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祸害遗千年

    一号跟随在夜问和貂蝉的身后,心中有种莫名的失落愁苦的情绪,又有一种即将被抛弃的感觉,不知貂蝉为何会让一号在心中产生一种同督主一样感觉,无形的威压始终笼罩着一号。

    没有去东厂的基地,而是不断的翻越山脉走向了迷雾山脉的北方。

    因是走的边缘,一路上只有零散实力低弱的野兽,皆被一号上前击杀。

    夜问自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来自一号的情绪,心中沉思着,对于一号努力的安排一切,即使没有功劳亦有苦劳,所做的皆是为了自己,本份做好了,额外的也做好了,除了让自己有些不喜外,还是挺合格的。

    一路无话的翻越了三座山坡,来到了一处低洼的水池旁。

    夜问缓步踏进了水池中,四周的水分列开来,形成了一道入口。

    貂蝉和一号紧随其后。

    水池很深,在表面水很清澈,如同只是一个低洼的水池,而进入水池后,不断的下降像是无底洞一般,越往下走,四周的水开始变的淡红。

    颜色逐渐的加深,直至变成了血红之色,像是浓稠的鲜血一样。

    当夜问停止下降后,站在了水底上面,没有泥土,像是一层薄薄的膜一样,覆盖在下面,阻挡着如同血浆般的水落下去。

    一层波纹自脚底荡漾开来,夜问脚底血红色的膜开始荡漾一来,出现了一个大洞,露出了低下空旷的区域。

    三人缓缓的降落在水池深处下的空旷区域,上面薄薄一层血红色的膜又愈合了起来,一滴如同血浆般的水也没有低落下来。

    嘎吱嘎吱的声响响了起来,夜问低头一看,尽是无数的骸骨。

    “巫帝,你终归来了。”沧桑阴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一名面色红润的老者被银白色的丝线捆在石柱上,一滴滴的鲜血自十指低落下来,汇聚成了一汪血池,在一个角落中,一男一女俩名孩童的干尸拥抱着静静的躺着。

    夜问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那俩个孩童的尸体,就已经认出这是让自己在国都中让人送来培训的俩名孩童,如今已成死尸,没有太大的伤感,毕竟只是一面之缘,就算当初让自己感情触动了,也不会去为了这俩名孩童而悲伤。

    “本督不是帝江,帝江已经死亡。”夜问缓步走向这名老者。

    感受到貂蝉和一号也在身侧后,挥了挥手道:“回去。”

    “是,主人(督主)。”貂蝉和一号恭敬的回应,停留在了原地。

    老者呢喃一声“死了?怎么可能死了?”

    “你骗我。”老者丝毫不相信夜问不是帝江,因为现在夜问的气息和掌握的规则,就是帝江。

    “本督没有必要骗你。”夜问走到血池边,蹲身伸出手轻轻沾了一下血液,放进口中品尝了一下。

    夜问好似是享受一样闭上了眼眸,舔了舔嘴唇,轻笑了起来,“你就是血族该隐吧。”

    老者就是该隐,没有回答,就像是默认了一样。

    看着夜问面露宅异之色,始终不相信面前的会不是帝江,一个人可以改变相貌,却改变不了那独属于自身的气息,回想起亿年前的时光,帝江统帅着巫族横扫一切,任何不服种族皆被灭族,任何不臣服的强者皆被抹杀,那是一种高傲,来自骨子里面的高傲。

    看着面前的青年竟然蹲身轻尝血池中的血液,让该隐心中已经动摇了起来,曾经的帝江,不曾有过这样的行为,这在帝江看来,是一种对自身的侮辱。

    “巫帝真死了?”该隐还是忍不住询问了一句。

    夜问站起身淡淡的点了点头,肯定道:“死了。”那真灵都已经融合进自身的真灵之中,死的不能再死了。

    突然该隐哈哈大笑了起来,沧桑的面颊流露下了俩行清泪,“巫帝,帝江啊,你竟然死了,当初横扫三界的霸主,困老夫亿年的霸主,竟然死在了老夫的前面。”

    看着面前的老者,就是该隐在亿年前应该就是被帝江囚困在了这里,而如今听到帝江死亡,却为其惋惜起来。

    “你是帝江的传人?”该隐面露出凌厉的目光看向了夜问,称呼已然转变,既然不是帝江本人,那么就没有好怕的了,像是询问,却又语气十分肯定。

    不是帝江本人,而是帝江的传人,那么就没有好怕的了。

    “可以这么说。”夜问听出了该隐对于帝江称谓的变化,不过没有丝毫的意外,另外这位和帝江处于同一时期,必然十分强大,现在看着像是一个老头,不过那捆着该隐身上的银色丝线不断的闪耀就证明这该隐在挣脱,夜问掌握着时空规则,这捆在该隐身上的时空规则没有丝毫的变化,能否挣脱这个问题在夜问心中就没想过。

    帝江已经死了多少年了,只是一缕残魂存在,如果能挣脱当初帝江的时空规则,现在就不会继续被囚困在这里。

    正如夜问所想,该隐尝试了一下却发现仍旧挣脱不开当初帝江囚困自己的时空规则,不由哀叹,即使死亡也能让规则自动运行,不愧为横扫三界的霸主。

    看着夜问戏虐的表情,该隐眼珠一转,凌厉的目光消失变成了和蔼可亲的笑容,微笑着看着夜问笑道,“不知小友怎么称呼?”

    “夜问。”

    “夜问小友,做个交易如何?只要放了老夫,老夫可以给你三滴精血。”该隐笑着,同时指尖流出了一滴散发着幽香的血滴,在指尖停留着,像是在诱惑着夜问一样。

    夜问只觉的好笑,“你不觉得这交易很不公平么?”

    “老夫的精血可是数亿年来凝缩而成,蕴含着无穷的力量,小友修行的乃是帝江的九转玄功吧?一滴就可让小友的玄功晋升一转,这可比小友屠戮蝼蚁强大的多。”该隐面露和蔼的微笑引诱着,同时心中冷笑,只要脱身,帝江的传人岂是自己的对手?吃多少连本带利都给老夫吐出来。

    “你傻还是本督傻?”夜问嘴角露出不屑的神情,同时踏在了血池上,上前伸出手拍打着该隐的脸颊冷笑道:“看来亿年前帝江不是没能力杀你,而是把你当作一个顶级血袋,一个可以无限制供血的血袋,帝江都没放了你,本督岂会放你离开。”

    被小辈拍打脸颊,该隐露出恼怒的神情,曾经巫帝也这么做过,不过巫帝那是横扫三界的霸主,你一小辈也敢同巫帝如此,欺人太甚,尤其是无限制供血,这让该隐回想起了亿年前最痛苦的时刻,亿年前,巫帝就曾把自己当作血袋供手下吸食,如今竟然巫帝的传人也敢如此做。

    “贼子尔敢。”该隐咬牙怒吼,双眼欲喷火怒视着夜问。

    夜问伸回了手,袖袍一甩背负双手冷笑着,“本督有何不敢?”

    不过夜问心中可不敢第一个上前吸食,而是冷漠的眼眸注视着该隐冷声道:“一号。”

    “属下在。”一号来到夜问的身后低头恭敬的说道,已然猜出是让自己吸食这位强者的血液,心中有些恐惧,而更大的则是贪婪渴望。

    “小辈,老夫在这世界上有属下,可以全部给你。”该隐已经有些害怕了,哪怕帝江死了,而这时空规则仍旧囚困着不曾消失减弱,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只能任其宰割。

    “看不上。”夜问是真的看不上,也信不过。

    夜问退出了血池,站在边缘的位置上,看着该隐冷声道:“给本督吸食。”

    “是,督主。”一号咽了口口水,缓步上前双手抓着该隐的俩臂,冲着该隐的脖颈咬了下去。

    看着夜问的手下咬向自己的脖颈准备吸食鲜血,让亿年后的小辈继续吸食自己的鲜血,该隐悲愤欲绝怒吼道:“小辈,你不得好死。”

    夜问冷漠的眼眸闪烁了一下,冷笑着,“本督是坏人,而不是好人。”183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