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好女不养狗

    正在劈柴的妇女听到脚步声响,转身一看,看见一袭白衣少年搂着一名黑衣女子,右侧俩名风韵的妇女,左侧一名女孩,身后则跟随着十二名蓝衣护卫?

    看着以白衣少年为中心,明显是哪家的少爷,这眼神比城主发怒时还摄人。

    当夜问来到近前,妇人丢掉利斧连忙双膝跪下,不知道是哪个王公大臣的少爷,不过喊少爷准没错,恭敬说道:“妇人见过少爷。”

    “喵~”貂蝉怀中的小黑猫眼中露出了不屑神色,像是看着奴仆一样不屑的看着在地上颤抖的大黄狗。

    而趴在肩膀上的大黑则是连看都不带看的,完全的蔑视姿态。

    “你家男人可在家?”夜问问了句没头没脑的话。

    让三女皆是一愣,狐疑的打量起了面前身穿布衣的中年妇女了起来,夜问看上这位了?这也忒掉价了吧?

    中年妇女则是脸色一变,偷偷看了一眼趴在地上颤抖的大黄狗,心中奇怪一向凶恶的大黄狗怎么变成了如此的胆小?

    “妇人的男人尚在城中。”中年妇女心中有些害怕了起来,这位少爷难道看出了什么不成?

    夜问‘嘿嘿’冷笑了一声,“一女侍二夫,而还不是一个人,你家男人可知道?”

    妇女脸色彻底大变,惊恐的望着夜问颤声道:“您怎么会知道的。”

    原本颤抖的大黄狗抬起头呜咽了一声,像是在哀求。

    夜问怀中的贝蒂心中舒了一口气,不怕夜问找别人,就怕找的不如自己,和面前的农妇称为姐妹,这是一种耻辱。

    而听着‘一女侍二夫’还不是人?看着地上那颤抖的大黄狗,贝蒂思绪一惊,惊道,“不会是这大黄狗吧?”

    “聪明,就是这大黄狗。”夜问冷笑着。

    “主人怎么看出来的?这狗挺老实的嘛。”贝蒂还是不解,看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了?

    夜问松开了贝蒂,来到了堆放木柴的地方。

    指着绿草被压平的地方冷声道:“这里有黄毛,狗在这上面打滚,也压不平这样,明显是人压的,而这里不用去看。”

    又回到原地,伸出右手挥了一下,冷声道:“把上衣拔了。”

    妇人已经做好了训斥受辱的打算,自己的身份自己知道,哪家少爷都不可能去杀一个农妇,一般只是嘲讽几句,而当听到拔自己的上衣后,双膝跪着猛的摇头双手护胸惊道:“这位少爷,饶过妇人吧,妇人还有孩子。”

    从夜问身后走出了三名蓝衣护卫,可不管妇人的哀求,俩名按住妇人,一人上前一拔,也不管布衣撕裂,直接一扯,撕拉一声,胸前完全的暴露了。

    夜问可没有性趣,被畜生上过了,丝毫提不起性趣,伸手指着双肩的淡红的爪印,多么的明显的痕迹。

    而贝蒂则还是疑惑,“这穿着呢都看的见?”

    “眼神,这狗的眼神,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只是一眼就可看见那充满欲望的眼神,看你也充满欲望哦。”说完夜问刮了一下贝蒂的小鼻子。

    “讨厌拉。”贝蒂不满的嘟囔着,随后看着大黄狗满脸的嫌弃之色,“还是杀了吧,留着也是一个祸害。”

    “冒犯主人,只一条就该死,更何况胆敢惦记本督的女人。”

    趴在地上颤抖的大黄狗呜咽一声,听懂了夜问的话,学人一样磕头起来,而仅仅只是磕了一下,猛的一下向后窜了出去。

    “黄郎。”妇人本同样磕头祈求夜问能够饶过大黄狗,看见大黄狗逃窜后,失声叫了出来。

    撕扯妇人上衣的蓝衣护卫一个闪身追上了大黄狗,拔刀寒光一闪,又闪回了原地。

    逃窜的大黄狗脖颈鲜血溢出,谁的无头狗身在奔跑?无尽的黑暗涌来,失去了知觉。

    “黄郎啊,一起下去陪着吧。”夜问挥了挥手,见其按着妇人的蓝衣护卫其中一名扭断了其脖子后,搂着贝蒂前往锦绣城。

    沃挽香略沉思,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忽然感叹,“应该颁布圣旨,凡是女子皆不可养狗。”

    夜问听话只是笑了笑,“规定不如人心擅忌,只需要传播开来,不管信不信,只要有这个引子,心理上就会产生障碍,尤其是男人。”

    “这样岂不是让爱狗之人胡乱评论?”高淑英则有些皱眉了起来,毕竟这只是一起事件,不是所有。

    “人是人,畜生终究是畜生,爱狗之人喜欢狗,就让他们养去,看事听事不如亲身经历。”夜问的神色有些沧桑起来。

    感受到这样的氛围,三女都沉默了。

    来到锦绣城城门,看到排着长队的人流,直接像是无人守卫一样,搂着贝蒂直接进了城门。

    像是守城门护卫头领看都不看,连盘查都不盘查,直接放行了,当听到有人嚷嚷着不公平时,冷眼一句话就怼了回去,“没本事老老实实接受盘查,不然抓你进大牢。”

    其中一名守城门的护卫小声说道,“大哥,您怎么知道那是大人物啊。”

    “气质。”护卫头领开口说了俩个字。

    “什么气质啊?”

    “你若明白,你就是老子的大哥了。”

    即使走进了锦绣城,城门口守卫的对话依旧落在了夜问的耳中,对此也是淡然一笑。

    这时一名身穿棕褐色衣袍的老者来到了夜问面前,弯腰恭敬的说道:“请问可是九千岁?”

    夜问停住了脚步,皱眉看着老者冷声道:“正是本督。”

    “城主大人恭候多时,还请移驾城主府。”老者的腰弯的更低了,声音更加的恭谦了起来。

    “好大的气派。”身居皇宫之中,礼仪更是懂的深刻,沃挽香冷着脸看着像是管家的老者冷哼道。

    “太后明鉴,乃是城主大人在备酒席招待九千岁,皆是珍藏,离不开人,才容奴才来请九千岁。”老者恭敬的腰弯对着沃挽香恭谦道。

    对于面前的老者知道自己的身份,沃挽香心中升起一股疑惑,自从赵星野当皇以后,就一直身居坤宁宫,从未离开过后宫,更未出过皇宫,这位城主的管家怎会知道自己的身份?

    这疑惑也是夜问的疑惑,不过区区一个城主,可没有胆怯的心理,淡淡点头道:“带路。”

    “千岁请。”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