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消失

    侍女低头陆续端着盘子走了进来,看到少爷跪在地上,头低的更低了,小心翼翼的把盘子放到桌上,陆续的退了出去。

    期间不少有侍女偷瞄了一眼冷着脸的夜问,心想这人是谁啊,敢坐着,城主站着,而也仅仅只是偷瞄一眼,不敢多看俩眼,深怕受罚。

    待侍女都走了出去,桌面上摆满了佳肴,夜问冷声道:“明日是赵游诏登基之日,来而不往非礼也,画一张本督画像,在其登基之时,让赵游诏跪拜。”

    “不能这样(不可能)。”俩道声音顿时想了起来。

    原本端坐在椅子上的沃挽香站了起来,有些气恼的看着夜问道:“不能这样,这样有失体统,赵氏颜面将荡然无存。”

    “太后说的对,浩言绝不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孟浩言见其太后开口有了顶风之人,连忙开口。

    夜问没有去看沃挽香,而是对着孟浩言冷言说道,“要么死,要么送,没有其它选择。”

    跪在地上的孟永华看其父亲如此倔强,连忙开口道:“千岁大人,小人愿替父送画。”

    “不行,这里岂有你这逆子说话的地方。”孟浩言冷着脸看着孟永华,去就是送死去了,岂能让唯一的儿子去送死。

    而孟永华却当作没有听见,恳请看着夜问哀求道:“千岁大人,小人愿去,我父糊涂了,不知千岁威严,小人知。”

    “不错,孝可嘉,去找画师来,由你代父前去。”夜问冷笑一声。

    “谢千岁。”孟永华磕头拜谢一声,深怕夜问反悔,赶紧起身走了出去。

    “大人,臣就这一个孩子,放过我孟家吧。”孟浩言身体一软,重新跪在了地上。

    “本督讨厌麻烦,别考验本督的耐心。”夜问既是说给孟浩言听,也是说给沃挽香听,如若不是考虑到沃挽香,岂能留着赵游诏。

    沃挽香脸色一白,凄惨一笑,赵氏威严明日过后将荡然无存,而谁又能够阻挡的了呢?

    看着沃挽香凄惨的笑容,知道心里不好受,不过想想自己的女人还有一个孩子,心中那滋味就不好受,想要安慰几句,而这时突然皱起了眉头。

    感受到血脉熟悉之感,快速的朝自己接近,这是一号,出事了?刚刚分别半天就出事了?不好的预感让夜问心神不宁了起来。

    一道紫芒自城外闪进城中,奔着心中那牵引,直奔城主府。

    无人看清紫芒是什么,普通人直觉眼神一花,揉揉眼睛就继续干活,而武者则心神震荡,目露仰望看着紫芒闪过。

    紫芒来到偏厅门口,瞬间停下,恭敬的整理下衣服,低头说道:“秉督主,一号求见。”

    夜问看到在一号低头之时,神色有些躲闪,心中那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了起来,冷眼注视着一号冷声道:“进来。”

    一号低头走进房间,单膝跪地后从怀中拿出一封信笺恭敬的双手举头,恭敬的说道:“秉督主,谢悠然消失了,这是风飘凌派人送来的密信。”

    冷眼注视着一号,听完一号所说,夜问瞳孔猛然一缩,本来阴沉的脸越加阴沉了起来,“你说什么?谢悠然消失了?风飘凌干什么吃的?八号十号怎么回事?竟然让一个大活人消失了?”

    站在夜问身后的貂蝉冷着脸走了出来,从一号手中接过信笺,送到了夜问的手上。

    夜问接过信笺拆开拿出一封信,冷着脸看了起来,看完后突然心中冒出了疑点,谢悠然消失,而谢天涯仍旧在圣门,据风飘凌信中所说,在谢悠然消失后严刑逼问过谢天涯,按照谢天涯所说,谢悠然自从回到圣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对于相近之人皆一副拒之千里的模样,连说话语气都变的陌生,这原本在谢天涯看来是因为定亲之事产生的烦躁情绪。

    当有一天从禁地之中出来,谢悠然则变化的更大了起来,不光形象的变化,气质也发生了变化,如同不像这世界人一样,在别人看来可能是因为某种东西改变了谢悠然。

    而在谢天涯看来,自己的妹妹,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夜问眉头紧锁看着信笺,一字一句的看着,这是怎么回事?而看到最后一句,谢天涯见到谢悠然最后一面,谢悠然让谢天涯转告夜问一句话“别自作多情了。”

    猛然冷漠狂暴的气息自夜问的身上散发了出来,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胆敢如此说过。

    一号感受到督主的变化,知道现在督主正处于气怒状态中,需要有人来背锅,相对于八号十号,一号更愿意去保全风飘凌,“秉督主,一号愿前往调查,夫人消失,八号十号渎职之罪不可原谅,风飘凌渎职略轻,让其四处寻找夫人更为妥当。”

    “圣门没必要在存在了,荡平。限八号十号一个月时间找到谢悠然,找不到提头来见,至于风飘凌。”看着一号有意要保风飘凌,沉思了一下,“传授九转玄功,收服东方所有武林门派,反抗者荡平。”

    “是,督主。”一号恭敬的回到,见其督主没有在说话,恭敬说道:“一号告退。”

    “额。”

    自始至终一言不发的贝蒂,看到紫衣青年低头出去后,想到既然东方的女人消失了,从夜问的话中听出已经打消了前往东方的行程,这样看来,岂不是可以前往西方了?

    想到这贝蒂起身坐在了夜问的腿上,扭动着身体安慰道:“主人不要生气嘛,主人还有奴婢,奴婢侍奉主人。”

    冷漠狂暴的气息慢慢变淡,夜问笑了起来,“本督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

    “主人最好了。”贝蒂见其心思没看穿也没露出尴尬神态,而是娇笑了起来。

    这时夜问猛然把贝蒂推开,站了起来,四周荡漾起了规则之力,而且还是空间规则,这对于这具身体乃是异常的熟悉。

    貂蝉见其夜问如临大敌,瞬间拔刀冷漠的眼眸盯向了门口。

    屋中所有人看见夜问的身体慢慢变淡,逐渐消失后,皆疑惑了起来,只是把这看成了由于速度太快而造成的残影。

    而貂蝉和其余人想法可不同,感受到心中那血脉联系之感变的淡薄了起来,而却没有丝毫的移动,想到了那次夜晚之中,一名老者前来,夜问逃跑时的场景,看着所有人冷声道:“所有人原地别动。”

    看着貂蝉面露杀意的看着所有人,连同沃挽香和高淑英都丝毫不敢妄动起来,因为谁都不敢保证,这貂蝉会不会真的出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