住了刺过来的剑。

    剑被一个女孩给夹住,丝毫动弹不得,剑芒像是坎在铁壁一样,丝毫进入不得,恭谦王脸色一变,好厉害的肉身,知道打不过,果断的弃剑,一个翻身顺着太子殿的窗户跃了出去。

    刚跃出去不过几秒,恭谦王的身体又飞了回来,撞在了石柱上。

    同时一身紫衣的一号恭敬的走了进来,在夜问的身后恭敬的低头站立着。

    ‘咳咳’恭谦王口吐血沫,站了起来。

    “来了就想走,本督说过让你走了么。”夜问缓步走向恭谦王,期间冷漠的嘴角翘起冰冷的目光看了一眼赵游诏。

    看着夜问缓步的走来,仅仅只是一个眼神,就让太子连说话的语气都没有了,莫名的悲哀起来,轻咳出一口鲜血悲凉道:“罢了,罢了,本王一生忠于皇室,就让本王来划上一个赵氏皇朝终结的句号。”

    站在主位上的赵游诏神情复杂的看着一直以来无微不至照顾自己的恭谦王,心中说了句‘对不起,现在还不是时候。’

    太子殿中无风,而恭谦王一袭太监服无风自起起来,眼眸中露出了死志,既然打不过,走不了。

    要成为阶下囚,这不是恭谦王要的,一生为赵氏忠心,最后应该为自己划上圆满的句号了。

    一号瞬间上前一掌打在了恭谦王的丹田之中,内力散发的气劲瞬间消散,嘴角渗出了鲜血,靠在了石柱上。

    夜问上前冷笑道:“死?太简单了,有人还想亲手取你的人头,告慰心中的仇怨。”

    靠在石柱上的恭谦王没有内力被废的无助惶恐,死志依旧在眼眸之中,淡看着知道面前这位少年,没有怨恨,也没有任何悲怒,只有淡淡的无奈,“奇正吧,这孩子本王一直都寄托着希望,可惜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