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需要有人去做

    实力很重要,哪怕你在委屈,也只能低下你那高贵的头颅。

    酒楼中,独自深夜跑出来赵游诏当得知恭谦王死了,自己知道,亲人,又少了一个,自古帝王多薄情,而赵游诏,是多情的,有时候无情,是因为需要这么做。

    当独自一人,在无人认识的地方,只能在这里,痛痛快快的喝酒,不需要别人的安慰,不需要别人的讨好,只是这么的喝。

    泪水划过脸颊,依旧大口大口的喝着酒,不需要去伪装,也不需要是注意别人的眼神。

    “喂,你这么喝酒,容易伤身的。”

    “你谁啊?谁敢管本太。。。本公子。”赵游诏抬头艰难的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一名少女在自己的面前,是一个,还是俩个,还是三个?

    少女抢过赵游诏的酒碗,放在了自己的面前,瘪嘴道:“我姐姐说,男人喝酒喝醉是最没出息的了。”

    赵游诏打了个饱嗝,颤颤悠悠的站了起来,指着眼中晃悠的少女大声说道:“没出息怎么了?本公子就是没出息怎么了?连最亲之人都保护不了,还要什么出息。”

    “真没用。”

    这句话像是一把锋利的尖刀刺进了赵游诏的心口。

    泪水滴答滴答的溅在了桌面上,赵游诏嚎啕大哭了起来,“我是没用,我没用啊,我连母后都保护不了,我没用啊。”

    “母后?”酒楼中尚有其余人在饮酒,当听到一名像是公子哥说出的话后,瞬间惊了起来。

    少女同样愕然当场,也知道能叫出“母后”的,只能是当今的太子殿下,眼前的是太子殿下?堂堂太子殿下竟然深夜出宫如同酒鬼一样喝的烂醉?

    赵游诏晃了晃脑袋,迷糊的想要睡觉,而听着四周不断的议论声,只觉的无比的烦躁,大声的吼道:“都给本太子滚。”

    周围的酒客不想惹麻烦,赶紧掏出酒钱放在了桌上连忙跑了出去。

    少女也想离开,不料被一双强劲有力的手抓住了。

    “你想干什么去?”赵游诏趴在桌子上抓着少女的手迷迷糊糊说道。

    “我~我~我要去找夜问。”少女期期艾艾的说了出来。

    当听到夜问二字,赵游诏瞬间清醒了过来,一双眼睛放射出摄人的光芒,“你说你去找夜问?”

    被赵游诏那如同要吃人的眼眸注视着少女害怕了,想要抽回自己的手离开,怎么抽也抽不出来,委屈的看着赵游诏道:“雪柔就是要找夜问啊。”

    “夜问,夜问,都是夜问,你不是要找夜问嘛,走,本太子带你去找夜问。”说完直接拉着少女走出了酒楼。

    被赵游诏强拉着的乔雪柔心中莫名的害怕了起来,“放手,放手,你要干什么?这里是国都,还有没有王法啊。”

    “本太子说的话就是王法。”赵游诏阴沉着脸看着乔雪柔。

    这时在远处正在行走溜圈的小混混铁蛇看到一位像是公子哥的人强拉着一名少女,目光看到少女顿时移不开了,如同荷花一样清纯,以前看到公子哥都要上前讨好奉承的铁蛇,这时快步走上前拦住了赵游诏,“哥们,这女孩不同意您不能这么做。”

    赵游诏斜眼看了过去,不屑的说,“你算什么东西,也配管本太子的事。”

    “太~太~太子?”铁蛇吓坏了,刚才那如同梦游一样拦住了赵游诏,马上退开了一侧,跪了下来不断磕头说道:“小的不知太子真容,还请太子饶过小的,小的做牛做马报答太子殿下。”

    “滚。”赵游诏只说了一个字,多余的话都不屑去说。

    “是,是,是,谢谢太子殿下。”铁蛇不断的磕头谢恩,连忙撒腿就跑了,边跑边想,刚才怎么就上前了呢?差点就丢了性命,自己给自己了一个大嘴巴子,让你多说话,不好好看清楚。

    乔雪柔无语的看着刚开始还挺硬气的青年,转眼就变成了没有骨气的哈巴狗。

    “哎哟。”乔雪柔痛呼一声,手疼,被赵游诏跩的。

    “你放开我,不然我姐会打你的。”乔雪柔疼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拉着乔雪柔走的赵游诏听到打我?心中无名的火气蹭蹭的往上冒了起来,打我?

    又拉着乔雪柔走回了酒楼,直接掏出千两银票扔给了战战赫赫的掌柜的,看着不敢接受,连忙推脱的掌柜的的冷声道:“怎么?本太子给你你竟然不接着?”

    中年男子掌柜的摸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点头哈腰的说道:“小的不敢,小的不敢,太子殿下您请。”

    “哼。”赵游诏冷哼一声。

    直接拉着乔雪柔上了二楼。

    掌柜的颤抖着双手捧着手中的千两银票,钱对于商人来说那是肯定喜欢的,而当知道赵游诏身份后,只觉得这钱,烫手。

    这时听到楼上一声女的惊叫声,随后一声嘭的关门声。

    尖叫声求助撕心裂肺的声音自楼上传了下来。

    “唉。”掌柜的的叹息一声,又一个纯真的少女被糟蹋了,掌柜的知道这些公子哥的德性,而太子就是最大的公子哥,谁敢去解救这位少女啊?关上酒楼的门,摇头叹息的走回了后院。

    在酒楼的房顶,低蹲着一名黑衣人,看到赵游诏强(女干)了乔雪柔,心中冷笑了一声,盖上了瓦片,一个跳跃消失在了夜空中。

    国都的远处,一号仰望着星空,现在的一号没事就喜欢上了仰望星空,看着星空才能确定自己的方向,才能压制住内心对权利的欲望。

    这时貂蝉走了过来,冷漠的眸子注视着一号冷声道:“你不怕主人知道你所做的一切?”

    一号低头看向了貂蝉,笑了笑,“你确定督主不知道?只不过。”

    后面的话一号不说了,说出来意义就不一样了,不说出来,事情可以往自己身上推,而如果说出来,哪怕只是只有一个人知道,那意义就变了,就变成了夜问的默许。

    别看貂蝉小,可也明白,沉默了一会,看到一号转身准备走后,开口说道:“主人没白给你强大的实力。”

    一号笑着走了,轻轻的说了一句,“为督主分忧,乃一号的职责。”

    “失去性命呢?”貂蝉轻轻的呢喃着。

    本来走运的一号,像是听到了一样,转身看着黑夜中一袭紫衣的貂蝉,“你我同为紫衣,性命早就不在自己的手中,何必在多此一问。督主已有撤换掉我的想法,一号只是努力去做一个。”

    “阴暗者。”这三个字是在一号的内心中所说,没有说出来,有些事,需要有这样的人去做,而一号,甘愿去做。

    貂蝉看着逐渐消失在视野中的一号,抬头仰望星空,喃喃道:“你有你的职责,我有我的理念,追求的不一样,希望你能走下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