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俩种人

    贝蒂趴在夜问的身上眨着眼睛可怜兮兮的说道:“尊敬的主人,您何时去日不落帝国啊。”

    “心急了啊。”夜问深吸一口烟,吐出一个烟圈笑道。

    “是呀,奴婢就是心急了,主人快点嘛。”身体摩擦着夜问的身体,挑逗了起来。

    “老爷,该启程了。”已经穿戴好的沃挽香和高淑英冷着眼看着贝蒂,对于外国人,尤其是日不落的人,尤其的反感,每年边境小规模摩擦不断,不断的有帝国战士死于战场之上,能有好感才怪。

    拍了拍贝蒂的翘臀夜问含笑道:“该启程了,晨练都三次了,在练下去都快中午了。”

    贝蒂失落的起身,丝毫没有任何的顾忌穿衣,让沃挽香和高淑英直骂狐狸精。

    随即俩人眼神一暗,贝蒂还很年轻,而俩人都已老了。

    夜问自然感受到了沃挽香的情绪,这禁神咒有好也有坏,能掌控他人生死,知其情绪,不过坏处就是每天都得承受着不同的情绪带来的烦躁。

    如果心理承受力差的,意识不够强大的,很难在保持自己的意识。

    起身由沃挽香和高淑英一同伺候夜问的更衣,以前都是贴身侍女伺候沃挽香更衣,现如今却是成为了侍女伺候他人更衣,要说不习惯和生疏是一定的,好在夜问所穿对于曾经身为皇后要穿的物件要少。

    更衣之时夜问就在思考着要不要给贝蒂也中上禁神咒,既然每天都承受着不同情绪的冲击,在来一条也无所谓,这叫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穿好官袍,夜问掐起了手印,嘴中说着繁琐的语言,看到这情形三女都不知夜问在干什么,不过也都没有打扰。

    一滴耀眼的鲜血出现在夜问的手心中,贝蒂感受着上面传来的威压,即恐惧又兴奋,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渴望的看向夜问。

    看到夜问手指一弹,射向了自己,听到放松心神的话,连忙闭目放松了起来。

    感觉额头一凉,血液进入了身体。

    血液沸腾了起来,贝蒂是血族,血液就是其力量的源泉,一滴好似血祖一般的血液进入了身体,没有与自身血液融合,而是像是高贵的帝王视察平民一样,居住在了心脏之中。

    像是放射出一股无形之力笼罩了整个身体。

    贝蒂想要去融合这滴血液,只要融合贝蒂有信心自己的血脉可以提升,提升到血帝的级别贝蒂都有信心,不过好似自身的血液等级太低,面对这犹如帝王般的血液,哪怕在心脏之中,无数的血液流淌也沾不到一丝,像是隔着一层薄薄的膜。

    夜问自然清楚贝蒂的情绪,感受着贝蒂贪婪的情绪,淡笑道:“不用费力了,只要表现的好,血脉等级本督保你提升。”

    贝蒂娇笑一声,也不管衣着只穿了一半,投进夜问的怀中,双手搂着夜问的脖颈撒娇道:“主人,不要嘛。”

    而夜问却皱起了眉头,眼神瞬间冷了下来,嘴角微扯,眼眸冰冷的看着贝蒂冷声说道:“不该动的心思最好别动。”

    本来撒娇的贝蒂瞬间一愣,注视着夜问冰冷的眼眸瞬间一个激灵,表情略微僵硬娇笑道:“主人怎么了嘛?”

    “你说呢?”夜问冷笑一声,推开了贝蒂。

    这时貂蝉和一号走了进来,一号看到这场景,瞬间又退了出去,同时把门帘给带好了。

    无尽的杀意笼罩了贝蒂,风裂剑瞬间出鞘架在了贝蒂雪白的脖颈上。

    贝蒂自然看到白天那始终在夜问身后的紫衣女孩,原本以为是夜问的妹妹,没想到竟然是绝世武者,无尽的杀意比血族战士,血族杀手任何人都要强烈浓郁,心中震惊异常,何时赵国出现了如此多的变态?

    感受到脖颈那冰冷的剑锋,贝蒂丝毫不怀疑只要面前的少年一声令下身后的女孩绝对会动手。

    难道自己做错了?还是自己心中的想法这少年知道?能看透人心?想到心脏中那一滴血液,脑海中瞬间出现了绝对无法相信的事实,这是高级初拥!

    “奴婢不明白,尊敬的大人,如何能看透奴婢的心思,如何会血族之中只有血帝才能使用的高级初拥。”贝蒂原本紧张的神色露出了坦然之色。

    夜问缓步上前右手勾起贝蒂的下巴,冷笑道:“你不明白的还很多,心思多了,尤其是没用的心思,让本督如何继续留你。”

    贝蒂知道这是夜问在寻找一个不杀自己的理由,而面对如此变态的人物,如此年纪轻轻就已拥有如此之高的实力,用金钱财物权利没有丝毫的用处,唯一的优势只有自己的身体。

    “奴婢会伺候好主人,让主人舒服。”贝蒂嘴角微笑,眼神挑逗的注视着夜问。

    一声轻微的冷哼自夜问的身后传来,声音细小,而在场的除了沃挽香和高淑英外,哪个不是实力高强之人。

    夜问好似没听见一样,手收了回来,笑着道:“本督就喜欢你这样的,心思该动就动,能承担起后果,本督支持。”有句话夜问没说,而是怕身后的沃挽香和高淑英产生心理阴影,那就是贝蒂乃是处女,在这世界还没有那种假膜的存在,是处就是处,不是就不是,只因这一个原因,才使得夜问不想忍下了杀心,毕竟贝蒂可以说是自己的第一个女人。

    贝蒂明白夜问是在说反话,想起身,又感受到脖颈上的剑锋依旧没有移开,可怜兮兮的望着夜问,“主人,奴婢好害怕啊。”

    夜问眼神示意了一下,貂蝉收回了风裂剑,入鞘,同时无尽的杀意如春雪般消融。

    感受到杀意消失,脖颈上的冰冷刺骨的冷锋也消失后,起身拉着夜问的手臂摇摆着,一双可怜兮兮的大眼睛好似要流泪一样委屈道:“奴婢以后不敢了,主人的命令就是奴婢的性命。”

    看着贝蒂一副委屈的样子,夜问笑了,现在那股来自贝蒂的脉络已经没有了阴狠的情绪,变成了惧怕恐惧的情绪,同时又有夹杂着贪婪渴望的情绪。

    “是不是想学本督的技能?”夜问伸手把贝蒂搂进怀中邪笑了起来。

    眨着眼睛一副好学的表情,快速的点了点头,可怜道:“奴婢想学,在血族中高级初拥只有侯爵才可以得到,奴婢想学。”

    夜问知道这禁神咒和贝蒂所说的高级初拥完全是俩码事,夜问的血脉也不是血族血统,另外这禁神咒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如果手下人背叛了怎么办?尽管可以压制,可以灭杀,不过终归麻烦,夜问最讨厌的就是麻烦,不过血族中的血族秘法,可以从血族之中得到,扫荡日不落帝国,扫荡血族大本营时,什么秘法得不到?到时就用这些奖赏。

    笑看着怀中的美人笑道:“看你的表现了。”

    “奴婢不会让主人失望的。”说完身体扭动了起来,像是不安分的猫一样,找一个舒服的位置。

    手在贝蒂的翘臀拍打了俩下,“该走了,晚上在好好招待你。”

    看着夜问如此坚决,丝毫不为所动,心中凛然,这样懂得自律的人,很可怕,一脸委屈的离开了夜问的怀抱,穿起了衣裳。

    ——————

    在国都中,赵游诏神色愕然的看着怀中满脸泪痕表情痛苦正在熟睡中的少女,想起昨晚在酒楼中的事,想起此少女乃是那夜问的人,神色徒然一冷。

    直接掀开被罩起身,伸手想要了解了床上了少女,当看到床上那一朵血色梅花,赵游诏的脑袋嗡了一下。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还是一个处?本来赵游诏的心中已经认定了这少女乃是夜问的女人,而昨晚自己乃的私自出宫,没有任何人跟随,相对的隐秘,在这里杀了她,自己在回宫中,可以来个死无对证,也可以让你夜问尝尝悲痛的滋味。

    而怎么可能呢?

    赵游诏做过坏事,自己没有亲自杀过人,而下达的命令却让无数人死亡,现在竟然下不去手了。

    床上的少女感受身体很凉,悠悠醒来,顿时感觉下体疼痛欲裂,身体像是散了架子一样疼痛,睁开双眼看到赵游诏,顿时尖叫了起来。

    抓起被罩掩盖住身体,蜷缩着呜呜哭泣了起来。

    看着少女呜呜的哭泣,赵游诏伸出的手攥了起来,又松开,收了回来。

    眼眸流露出一丝柔情,看到少女抬起头瞬间眼神冷了起来。

    “呜呜~~~你出去啊,我不想在看见你,你出去啊。”

    看着少女如此模样,赵游诏的心莫名的疼痛了起来,冷着脸看着少女冷声道:“现在随本太子去皇宫。”

    “呜呜~~~我不去,我不去,我要去找我姐姐。”少女的头像是拨浪鼓一样摇摆了起来。

    赵游诏听着这少女还有一个姐姐,顿时上前,冷着脸说道:“由不得你,是你随本太子回皇宫,还是让本太子铲除了你姐姐在随本太子回皇宫,自己选。”

    少女知道姐姐乃是土匪头子,而这人又是当今太子,据说这太子要登基称皇了,不想姐姐为了自己和官府斗,呜呜哭泣着道:“我,我去皇宫,你别杀我姐姐。”

    “好,我不杀你姐姐。”阴沉的脸缓和了下来,心中莫名的痛恨起了夜问,这样的少女竟然让其独自出行,碰到坏人怎么办?

    这少女,我要了,你夜问不配,赵游诏心中坚定了想法。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