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不屑的一笑

    太子殿中,赵游诏满脸阴沉的端坐着,想到母后被那夜问带走,心中无穷的愤怒填充内心。

    看着桌上的三封密信,这三封是最具份量的信笺,桌角一侧还有十多封的密信,这些都是宫外之人传送进来的,以为在宫中插入人手就能监视的了本太子?

    多年来,宫中的太监除了已死的老杂种,其余都是本太子的人,如今剩余的也大部分投靠了,这些才是本太子对最忠诚的人。

    看着这三封信笺赵游诏沉默了,这三封信笺每一封都代表了一方军队,镇东,镇南,镇北三位大将军的信笺,内容大致相同,什么边境敌军来犯需要护卫帝国领土,信中皆谴责夜问的不是,表明定当站在自己的身后。

    不过赵游诏冷笑一声,仅仅只是一封信笺表明心态,而没有说明具体的时间,连人都不准备前来国都,这是糊弄傻子呢?

    拾起信笺准备点燃时,像是想起了什么,把信笺又放下,沉思了起来。

    想起太监汇报的恭谦王关押在了天牢之中,拿起全部信笺揣进了怀中。

    而在天牢之中,赵盼彤像是好奇宝宝一样四处观望,偶尔一声声的惨叫吓的赵盼彤脸色一白,不过依旧忍不住好奇心四处观望。

    “师兄,父王为什么来天牢啊?审问犯人嘛?”赵盼彤疑惑为什么师兄要带自己来天牢啊?

    “义父在底下。”沈奇正淡淡的开口,即将面对了,又不忍说出来。

    “哦,父王肯定是在审问犯人咯。”应了一声,丝毫没有想过父王会成为阶下囚,因为在赵盼彤的心中,父王是无敌的,好奇的四处观望起来。

    “没什么好看的,这里处处都是血腥。”沈奇正表情淡然,对于惨叫没有丝毫的产生情绪变化。

    路过一处一名男子赤裸着上身,俩名手持皮鞭的人抽打着,缩了缩脖子,小声道:“师兄,为什么要惩罚他们啊,你看看他们好可怜啊。”

    沈奇正没有看,也不需要去看,这些刑法在一线崖之中就存在,而且比这还要残酷,这里皆是关押着位高权重的人物,可能是一方称雄的官僚,也可能是武林之中不服朝廷之人。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怜悯,是对自己的惩罚。”沈奇正有些感慨,活着是为了什么?

    “可是,那还是一个孩子啊。”赵盼彤忽然指着一名在铁笼之中瘫倒在地口吐血沫的少年隐隐同情了起来。

    “师妹啊。”

    “哎,师兄怎么了?”赵盼彤疑惑的看向了沈奇正。

    沈奇正伸手指向那名即将要死的少年,淡淡说道:“师兄不知道这名少年因何罪能进入这天牢之中,可能师兄所说有些偏颇,不过。”

    说到这里,声音徒然高昂起来,“看这皮肤白皙,牙齿整齐,明显是一名少爷或者公子,享上辈之福,上辈犯罪所得来的钱财,他也享受着,老子背叛,儿子岂能无罪?这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罪。”

    “可是,可是。”赵盼彤被说的哑口无言,即使在天真,也明白没有白享受的福。

    沉默,一路向下走到天牢第九层,一路上赵盼彤不在说话,只是眼神有些悲伤起来。

    沈奇正从俩旁看守石门的守卫上接过钥匙,插入了石孔中,转身看着赵盼彤像是组织语言一样,沉默着。

    “师兄怎么了?”赵盼彤有些心急了。

    “自己进去吧。”沈奇正终究没有说出口,直接推开了石门。

    怀着疑惑,赵盼彤走了进去,当看着师兄没跟着走进后,疑惑说道:“师兄怎么不进来?”

    “彤儿。”一声疑惑的声音响了起来。

    随后就是暴怒的怒吼:“为什么要把彤儿带到这里。”

    赵盼彤听到父王的声音,惊喜的转身,当看见父王被锁在墙壁上后,惊了起来,“父王。”

    快步跑了过去。

    石门关上了,靠在石门上,沈奇正静静的沉默着。

    听不到里面的话,沈奇正也不想去听。

    静静的依靠着石门,看到前方出现了一个身影,瞳孔一缩,想起了恭谦王所说的话,小心赵游诏!赵游诏怎么会来天牢?

    走下第八层,赵游诏同样看到了依靠在第九层石门上的沈奇正,同样愣了一下,马上回过神嘴角微笑了起来。

    “巧了,没想到奇正兄也在这里,是来看望恭谦王的?怎么在外面而不进去?”赵游诏缓步来到了沈奇正的面前,一脸的微笑,丝毫没有任何的尴尬,哪怕如今沈奇正已是那夜问之人,想起那少年,心中就像是点燃了怒火一样,仇恨所有和夜问相关的人。

    看着赵游诏一脸的微笑,眼神没有丝毫的情绪流露,皮笑肉不笑的,如今看着就恶心。

    “如今还有什么地方,是奇正不能去的?”沈奇正淡然的回到,没有了以往的恭敬,也没有了仰望之心,只是看一条狗一样看着赵游诏。

    看着沈奇正流露出来的眼神,没有丝毫的介意,脸上依旧一脸的微笑,而心中却愤怒着,语气没有丝毫的变化,淡笑着,“也许,你我可以合作。”

    沈奇正笑了,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赵游诏,“太子,哦不,三天后就登基了,小人应该称呼为陛下,陛下哪来的自信胆敢来挖小人主人的墙角?”

    “以后你会找本太子的。”赵游诏意味深长的对着沈奇正笑了笑。

    “呵呵。”沈奇正只是笑笑,没有说话,心中则是快速的思考了起来。

    见沈奇正不想说这话题,赵游诏也就不在说下去了,微笑的看着沈奇正说道:“本太子是来看望看望皇叔的,奇正兄堵在门口,这是何理?”

    “现在你不能进去。”

    赵游诏摸了摸下巴,突然像是恍然明白了一样,“盼彤在里面吧?也对,皇叔入狱,盼彤是最担心的了。”

    看着沈奇正不愿说话了,赵游诏拍了拍衣袍无奈摇头说道:“督主啊,明明可以收服我这皇叔的,非得费了其武功,关押在天牢之中,唉。”

    赵游诏不知沈奇正和恭谦王真正的关系,如若知道就不会说这明明惋惜的话,却格外让人容易心生怨恨的话。

    “主人自有其想法。”沈奇正脸色阴沉了下来,这赵游诏看来是和九千岁对上了,不过就凭现如今的太子,即使称皇,九千岁能杀一个皇帝,亦能杀第二个,看赵游诏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在自我表演。

    见沈奇正依旧不为所动,赵游诏微微皱眉,随即舒展开来,叹息道:“唉,看来今日见不到皇叔了,本太子明日在来。”

    “好走不送。”

    赵游诏转身离去,转身后,眼眸中闪烁一丝杀机。

    那一丝杀机被沈奇正感知到了,不屑的一笑,依旧依靠在石门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