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出现

    锦绣城孟府中,夜问盘膝而坐消化着帝江真灵对于空间时间规则的感悟,刚开始夜问想着可能要很长时间才能消化完。

    而当开始吸收之时,出乎了夜问所想,没想到吸收的很快,快到现在已然吸收了十分之一的量,同时对于空间时间规则也掌握了许多,同时也可以随意离开了起来,不过为了早日吸收完,仍旧闭关着。

    面前的俩面画像投影就说明了问题,像是荧屏一样播放着貂蝉和一号的所作所为,尤其是一号所带领的东厂人员,每路过一座城,一座镇,都会展开血腥的屠戮。

    为了尽快吸收掉帝江的真灵,夜问开始不问世事起来,掌握了空间时间规则,细细研究着禁神咒,发现被下禁神咒的人皆可当作眼睛,不断尝试着用空间规则如何去把下了禁神咒的貂蝉和一号所在的画面显现出来,这面前的俩片荧屏就是夜问的成果,像是看电视剧一样。

    同时一丝丝的白色气体从貂蝉和一号的禁神咒中传递过来,可以清晰的看到每当貂蝉和一号周围有生灵死去,就会从死去的生灵身体中飘出一丝白色的气体进入貂蝉和一号的身体中。

    距离像是不存在一样,直接通过貂蝉和一号的身体进入到夜问的身体之中。

    很舒服,同时也是这些气体增加夜问吸收的主要能源,尤其是一号屠戮的武者最多,贡献最多。

    当夜问看到散发着规则之力的神珠掉进海水中,贝蒂追着一名人鱼钻进了海中拿到了神珠。

    由于深入了海中,海面上的人看不清海底中的贝蒂在干什么,而夜问却清晰的看到,贝蒂抽空了人鱼的鲜血,凝聚成一滴,隔空摄着神珠游了上去,而那滴血滴就在贝蒂的手心中。

    夜问疑惑的看着,当看到贝蒂娇笑着来到貂蝉的身侧,趁其不注意猛然把血滴射进了神珠中,对着仅有一米远的貂蝉发动了偷袭。

    海面上的貂蝉丝毫没有注意到贝蒂的动作,而船上的人却注意到了。

    东明旭和伊莎丝毫没有开口,东明旭把头扭向了一边,看向了别处,而伊莎则露出了期盼之色。

    船上的赖元龙则是脸色大变急吼道:“大人,小心身侧。”

    听到赖元龙焦急的吼声,还有随之而来的生死危机,猛然想到了贝蒂手中拿着的神珠,如此近距离之下貂蝉知道躲不过去了,极速拔剑转身刺向了贝蒂。

    “咯咯,你死定了,你的鲜血归我了。”贝蒂娇笑着贪婪的望着貂蝉,就像看待人鱼一样,是可以随意屠杀的存在。

    忽然在貂蝉和贝蒂的中,凭空伸了出来了白色衣袖的一只手,无形的波纹自手掌为中心荡漾开来。

    神珠所发出的波纹被这只手直接抹平,消弭了下去。

    同时貂蝉像是感觉空间被无限的放大,快速的刺杀贝蒂的身影极速的移动,却依旧只是在原地摆着刺出风裂剑的动作。

    贝蒂惊恐的望着这只凭空出现的手极速的后退。

    撕拉一声,像是空间被裂开一样,即使没有声音,而船上的人和海面上的貂蝉和贝蒂像是听到空间撕裂的声音。

    一袭白色衣袍的身影走了出来,同时空间规则之力消弭了下去。

    望着气质大变的夜问,貂蝉单膝跪在海面上恭敬说道:“貂蝉见过主人。”对于主人能够凭空出现貂蝉内心波动了一下,恭敬之色越加的浓郁,而又没有完全丝毫的意外,当一个人做出过一次举动后,在做出一个重复的举动,就显的没有丝毫的意外。

    而贝蒂和船上的赖元龙,东明旭和伊莎四人则是满脸的惊恐之色,这世界还有像是只存在书中幻想的能力?

    夜问冷漠的眼眸看了一眼貂蝉,冷声道:“起来吧。”

    “是,主人。”貂蝉恭敬的起身像是影子一样自动站在了夜问的身后。

    夜问的出现对于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阵意外,谁都没有想到夜问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尤其是貂蝉即将被贝蒂偷袭得手之时出现。

    俩声猫叫从海中传了出来。

    夜问低头看向了海中俩个黑猫依旧和后背插着一根诡杆的巨鲸缠斗,单手一指,一道银白色丝线射了出去,穿透了巨鲸了脑中。

    一声悲鸣自海中响彻了起来,随后逐渐的停止了动作,被大黑小黑扑了上去撕咬了起来。

    夜问看着贝蒂伸出了右手,是对着贝蒂隔空握着的神珠,手呈爪状,像是有无形的吸摄之力一样,神珠脱离了贝蒂的掌控飞到了夜问的手中。

    没有丝毫的阻隔,单手握着神珠,感受着上面水之规则不断的和自身空间时间规则对撞,而却丝毫奈何不得分毫,只是水之规则不断的流动着。

    单手猛的一握,啪的一声,神珠破碎了。

    海水猛然翻滚了起来,而像是俩个世界一样,在夜问方圆一里之内海面依旧平静,一里之外则是巨浪滔天,天空迅速的阴沉了下来,整个天气因神珠的破碎而改变了起来。

    不光是此处的海面,整个世界都因为神珠的破碎而天象大变。

    神珠化成液态流水般的存在在夜问的手心停留,夜问感受着无数的水的在心中流淌,无数关于水的奥妙呈现在心中。

    夜问转身把手中呈液态的水之规则猛然拍向了貂蝉的脑门。

    站在夜问身后的貂蝉看着主人把神珠化成的水?拍向了自己,没有丝毫的躲闪,依旧恭敬的站立着。

    大雨哗哗的下了起来,夜问的手贴在了貂蝉的脑门上,同时呈液态的水之规则尽数钻进了顺着貂蝉的脑门纷纷换成无数的水之奥秘。

    貂蝉的气息不断的变化,一会温柔,像是一位慈祥的母亲散发着慈爱的光辉,有无限的包容。

    一会冰冷,像是无情的洪水卷走无数的生灵冰冷刺骨。

    看着貂蝉在吸收水之规则,夜问望向了身体微颤面露惊恐的贝蒂冷声道:“过来。”

    站在海面上的贝蒂想了想,还是缓慢的走了过来。

    当贝蒂来到了面前,手抚摸在贝蒂的俏脸上,冷声道:“本督没有打女人的习惯,为何要不听话?”

    感受着面前白衣男子手上的温度,贝蒂的心中却没有丝毫的温暖,而是无尽的冰冷,夜问眼眸中流露出来的杀意,这是真真切切的寒冷。

    脸上僵硬的笑着,讨好的说道:“奴婢知错了,主人在给奴婢一次机会嘛。”

    “机会?”夜问冷笑了起来,“本督给过你了一次机会,说出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贝蒂知道夜问是认真的,连忙说道:“奴婢的身体。”

    说完想要靠近夜问,而却被夜问抓住了脖颈。

    “不够。”夜问看着浑身湿透的贝蒂别有一番风采,却依旧难掩心中的杀意,胆敢窝里反,胆敢袭杀自己的亲卫,这俩条的任何一条,都是让夜问产生杀意的原因,如果面前的不是贝蒂,不是自己真正意义上的女人,换成了外人,岂能还有说话的时间?

    看着夜问的眼眸依旧充满了杀意,贝蒂心中悔恨了起来,谁能想到夜问可以凭空的出现?打破了自古以来武者只是肉身强悍具有内力的思维。

    感受着来自脖颈的力度,贝蒂真正开始恐惧了起来,没想到面前的白衣男子竟然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心中极速的思考着,刚感受到脖颈的压迫力越加强大,呼吸开始不自然后,猛然灵光一闪,眼神中闪烁着挣扎,“奴婢,奴婢可以为主人提供血族顶级血脉。”

    “是始祖该隐。”183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